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理财

混改尘埃落定 天津信托领导团队的新考题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孟凡霞 宋亦桐 网编:王岳 2020-08-27

历经了三年的波折,天津信托混改一事终于落定,天津信托日前发布股权变更公告,银保监会已批复其股权变更申请,上海上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实集团”)成为控股股东。在分析人士看来,上实集团入主有利于增强天津信托综合实力,为深度转型奠定坚实基础,但可以预见天津信托大部分原班人马还是会得以保留,上实集团首先应梳理解决天津信托历史遗留问题并整合团队,否则短期内很难有所突破。

北京商报

上实集团入主

天津信托混改一事正式尘埃落定,上实集团成为绝对控股方。来自天津信托发布的信息,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天津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批准上实集团受让天津海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泰控股”)所持有的天津信托51.58%股权和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控股”)所持有的天津信托26%股权。

本次股权变更后,海泰控股彻底脱手,不再持有天津信托股权,上实集团持有该公司股权比例为77.58%,成为天津信托控股股东。泰达控股持有天津信托股权比例由原42.11%下降到16.11%。截至8月21日,天津信托已按有关法律法规完成了公司章程变更和工商登记变更等事项。

资料显示,天津信托是由央行天津市分行创建,于1980年10月20日成立,注册资金17亿元,是国内最早成立的信托投资机构之一。此次新“当家人”上位也符合市场预期,背景实力雄厚的上实集团于1981年7月在香港注册成立,是上海在境外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主营业务涵盖医药医疗、基建环保、房地产和区域开发、消费品、金融服务和投资五大领域。拥有上实控股、上海医药、上实环境、上实发展、上实城开5家境内外上市公司。

实控人变更后,天津信托原大股东全部转让,二股东持股比例大幅减少。分析人士认为,雄厚产业背景的进入,有利于天津信托更快更健康发展。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上海在境外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上实集团主营业务范围广泛,入主天津信托,借助股东的强大背景,有利于增强天津信托综合实力,为深度转型奠定坚实基础,有利于实现金融与实业协同发展,有利于完善优化公司内部治理结构。

几经波折的混改项目

回顾天津信托的混改历程可谓是一波三折,早在2017年,天津信托就开始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2018年4月,天津信托混改项目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据当时的挂牌信息,天津信托拟新增注册资本21亿元,征集3名投资方,这3名投资方分为对应持股比例为7%、18%和14.73%。

然而这一混改方案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在2018年8月、2018年10月和2018年12月遭遇三度延期,延长原因均为“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对此多被市场解读为,实际控制权并无变动,外部观望气氛浓重,方案最终夭折。

随后的2019年12月底,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再次披露了两则天津信托股权转让信息,其中,大股东海泰控股将其持有的天津信托51.58%股权全部转让,转让底价约为39.5亿元;二股东泰达控股转让其持有的天津信托26%股权,转让底价约为19.9亿元。

最终,在今年4月20日,海泰控股、泰达控股与上实集团举行天津信托混改协议签约仪式,上实集团合计以94.09亿元的价格,摘得天津信托77.58%股权。

此次股权变更后,天津信托将如何借助实控人资源开展业务也引发业内关注。一位信托行业观察人士表示,上实集团作为优质的地方国企,能够在内部治理、基础管理、业务发展、资本支持等方面给予天津信托更大支持,带来新的面貌。未来,双方可在上实集团的各业务板块中加大协同力度,提升内部联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混改之际,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的项目信息显示,安邦系两家公司所持天津信托5.26%股权仍在公开挂牌交易中,当前转让价格为3.9258亿元,信息披露期截至8月27日。

业绩瓶颈待解

2020年在疫情冲击下,信托行业仍面临严峻形势,信托公司的转型也迫在眉睫,曾经有市场一度认为,上实集团高价摘得天津信托股权是看中了天津信托未来的盈利能力。而从经营指标来看,天津信托2016-2018年的营业收入水平“忽上忽下”。这三年时间里,天津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1.23亿元、13.01亿元、11.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13亿元、5.33亿元和5.84亿元。

2019年天津信托的业绩经营表现难言乐观,截至2019年末,天津信托总资产规模2247.75亿元。2019年度,天津信托实现营业收入8.43亿元,同比下降27.63%;净利润5.78亿元,同比下降1.02%。

时间来到2020年,来自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天津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19亿元,同比减少15.11%,实现净利润1.3亿元,同比下降39.25%。

对天津信托来说,地处京津冀地区,背靠北方第二大城市衍生业务的规模显然不可小觑,但“资管新规”后,通道类业务承压,银行等机构资金渠道受限,也对信托行业的盈利模式、业务结构、产品设计、资金获取能力等多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因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业务未直接对应项目、资金使用监控不到位、资金池信托业务新增非标资产入池、未如实披露信用风险和证券信托结构化比例超过法定上限等问题,该公司在2018年被天津银监局罚款100万元,也成为天津信托发展历史中的“污点”。

在后资管时代,新领导班子如何带领天津信托实现业绩稳中向好仍有待时间检验。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新控股股东入主首先就是梳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和整合团队,虽然大股东变更,但可以预见天津信托大部分原班人马还是会得以保留,实际天津国资的影响力还是不可小觑,在新制度的建设上,合则两利,但是如果没有决心改变,又很难在短期有所突破,这是摆在上实集团眼前最亟须解决的问题,对于天津信托的长远发展也是如此。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天津信托应严格坚持风控不动摇、制度建设不放松,解决历史问题的基础上,借力新实控人的强大实力稳扎稳打,走好产融结合的路,这样才会对业绩的提升产生帮助。

针对未来的战略发展计划,将通过何种手段保持业绩稳定,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向天津信托发布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