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产经

华为栽树谁乘凉

出处:产经 作者:石飞月 网编:王巍 2019-09-19

微信图片_20190919000808

9月18日,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在2019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发布“计算战略”。 

一个华为领跑的生态系统正在形成。9月18日,华为在2019华为全联接大会首次对外发布“计算战略”,一个面向端、边、云的全场景AI基础设施方案浮出水面。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同时表示,华为不直接对外销售独立的处理器,而主要以云服务的方式向客户开放。实际上,今年以来,华为已经持续发布了多种系统、解决方案及硬件产品,并向外界表达出开放的态度。但目前看来,华为生态构建较晚,系统不够完善,与苹果、谷歌这些“先行者”相比,能否后来居上还是未知数。

未标题-10 拷贝

首发整体计算战略

这是华为第一次发布整体计算战略,该公司将主要从四个方面来布局,包括对架构创新的突破、对全场景处理器族的投资、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商业策略,以及不遗余力地构建开放生态。

架构方面,华为此次推出了达·芬奇架构,以实现计算和智能的无处不在,到目前为止,达·芬奇计算架构是业界唯一能够覆盖“端、边、云”全场景的处理器架构。华为认为,目前产业界算力供给稀缺,算力供给的关键在于处理器的效能,当摩尔定律已经几乎走到极限的时候,必须要在处理器架构上寻求突破,用新的处理器架构来匹配算力的增速。

而处理器是整个计算产业最基础的部分,目前,华为已经发布了多个系列的处理器。具体包括支持通用计算的鲲鹏系列、支持AI的昇腾系列、支持智能终端的麒麟系列及支持智慧屏的鸿鹄系列。未来,华为还将持续不断地对处理器进行投资,推出一系列处理器,面向更多的场景。

此次大会上还有一款最受瞩目的产品,当前全球最快的AI训练集群——Atlas 900。据介绍,这款产品由数千颗昇腾处理器组成,在衡量AI计算能力的金标准ResNet-50模型训练中,Atlas 900只用59.8秒就完成了训练,这比原来的世界纪录还快了10秒。这相当于短跑冠军跑完终点,喝完一瓶水才等到第二名。

商业策略上,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表示,华为将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式,即不直接对外销售处理器,而是主要以云服务的方式,面向客户开放部件。

在开放生态方面,4年前华为首次发布的沃土计划发展了130多万开发者和14000多家ISV(合作伙伴)。今年,华为升级了沃土计划,投资15亿美元,希望使开发者的规模扩大到500万人,使全球合作伙伴能发展应用及解决方案。“我们与各地的政府、合作伙伴一起,结合当地的优势,打造鲲鹏计算产业的创新基地和孵化平台。以平台为载体,聚合生态伙伴,开展应用示范,培养产业人才,孵化产业标准。目前工作开展非常顺利,我们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落地,预计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我们的行列。”

C2019-09-19新闻1版01s002

开放的生态

今年以来,华为持续“发”力,系统、手机、芯片……各种科技前沿智慧新品接踵而至。8月9日,华为发布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OS;8月16日,华为首款5G手机Mate 20 X 5G版正式发售;8月23日,华为发布最新AI处理器“昇腾910”及全场景AI计算框架;9月6日,华为推出最新一代5G集成芯片麒麟990系列;9月19日,华为还将推出搭载麒麟990芯片的Mate 30和搭载鸿蒙系统的首款智慧屏。

从芯片、云计算、系统,再到计算方案,华为正在建成属于自己的大生态体系。同时,不只是计算产业领域,华为在这些领域也正在以开放的姿态面向市场和合作伙伴。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时坦言,华为愿意将5G技术对外许可,让外国公司以一次性交易的方式获得华为的5G技术和工艺。“当我们把技术全部转让以后,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去修改代码。华为的5G技术对外许可并非是每年缴纳年度许可费,而是一次性交易。我们希望西方能缩短往前走的平台路径,所以许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们的技术。”

对于任正非的说法,胡厚崑在全联接大会上回应称,除了消除安全质疑的因素,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可以让全球供应链上更多参与者公平竞争,从而制造一个与华为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此外,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华为P30系列发布会后的采访中也表示,对华为5G芯片销售给苹果保持开放。

系统尚需完善

初期,华为的生态系统只供自己使用,但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如今有不少国内的厂商已经或正在进入华为生态。

在云计算方面,2018年,康佳与华为云达成合作,通过携手华为云,康佳有效实现了数字电视解决方案的云端部署,不仅如此,通过对用户行为数据进行大数据实时分析,康佳进一步构建和完善了智能电视广告精准投放平台,智能电视的广告业务得以快速上线并精准投放。

某彩电厂商内部人士此前也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未来该品牌的彩电可能搭载华为的鸿蒙系统与芯片。

只是,与苹果、谷歌相比,华为的生态建立得较晚,目前看来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以鸿蒙为例,资深通信专家康钊强调,鸿蒙系统在技术上不是问题,主要是生态系统不完善,在这种情况下,鸿蒙又需要实际应用,以便更成熟,那就只能用于工业互联网之类的用户感知不明显的系统。

电信分析师马继华指出,鸿蒙系统的缺点就是生态不完整,对于开发者来讲有很高的学习成本,包括开发的成本、用户学习使用的成本,在这方面新系统有很大的压力。对于这一点,余承东也坦言将继续完善生态。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华为建成了自己的生态,也需要有合作伙伴的参与才能正常运行。比如全球有无数个安卓的开发者,但鸿蒙的开发者可能还很少。另外,小米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布局自己的生态,如今已经形成一定规模,双方未来在生态领域的竞争想必会比手机市场还要激烈。而这些都是华为所要面对的挑战。

“不过,场景应用是一个发展趋势,不管是苹果还是谷歌,都在往这方面发展,其他的企业也在做。这个趋势是一定的,至于哪个系统会成为主流,就要看谁的规模做起来最快,谁的技术最好,谁能够被用户所接受。”马继华说。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图片来源:企业官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