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漩涡中的德意志

出处: 作者:杨月涵 网编:陶凤 2018-07-02

20180703新闻8版图表

一边是足球场上饮恨告别世界杯,一边是内政部长请辞动摇默克尔政府,本以为挺过了旷日持久的组阁难题,德国就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却没曾想到未来的路更是一步比一步走的艰难。难民问题、美欧贸易、欧元区改革……一系列难以短期解决的问题始终萦绕在德国上空,挥之不去。没有人能够预料,德国要花多久才能走出这一次的水逆。

窝里斗

欧盟峰会上破天荒达成共识的移民难民政策还没让德国总理默克尔高兴多久,接踵而至的内斗就让她陷入了两难的处境。当地时间1日晚间,由于无法接受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明确提出将辞去政府和党务职务。更令默克尔尴尬的是,反对的声音不是来自党外,恰恰是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的姊妹党——基社盟,而泽霍费尔的另一个身份就是该党的党首。

马拉松式的难民谈判在几天以前刚刚达成艰难妥协。根据欧盟峰会后发布的公报显示,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同意在欧盟境外设置难民中心、在欧盟境内设置管控中心的提议。而在管控中心,成员国可以迅速对非法移民进行甄别,决定哪些人确实需要得到国际保护,哪些人应予遣返。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成员国有义务接收从管控中心转移来的难民。

默克尔对难民大包大揽的举动触动了泽霍费尔最敏感的神经。泽霍费尔一直都希望单方面将已在欧盟其他成员国登记的难民驱逐出德国边境,但默克尔却坚决反对这一做法。如果站在人道主义的角度上看,泽霍费尔或许有些残忍。但难民问题从来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议题。据德国联邦移民与难民局统计,自2015年到2018年4月,提交避难申请的人数共计约150万人。

难民问题被指为德国犯罪率高企的罪魁祸首,而大量增加的恐怖事件也导致极右政党德国选择党成功以第三大党的身份进入联邦议院。经济上的影响或许更为直接,就在难民刚刚涌入的时候,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曾评论称,大批难民涌入德国会给经济和就业造成巨大冲击。德国就业局负责人弗兰克•于尔根魏泽也证实,数十万移民涌入首先冲击到德国就业市场,导致失业率升高。汇丰银行此前的数据估计,假设每个难民12500欧元的直接补贴和1500欧元就业成本,难民成本将在2017年提高到330亿美元,占GDP的1.0%。

捏命脉

8

内政风雨飘摇的同时,外交也没能让默克尔省心多少。美国总统特朗普活的像一枚炸弹,随时准备爆炸在默克尔的耳边,而这一次,特朗普把枪口对准了北约。德国《世界报》6月30日援引《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国防部正在审议从德国撤走大约3.5万的美国驻军。这让欧洲的北约成员国感到担忧,他们试图搞清楚特朗普到底是认真的,还是想在7月的北约峰会前通过威胁重新部署部队来提高谈判筹码。

事实上,默克尔与特朗普很早就已经在北约问题上短兵相接了,而“钱”也始终是北约问题里绕不过去的关键问题。上个月初,特朗普还发布推文称美国几乎支付了全部的北约费用,去保护那些在贸易上剥削美国的国家。而欧盟对美国有1510亿美元的顺差,理应在军费上缴纳更多。而在五月中旬,特朗普也直接点名德国“做的不够”。默克尔虽然表态德国应多做出贡献,但也明确提出希望其他国家的军费开支能达到北约2%的目标。

美国撤军的威胁几乎踩中了德国的要害,但这或许不是德国一家所面临的难题,整个欧盟都在一定程度上依赖着美国的军事保护。然而如果撤军的威胁还能当做是一场“巧合”,那么钢铝关税的落定和“北溪管道2号线”的阻拦就是美国赤裸裸的威胁了。今年4月,特朗普还曾告知默克尔,要求对方放弃对北溪管道2号线的支持,以此作为避免贸易战并开始与欧盟就新的贸易协议进行谈判的代价。

外界普遍预测,以出口依赖型经济为主的德国,一旦与美国开启硬碰硬的模式,很可能令德国的支柱产业汽车工业受到重创。据了解,德国是欧盟对美汽车出口规模最大的国家,垄断了美国90%的豪车市场。而德国工商会的数据也显示,包括汽车和零部件在内,去年德国向美国出口了286亿美元汽车相关产品,在德对美出口中占比接近26%。

一个多月前,美国商务部宣布对进口汽车、SUV、轻型卡车以及厢型车启动232调查,判断进口汽车是否损害美国汽车业,这一举动让德国车企一度担心自己未来的前景。而在美欧贸易摩擦逐步升级,反制措施层出不穷的前提下,德国能否独善其身不言而喻。

“德国目前十分矛盾”,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如此概括道。他认为在这场美欧贸易战中,德国首当其冲,汽车这种无法承担正面冲击的弱点要求默克尔主张妥协,而美国咄咄逼人的态度又要求默克尔代表欧盟反制求生,进退维谷或许是当前形容默克尔最恰当的一个词。德国市场研究机构捷孚凯6月28日公布的月度报告也显示,受欧美贸易争端影响,7月份德国经济前景指标出现明显恶化。在反映消费者信心的三个子项指标中,经济前景指标出现明显下滑,从37.4点降至23.3点,为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

老大难

本该一致对外的欧盟也面临着来自内部的严重分歧。一直奋斗在领导欧盟一线的默克尔遭遇了小鲜肉的“挑战”,法国总统马克龙似乎与德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欧盟从当初的“德国火车头”变成了如今的“法德新轴心”,还是在法国的生拉硬拽下形成的。而这对伙伴也并非如表面上一般和谐。

一直以来,欧盟面临的最大阻碍就是货币统一的前提下财政并未得到统一,这让欧盟陷入了尴尬的跛脚状态,也一度成为了欧元区改革的老大难问题。默克尔和马克龙几天以前终于拿出了一套改革欧元区的关键议案,也让财政统一见到了曙光。6月19日,默克尔和马克龙在柏林郊外的梅泽贝格宫会晤后,一份长达8页的联合声明开启了欧元区改革的新篇章:建立欧元区共同预算。

然而紧接着,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便在欧盟峰会上遭遇滑铁卢。目前的分析普遍认为,德国是欧元区经济的中坚力量,而德国政府现在面临执政危机,因此欧元区改革在短时间内很难被提上日程。更为困难的是,默克尔与马克龙只是在美好的愿景目标方面达成了一致,通过什么样的道路抵达这个目的地却并不清晰。

根据默克尔的解释,预算资金可能来自“国家基金,以及金融交易税,可能还会动用欧盟资金”。为了不给德国纳税人增加负担,默克尔也暗示,她更希望这个欧元区预算的规模在“数百亿欧元”,而非马克龙希望的数千亿欧元。马克龙也直言,关于预算的规模和来源虽然还没有具体细节,但这并非倒退,“此前我们什么都没有,而现在我们有了成立统一预算的基础”。

丁纯认为,不进行改革或者不支持马克龙提出的改革倡议,那么在本就出现分离迹象的欧元区内继续推进一系列事项的话就会困难重重。但要按照马克龙的思路进行改革的话,是需要德国为主进行买单的。一旦涉及到买单的问题,就没有那么简单了。默克尔在德国的地位已经出现了虚弱的迹象,而且法国、希腊也一直“赖在德国身上”,如果改革还要依赖德国的话,则不符合德国利益和德国民众以及相关党派的主张,因此按照法国提出的路径落实改革的话就会非常困难。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