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陶凤今日评

“神药”背后没有“药神”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陶凤 摄影记者: 网编:王巍 2020-08-07

近日,广东一位母亲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信息公开申请,希望了解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药物——70万元一针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的采购方式和国内定价依据,一时间引发众多网友的关注和热议。

对此,国家医保局信访办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药品是由药企自行定价,所以每个国家的价格存在一定出入,由于在国内市场处于垄断情况,所以价格居高不下。

类似的故事便是大众熟知的“药神”,在金钱与救命之间,“神药”的困境出现在很多家庭中。上述工作人员也提到,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自2019年在国内上市以来,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国家希望和相关药企谈判,将药物价格降下来。

谈判还只停留在希望阶段。渤健发表声明称,该药品获批时间晚于药品谈判期限,因此并未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事实上,医保谈判在短期内解决类似药品的“天价”问题并不现实。

在这一话题的评论区,多数网友将问题的症结归于罕见病特效药高昂的研发成本,实际情况往往要复杂很多,中国与海外市场存在的价差,可能部分原因在于中国的药品审批制度和进入中国市场的进程。

灵魂砍价能挤掉不少价格水分,但越往后砍越是硬骨头。灵魂砍价背后是一场基于彼此势力的博弈,双方势均力敌就看形势,薄利多销的明显是市场占了上风,而药企占了上风的“硬骨头”,多半是“人无我有”的特效药,没有原研药厂的攻关,仿制药只能是无源之水。

“神药”背后没有“药神”,有的只是真金白银的巨大成本投入和创新导向的竞争机制。触动以药养医痼疾,药价大幅度下降,医保经费腾笼换鸟,医疗行业重塑,走向规范化……在这些改革目标之下,国内药审改革、带量采购、国家药价谈判、医保目录调整等一系列大动作改革措施叠加作用,本土药企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也在这种极限施压中释放生存的本能,整个行业利益链条调整。

在国内市场,无论是原研药厂还是仿制药出身的企业都更加重视研发,做创新药的动力和投入水涨船高。与之相关联,从药品研发到专利保护,涉及到整个医药制度创新和全民健康保障的事业,涉及的部门并不仅仅是专利主管部门、法院、医药审批监管,还应该进一步扩围到财政、发改委、人社部门,在制度创新上给予药品研发充足的保障。

疫情在意料之外,“健康中国”的理念深入人心将成为情理之中,广大人民对于健康的需求,对于医药行业的诉求,将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迫切和认真。

“神药”背后没有“药神”,但我们要努力创造神药。

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