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文旅中心 > 教育频道

民办学校退费调查系列之:新英才学校幼儿园仅退60%保教费之谜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 网编:卢扬 2020-07-01

新英才学校给家长的公开信截图

新英才学校给家长的公开信截图

“市教委有规定幼儿园未复园期间原则上不得收取保教费,幼儿园应给予我们全额退款”。又有因为退费比例而产生争议将一所私立民办校推进舆论旋涡。7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收到多名孩子在北京新英才学校幼儿园和小学就读的家长反映,不认可幼儿园在一天没返园的情况下收取40%保教费只退还60%、小学低年级退10%的学费,而小学高年级到中学不退学费的政策。同时,记者获悉,学校新学期(年)的跨学段学费有所上涨,接受采访的多名家长均作出转学决定。疫情期间,民办国际学校因退费和新学期收费问题多次与家长无法达成共识,到底退费比例怎么定、家长该不该承担学校在疫情期间的成本支出成为亟待解开的“谜”。

消失的40%保教费

“端午节当天跟幼儿园明确表示转学,同意退费比例,这两天收到本学期60%的保教费退款,但8000元学杂费不退,剩余40%保教费的处理学校至今没解释没明细,按规定应给予全额退款,”孩子在新英才幼儿园读中班的家长李先生告诉记者。

由于不同意退费比例,另一位家长刘女士还未拿到退款,“两个孩子分别在新英才幼儿园和小学部就读,4月7日提出了退款要求,一直拖到现在没进展,决定转学了。”

官网显示,位于北京顺义区的新英才学校创建于2008年,是一所集幼儿园、小学、初高中以及招收外籍学生的汉语中心为一体的十五年一贯制私立民办校,约有2500余名学生。年收费约在10万元起。

记者了解到,早在4月时,退费问题争议初现。学校在端午节前正式发布了退费政策,但引发了家长们的不满。退费政策规定除了全额退伙食费、住宿费、班车费等(六年级和初高中按实际发生的退还),幼儿园退本学期保教费的60%,小学1至3年级退学费的10%,小学4年级及以上至高中学段,未提及退学费一事。

在李先生看来,幼儿园全学期没返园,没有收取保教费的理由,预收的款项该全额退还。“在北京市教委等四部门发布的关于加强疫情防控期间教育收费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显示,学费(保育教育费)不得跨期预收,各级各类学校(幼儿园)未复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幼儿园未复园期间原则上不得收取保育教育费。”

针对各学段退费比例的制定和明细等问题,记者给新英才学校校长邮箱发去两封采访函,收到回复称,在教育主管部门指导下开展各项工作,不接受采访,需做好期末教学服务和暑期安排。同时,记者联系到学校一位内部管理人士,对方表示以学校官方回复为依据,但作为非普惠园面临生存压力。

缺位的明确解释

从学校的退费政策上来看,学校承担了疫情期间维护学校各项设施运转、后勤服务、抗议物资等的开支。然而有家长则认为,家长不是股东、投资人,不存在风险共担,没享受到服务应退款。“其实我们需要学校给出合理的退费凭证和解释,扣费扣在了哪。如果说幼儿园疫情期间上了网课,但教育部规定严禁幼儿园开展网上教学活动,并不能作为收费依据,”李先生直言。

根据家长提供的录音,顺义区教委民办科在端午节前表示已与新英才校方联系,告知家长诉求,看退费比例是否有放大空间。刘女士提供的与校方管理者的录音显示,学校提供了扣除的40%保教费明细给教委,由于涉及财务性机密不能给家长。记者多次致电顺义区教委民办科,工作人员拒绝了采访。

同样决定转学的孙先生则是因为学费上涨过多。“孩子即将幼小衔接毕业,新英才新一年级下一学年学费涨到16.8万元,一次性上浮较大,同样的价格可以找到更好的学校,”孙先生认为。“班里孩子收费差异挺大的,有老生每年学费7万多的,插班进入的有11.5万元的和13.5万元的。”

针对同班不同价的问题,上文中提及的新英才学校管理人士表示,学校执行的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按入学时当年那个学段的学费标准执行。”

此外,对于退费比例的不认可,网课质量问题也是重要原因。刘女士谈道,疫情期间每天有约一小时的网课全靠家长盯,一年级孩子自己根本没办法学习,每天有很多作业,实际学习内容和效果与学费不符。

待破解的生存困局 

由于不能开学,完全靠“自给自足”的民办校(园)的生存压力巨大,尤其是非普惠民办园要靠学费维持一切支出,现金流承压。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针对公办、民办普惠园政府有1000元/月的补助,和一次性3000元每个孩子的补贴。收费越高的民办校(园)越难以退费,因其成本支出更高。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发生的民办国际校的退费争议中,有的学校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段最高能退到20%,有的学校最高能退到60%。同时,有的学校给出新学期(年)不涨价、暑假补课等政策。

在家长看来,不管退多少,需要的是一个解释和明细而不是“被通知”,双方需要衡量本学期的学习效果做出有效协商。退费比例怎么定更加合适、家长是否有义务承担学校运营的问题呢?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民办园(校)在疫情下正面临巨大办学困难,退费问题也因此产生。讨论这个问题要基于幼儿园怎么活下去来解决这一矛盾。家长的退费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没有享受到线下服务内容。但具体怎么退,要看疫情期间校方提供了怎样的服务来做商议。

也有法律人士指出,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导致家长原本购买的服务的方式和内容产生变化,双方在认可变化的前提下只能通过协商解决,不建议诉至法律。

针对疫情发展的不明朗性和学校因退费而产生的口碑等问题,是否会影响国际校、民办校未来招生和发展,熊丙奇认为是否定的,只要能活下来,供求关系不会变。

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