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陶凤今日评

TikTok,怀璧其“罪”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陶凤 摄影记者: 网编:王巍 2020-08-03

TikTok的命运悬而未决。

8月1日晚间,即便字节跳动已经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特朗普仍未打算放过这家公司,与此同时,微软已暂停与字节跳动关于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

无论是被“封杀”还是被收购,对于一款成功的出海应用而言,都不算是happy ending。从2017年进入美国市场,到如今已有博主向自己的粉丝告别,TikTok在美三年看似很短,其实很长。

猜准了年轻人的创意口味,TikTok打开的美国市场比想象中更大。跻身主流,成为Facebook、Instagram等美国社交巨头强有力的挑战者只是第一步。当美国青少年使用TikTok浏览和分享内容,享受着TikTok带来的变革,后者也逐渐成为美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以及数百万创作者的就业方式。

“放之四海而皆准”。抖音强大的“15秒”注意力经济,成功捕获用户又能恰到好处地屏蔽思考,这套在国内的成功经验,用到海外依然爆红。

难怪“渣”克伯格如临大敌。Facebook、Twitter、Snapchat虽然是现象级的社交产品、媒体平台,但非常依赖广告收入。在得用户者得天下的美国互联网广告市场,TikTok已经打破了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垄断,正在迅速蚕食它们的奶酪。

不过,红有红的代价。2019年年初起,抖音开始陷入美国监管危机。不仅是美国,TikTok出海征途中,一直在顶流和争议中摆荡,在很多亚洲国家都荣登下载量榜首,又不停遭遇政府下架和高强度内容监管。

美国本土对TikTok的讨伐之声一直未断,包括Facebook在内,大型科技公司一旦把谁当成了真正的对手,就免不了相爱相杀了。企业家们推波助澜也好,美国政界兴风作浪也罢,归于TikTok本身,便是一边创造了生意,一边创造了危机。

TikTok不是没想过招儿。美国用户数据全部存储在美国国内,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聘请美国团队管理,但这些努力并不足以打消美国人的顾虑。因为有些顾虑的产生本就是天然的,就像TikTok年轻用户在川普竞选活动上的恶作剧,究竟是黑色幽默还是算法之下的别有用心,虽然字节跳动努力地“自证清白”,但在美国总统眼中,事实本身可能不再重要了。

字节跳动的崛起,曾一度带有传奇色彩。而TikTok征战海外,一度被视为不可复制的成功样本。经历过最耀眼的高光市场,遭遇过最棘手的海内外战事,TikTok在长大的过程中只会面对更多的斡旋、等待、焦虑和未知。

“改变和挑战自己也是人之所以为人最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把宾语换成“别人”,张一鸣的话可能更有意思,TikTok做到了改变和挑战别人,只是后面的事儿便由不得自己了。

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