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要闻中心 > 政经频道

再求市场化突破 150项重大水利工程投资超万亿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王晨婷 网编:陶凤 2020-07-10

北京商报讯(记者 陶凤 王晨婷)7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会议研究了今年及后续150项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安排,强调以市场化改革推动加快水利工程建设。

会议指出,今年以来,全国累积降水量比常年同期明显偏多且降雨集中,局部地区受灾严重。近期南方大部地区仍有强降雨,据预报下一步雨区会北抬。南北方已全面进入主汛期,防汛将进入“七下八上”关键期。

据中央气象台统计,从今年6月1日至7月7日,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了6次强降雨过程,长江流域平均降水量346.9毫米,为1961年以来同期第二位,超过1998年同期数据。其中湖北东部、安徽南部局地,在过去的10天里,累计雨量超过了600毫米。鉴于洪涝灾情和灾害发展趋势,安徽、江西等地将救灾应急响应等级由Ⅳ级提升至Ⅲ级,湖北于7月9日15时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为Ⅱ级。

在部署防汛救灾工作方面,会议要求各级防汛责任人要下沉一线,强化监测预警,加强协调调度。切实做好大江大河流域防汛工作,加强中小河流防洪、中小水库除险和城市防涝。针对北方江河多年未来大洪水、防洪设施较薄弱等情况,抓紧部署做好黄淮海和松辽等地区防洪工作,健全会商联防机制,备齐防汛物资,强化水库、堤防等巡查防守,科学调度骨干防洪工程,做好蓄滞洪区运用准备,完善人员撤避预案,及时转移受威胁群众。

同时,加大物资和资金支持,帮助地方妥善安置受灾群众、开展水毁工程修复和生产自救,并做好部分地区抗旱工作和旱涝急转应对。

据应急管理部7月8日消息,财政部、应急管理部当日向安徽、江西、湖北、广西、重庆、贵州6省(区、市)下拨中央救灾资金6.15亿元,其中用于支持帮助受灾地区防汛抗洪工作4.3亿元,用于受灾群众生活救助工作1.85亿元。国家发展改革委也于日前下达救灾应急补助中央预算内投资2.11亿元,专项用于广西等受灾严重地区基础设施和公益性设施应急恢复建设。

值得一提的是,会议围绕防洪减灾、水资源优化配置、水生态保护修复等,研究了今年及后续150项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安排。要求抓紧推进建设,促进扩大有效投资,增强防御水旱灾害能力。

会议强调,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深化投融资体制机制改革,落实水价标准和收费制度,建立合理回报机制,扩大股权和债权融资规模,以市场化改革推动加快水利工程建设。

对于这150项重大水利工程的投资规模,此前也有踪迹可循。水利部规划计划司司长石春先曾在3月的发布会上透露,近年提前谋划了一批比较重要的、前期工作条件比较好的重大工程,现在初步考虑,近三年有一百多项,今年也有几十项,这一百多项投资规模也会超过一万亿。

重大水利工程是“两新一重”建设的重要内容。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作为“一重”,加快水利建设被提高到了一个新高度。

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在7月2日表示,截至5月底,水利项目开工率、投资完成率等计划执行主要指标进展较好,尤其是重大水利工程完成率较去年同期提高2.3个百分点,地方落实水利投资达到3866亿元,较去年同期多187亿元。

但由于覆盖面广、吸纳投资大、产业链长等特点,社会资本参与水利工程门槛始终较高。从2004年开始实施的《水利工程供水价格管理办法》意味着全国供水价格正式市场化,到近年来的多次鼓励,水利工程的市场化改革已持续多年,但离民营水利的发展与全国水利改革与发展要求尚有距离。在2015年2月的国常会上,就曾部署加快重大水利工程建设。针对当时社会资本参与水利工程建设“进不来”和“不愿进”等难题,明确提出,要用改革的办法,通过财政贴息或其他市场化融资渠道,鼓励社会资本参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

目前来看,除了PPP模式推进水利项目融资,水利工程在市场化运营上有一定突破。水利工程物业化管理从2013年起陆续在温州、重庆等地试点。

“建设容易养护难”也是水利工程长期以来的问题。物业化管理即承揽主体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运用现代企业经营理念、专业化的人才队伍和先进的维修养护技术,按照委托合同或协议等对水利工程进行日常运行、维护、管理和保护,保证水利工程的安全运行和经济、社会效益的正常发挥。解决了水利工程管理主体落实难的问题,并显著降低了工程运行管理成本。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环境经济专家蓝虹告诉记者:“实际上所有的水利项目,都可以通过设计实现市场化,但是核心涉及一个产权明晰的问题。比如水库市场化是做的比较好的,因为水库可以卖水,这个产权是特别明晰,且水库卖水能够得到收益。但是水坝、防洪这些涉及公共物品的收益,这方面市场化收益比较复杂。”

蓝虹谈到,政府购买服务也是市场化的一种重要形式,但政府购买服务一定程度来说可能存在缺口。“比如我了解的一个项目每年固定的八千万的购买费用,购买13年,可能是不够支出的。那么这个缺口就需要设计一个付费机制。比如说雨水收集的项目可以放到地下,地上可以另外建咖啡馆收益、水生植物也可以收益等等。”蓝虹总结表示,我们最需要的是转化思想,如何考虑让地方财政和投资者都能从中获利,才能让水利工程真正成为市场化投资的“活水”。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