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特朗普退出世卫组织伤了谁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杨月涵 汤艺甜 网编:段跃 2020-07-09

从撤资到退群,特朗普斩断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只用了不足百天。

“国会收到通知,美国总统在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间,正式将美国从世卫组织中撤出。”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罗伯特·梅内德斯7月7日则称,特朗普在新冠疫情应对中表现出“混乱和前后不一”,退出世卫组织的举动“不会保护美国人民的生命或利益”。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8日17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逼近300万,达到2996098例,死亡病例达131248例。

微信截图_20200709003513

无话可说!

当地时间7月7日下午,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表示,美国已于6日通知联合国秘书长,美国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迪雅里克在回复记者的邮件中表示,“2020年7月6日,美国通知秘书长,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的保存人,美国从2021年7月6日起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邮件中,迪雅里克表示,美国一直是《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的缔约国。世界卫生大会接受了美国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并规定了美国最终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条件,包括给予一年的通知和全额支付分摊的财政义务。迪雅里克表示,秘书长正在与世界卫生组织核实美国是否符合退出的所有条件。

据《国会山》报道,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当地时间7月7日证实,白宫已正式将美国从世卫组织中撤出。这名官员表示,美国的退出从2021年7月6日开始生效,并已通知联合国秘书长。

就此,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多位专家。包括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在内,专家表示“无话可说”。

对于这一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7月8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这是美国奉行单边主义退群毁约的又一例证。赵立坚说,作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领域最权威最专业的国际机构,世卫组织在应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中心协调作用。当前国际抗疫正处于关键阶段,支持世卫组织就是支持国际抗疫合作,这是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

赵立坚进一步表示,美国的这一做法破坏国际抗疫努力,特别是给急需国际支持的发展中国家带来严重消极影响。

蓄谋已久

周二,美国三大股指全线下挫,因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令投资者情绪受到打压。截至收盘,道指跌396.85点,跌幅1.51%,报25890.18点;纳指跌0.86%,报10343.89点;标普500指数跌1.08%,报3145.32点。纳指和标普500指数结束日线五连阳。

由于整个退出程序需一年完成,特朗普此举或在11月大选后遭到乔·拜登的挑战。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推特上写到:“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美国)就会重新加入WHO,再现我们在世界舞台上的领导力。”

梅内德斯周二则在推特上谴责了特朗普的做法。“国会收到通知,美国总统正式退出WHO。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病期间,将特朗普应对疫情的方式称作混乱、前后不一并没有冤枉他。这样做并不能保护美国人的生命或利益,反而只会让美国人病倒,使美国孤立”,他写到。

虽然美国两党议员一直以来都谴责WHO存在系统性问题,但很多人依然认为,美国总统在百年一遇的全球大流行病期间退出WHO并非合适的做法。一些共和党议员曾敦促特朗普再度考虑退出的决定,称美国作为WHO的一员能够做更多事情。

特朗普对世卫组织的不满由来已久。据新华社报道,5月18日,他致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威胁若世卫组织不致力于在30天内作出“实质性改进”,美方将终止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并重新考虑是否留在该组织内。

5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说,由于世卫组织“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并将向该组织缴纳的会费调配至别处。

“蓄谋已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退出主义是特朗普一直延续的做法,具有连贯性。自上台以来,特朗普一直践行退出主义,本次退出世卫组织事实上也有将抗疫不力的责任甩锅之嫌。

从大选的角度看,由于此番退出世卫组织发生在大选时期,也发生在全球抗疫的关键时间节点,孙成昊认为,特朗普此举实际上在于迎合选民基本盘,及符合一贯以来的反全球化行径。同时,借此从经济层面拉动复工复产。

资金危机

在7月1日举行的世卫组织新闻发布会上,谭德塞谈及特朗普声称对世卫组织“断供”一事时,表示“目前世卫组织与美国仍在进行沟通和讨论,双方的合作还在进行之中”。对此,世卫组织应急项目负责人瑞安也表示,“双方仍然在进行着技术层面上的合作”。

世卫组织近期对外宣布将成立世卫组织基金会,并以此来进行筹集活动资金的工作。根据时事社此前的报道,世卫组织基金会将接收来自企业和个人等的民间捐款。

谭德塞在新闻发布会上谈及基金会项目时表示,“世卫组织基金会是从两年前就开始筹备的项目,目的是缓解资金长期短缺的问题,与美国近期声称的‘断供’一事没有关系”。

但谭德塞也指出,“基金会项目如果能够募集到足够的资金,那么对于降低成员国意向对世卫组织运营的影响也会很有帮助”。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美国断缴危机之下,世卫组织的正常运转就受到外界普遍关注。据了解,世卫组织的规划预算资金来自评定会费和自愿捐款两部分,评定会费是各国作为世卫组织会员国交纳的费用,会员国交纳的费用按本国的财富和人口状况计算。

世卫组织《2018-2019年规划预算》报告显示,2018年世卫组织预算总收入为27.44亿美元,其中评定会费5.01亿美元,自愿捐款22.43亿美元。在会费摊派中,美国所占比例最大,为22%;日本第二,为9.6802%;中国第三,是7.9212%。美国是WHO的最大单一捐赠国,2019年提供给WHO的资金超过了4亿美元,约占该机构总预算的15%。

近年来,自愿捐款在世卫组织资金来源的比例日益增加。2019年,世卫组织80%的资金来源于此。盖茨基金会为仅次于美国政府的世卫第二大资助者。不过捐赠大多带有附加条件,必须用于特定项目疾病。

专家指出,美国退出很可能削弱世卫组织职能,导致世卫组织裁撤相关职位,削减相关职能退回传统的技术性领域。比尔·盖茨此前对特朗普停止对WHO提供资金的声明表示反对。盖茨说,停止拨款是很危险的事情,现在世界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世界卫生组织的工作。

“多位美国专家参与到了世卫组织抗疫工作中,特朗普宣布退出也将这些专家推向尴尬的处境,对于全球抗击疫情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孙成昊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汤艺甜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