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文旅中心 > 教育频道

独家调查:低龄留学人数骤减 线下收入缩水90% 留学行业如何绝地逢生?

出处:北京商报 作者:程铭劼,赵博宇 网编:卢扬 2020-06-30

2020年即将过半,但疫情给留学行业带来的影响仍未消散。由于多所海外院校的暂时关闭导致准留学生们的申请进度停滞甚至被迫放弃,而雅思、托福等线下考试的取消也让留学语培机构的现金流经受巨大的考验。

“目前我们线下培训的收入仅有原来的十分之一,线上的收入也只有过去的三分之一。”

“我们一直在为学生和家长办理退费,初中和高中阶段的小留学生很多都没能在今年走出去。”

面临这些问题的留学语培机构和留学中介机构们,正在经历全行业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与考验,而伴随着国内海外语言类考试的线下考场陆续开放,整个留学行业的未来发展又将如何绝地逢生?

线下收入缩水

低龄留学人数骤减

某托福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吴晓亮最近离开北京去了海南,“不管在哪现在都是上网课,在北京和海南都是一样的。”原本计划线下复课的吴晓亮因为疫情的变化暂时延长了在海南停留的时间。据吴晓亮透露,整个留学行业线下培训的收入在疫情之后几乎缩减到了之前的十分之一,线上收入也只有过去的三分之一。“很多学员和家长都来退学费,光上周就差不多就退了11万的学费。”

骤增的退课学生数是留学生人数急剧下降的一个缩影,而从留学生年龄分布来看,初中高中阶段留学人群的下降人数更多,本科毕业出国深造的留学生人数受影响相对较小。“初中生和高中生出国留学,主要依靠他们父母的选择和决定,自主权相对较小;而选择出国留学的本科生大部分都是基于自身判断和考虑,父母一般都会尊重孩子的意见。”吴晓亮谈到。

除了留学生人数的下降,受到疫情影响,大批留学生选择回国。而针对这一现状,6月20日,教育部发出了《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推出包括就业、落户等方面在内的新政策,给留学生们的后续工作及生活提供保障。

留学生们的归国潮和低龄留学人数的骤减给留学行业提出了新的挑战,而除此之外,雅思托福考试线下考场的大批量取消,更让留学语培机构们一筹莫展。

 

语言考试替代方案陆续推出

行业后置影响延至二到三年后

自疫情以来,大量雅思、托福等留学必需的线下考试都被取消。申请季的学生们需要新的考试方案,ETS针对这一现状推出了家庭版托福考试,ETS随后也在5月6日表示,经过与上千家学校的沟通,家庭版托福的成绩具有与托福考试的同等效力。而家庭版托福考试的推出不仅让留学生们有了更多的机会,也让托福培训机构重新忙碌起来。

吴晓亮所在的托福培训机构很早就开始了线上教育的布局,而在疫情期间,机构的公众号、微博等吸引了更多留学生的注意,成为疫情绝境下的一线天。大批学生的考试需求被搁置,而线上的课程学习成为他们的唯一选择:“我目前的工作量甚至比之前还要大,我现在带的学生大概有200多人,以后可能会涨到300人甚至400人。”尽管人在海南,吴晓亮的工作没有丝毫松懈。

目前美国已有八所常春藤院校取消对SAT/ACT考试成绩的要求。此外,6月29日,中国教育考试中心官方网站发布公告,从7月起将开始恢复国内部分雅思、托福等考试的线下考场。这些新的政策和学校要求的变化在尽可能保障留学生的申请之路不受影响,但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仍然让留学行业的形势不容乐观。

(图片来源:中国教育考试网网站截图)

(图片来源:中国教育考试网网站截图)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助理副总裁兼国外考试推广管理中心总经理刘烁炀表示,疫情给留学行业带来了一些比较严重的后置影响。“其实目前还不是留学行业受影响最大的时间节点,毕竟很多国外高校都在出台新的办法来解决新生的入学问题,比如一些替代性考试的出现。但这些替代性考试被认可的时间还能持续多久,值不值得机构在这些考试上投入更多去进行研发和教研,这是需要行业去思考的问题。而一旦学生破解这些考试,考试成绩的可信度就会下降,这些影响在两三年后才会体现出来。再加上留学通常需要提前一到两年准备,今年疫情的形势严峻,有多少学生受到影响选择放弃未来的留学规划,这个也需要我们去考虑。可能过个两三年,这些问题逐步浮现,留学行业所受的影响会比现在更大。”

和刘烁炀的观点不同,立思辰留学的高级副总裁饶开浪认为,预备留学生的观望并不等同于留学人数将会大幅下降,受到影响最大的将会是众多小康家庭和工薪阶层,而他们正是这几年欧亚留学增长的主力军。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疫情对留学市场不一定只有负面影响,有可能还会带来一些的利好。在2020年的经济注定要经历低谷的状况下,应届毕业生们正面临着最艰难求职季。即使国内大学的硕士计划扩招,也很难消化这些难找工作的学生。在这样的状况下,研究生留学业务可能会迎来一次小爆发。”饶开浪表示。

细分领域展露机遇

亚洲国家热度上升

6月28日,最新发布的《2020中国留学白皮书》数据显示,近年来艺术类专业的申请人数正以较大的增幅上涨。纵然2020年的申请季在较大程度上受到疫情的影响,但整体的申请人数和录取都在往年的基础上攀增。

“以美国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CCD为例,这是一个非常难的学校,以前一年全国加在一起所有被录取的学生超过10个都几乎不大可能,但在今年有50几名同学被录取。” 斯芬克国际艺术教育总裁郝斌介绍说。

无独有偶,饶开浪也表示,今年学生的申请成功率要高于往年。“国外的院校也考虑到市场受的影响很大,很多学生无法入学,所以主动降低了入学门槛,录取通知书的发放比例提高了,今年有很多一般条件的学生都申请到了顶级名校。”

郝斌所在的斯芬克主打艺术类留学,在今年疫情的情况下做了OMO调整,将线下各学区的教师通过线上整合起来,为学生的单个专业技能服务。“这一模式到目前已经实践了几个月,我们发现非但没有问题,反而效率比线下更高。”

同时,亚洲国家越来越受到留学生的青睐,郝斌介绍说,“2020申请季,对于艺术专业的同学而言,选择日韩包括北欧的比例大幅上升,尤其是日本。”日本的众多顶尖设计师和艺术家让学生们将眼光投向此处。

在郝斌看来,此次疫情对学生和机构而言都是一次契机,留学行业里的细分领域开始进行专业领域内的探索,OMO模式加速了对资源的整合,让这样的深耕成效显著。而下一步该如何发展,郝斌表示,“希望能加快汇聚全球最顶级的资源,帮助中国培养最了不起的设计师和应用艺术人才。”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实习生 赵博宇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