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内斗愈演愈烈 大连圣亚很“受伤”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 蒋梦惟 杨卉 网编:王巍 2020-07-10

7月9日已是大连圣亚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最后期限,但当天外界并未等到这封“回信”。其实,自从罢免前总经理肖峰、董事会“大换血”以来,大连圣亚就一直处于舆论风暴中心。

进入7月,大连圣亚全体员工连续发布声明,质疑公司小股东“血洗管理层”,以及新任董事长杨子平等一致行动人恶意收购公司;杨子平及刚刚就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的毛崴还由于不配合审查工作,被监管部门出具警示函;此外,毛崴还被披露曾于去年因涉嫌实施操作证券市场违法行为,被立案调查……由“内斗风波”牵扯出的“内幕”如滚雪球般越积越多。

截至发稿时,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系肖峰及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均未得到回复,而大连圣亚官方微信公众号后台也仅向记者表示,目前场馆都在正常运营,但未解释目前公司内部矛盾的解决情况。

未标题-7 拷贝

引监管层关注

随着大连圣亚的股东矛盾逐渐发酵,监管层也注意到这家企业不寻常的内部情况。7月3日,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要求就杨子平、磐京基金与公司其他股东之间是否存在未披露的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应当披露的协议及利益安排等内容进行披露。

同时,问询函还要求杨子平和磐京基金核实并披露双方共同投资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庆成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成立背景、业务开展范围、业务开展具体情况和历史投资情况;以及结合双方存在共同投资以及历次股东大会、董事会投票表决情况,明确说明双方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前期信息披露是否存在需补充或更正之处。另外,上交所还就大连圣亚目前生产经营状态是否正常稳定,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秩序、重大事项决策机制是否能够保持规范有序等内容进行了问询。而按照该问询函的规定,大连圣亚需在7月10日前披露回复。

“其实,在这场风波中,大连圣亚管理层的动荡着实令人始料未及。”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

在大连圣亚官方微博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其被罢免的原董事长王双宏、原副董事长刘德义称,杨子平一方提名、获选的董事中,都没有水族馆经营相关的履历和经验。而且,在这篇文章中,刘德义也对于杨子平和磐京基金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以及磐京基金当初投资大连圣亚的目的提出了怀疑。刘德义表示,当初磐京基金通过口头和书面一再表示,并不谋求控制权,就是为了长期投资,但最后来看,磐京基金不仅进入董事会,磐京基金的毛崴还成为副董事长,完全违背了他们最初的承诺。

复杂的股东关系

其实,之所以业界对于杨子平与磐京基金、毛崴之间的关系存在较大疑问,一定程度上是源于近期的管理层“换血事件”。

此前,杨子平曾提出罢免王双宏、刘德义,再次提名增加4个董事席位的议案。而根据大连圣亚的公告,罢免王双宏和刘德义的两份议案,总赞成票数均为61320321股,其中,5%以下中小股东的赞成票数为40047719股,剩余赞成票数与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数,即14504562股和6768040股相加的数字刚好相同。

那么,令各界都疑惑不已的杨子平、毛崴和磐京基金,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根据大连圣亚的公告,截至今年5月8日,杨子平是公司的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而在今年6月15日-7月7日期间,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经历了近期的增持之后,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2813381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71%,仅次于大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毛崴就是磐京基金的法定代表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监管部门曾多次对杨子平及磐京基金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发问,但此前双方并未承认过这一关系。

今年5月,大连圣亚在回复上交所的公告中表示,针对改选董事相关事项,磐京基金与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其他董事、主要股东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关联关系或利益安排。杨子平也在〈关于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的函〉的复函》中称,自己与上市公司其他董事、股东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关联关系或利益安排;与磐京基金也不存在其他一致行动关系、关联关系或利益安排。

然而,对于本次上交所问询函中提及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庆成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杨子平,持股比例为62%,同时,磐京基金也持有1%的股份,此外,根据天眼查大数据分析显示,该公司的疑似实际控制人为持股0.5%的毛崴。业界有观点认为,当投资者之间存在合伙、合作、联营等其他经济利益关系时,一般认定为一致行动人。

恐影响公司运营

“不论‘内斗’最终结果如何,受伤的总是企业和品牌。”周鸣岐表示,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这场纠纷持续的时间越长,企业复原的难度就越大,尤其是像海洋主题公园这样专业化程度相对较高的行业,一旦核心业务停滞,再重启的难度就更大了。

在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看来,内部高管出现矛盾,甚至引发“内斗”,对公司的运营将带来较大影响。“从内部管理看,很多决策都会受到干扰,如投资、在建工程、发展战略,企业内部调整、对外联络,对接,开拓市场等都会随之停摆。”他进一步表示,长期不稳定的情况还会给投资者及消费者留下不良印象,影响公园整体客流量和品牌口碑,甚至将进一步失去行业市场。

林焕杰预计,内部矛盾的局面若不能尽快解决,公司很可能会面临被收购或兼并的风险。因此未来不排除会有新股东注入。

“受疫情影响,今年国内主题公园及景区的日子都不是很好过,其中,大连圣亚等海洋主题公园面临的难题更大。”林焕杰表示。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员工也曾在声明中称,闭馆的4个月以来,员工每月仅领取不到1500元的“生活费”。大连圣亚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1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74.93%,净利润为-2395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181.24%。

随着疫情形势的不断好转,大部分主题公园均恢复了正常营业。“但在‘内斗’影响下,大连圣亚旗下主题公园即使正常营业,也难保证收入及员工团队稳定性不受管理层动荡波及。因此大连圣亚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内部矛盾,达成共识。再通过后期运营恢复口碑,保证收入。”

实际上,即使没有本次“内斗”风波,大连圣亚的经营情况也着实令业界担忧。

5月底,大连圣亚公告显示,此前被该公司寄予厚望的“大白鲸计划”中,有不止一个项目遭遇了资金瓶颈。公告显示,该公司的镇江大白鲸魔幻海洋世界、大白鲸千岛湖文化主题乐园水下世界项目等四大在建工程由于资金筹措时间较长,审批流程、配套工程施工延迟等原因均出现了无法按计划推进、进展放缓等现象,有项目甚至已经计划将二期整体转让。

但即便如此,林焕杰仍表示:“只要现金流没有完全断掉,主题公园还能正常运行,企业就还‘有救’。不过,现在大连圣亚在解决好内部矛盾后,势必要对公司自身的发展战略、路径、已有项目去留进行重新规划,正常开放的项目则应按照一定频率进行更新翻修,保证游客新鲜感。”林焕杰坦言,海洋类主题公园受条件限制缺乏互动性,必须通过其他方式“找补”,才能抓住游客。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杨卉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