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文旅中心 > 教育频道

思贝姆教育直营校区关停背后 还有多少隐情?

出处:教育 作者:程铭劼 刘斯文 赵博宇 网编:卢扬 2020-06-06

微信图片_20200606224406

6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家长爆料,称位于北京的四家思贝姆儿童成长中心直营校区突然关停,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60位家长需要维权退费。记者通过走访其中个别校区和从相关知情人士处了解到,虽然思贝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称关停门店是受到疫情影响,但事实上,早在疫情之前,思贝姆就存在多种管理上的乱象。在此次直营校区突然关停的背后,到底还藏着多少隐情?

部分股东失联

6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家长爆料,称位于北京的四家思贝姆教育直营校区突然关停。当日,北京思贝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也发布了相关公告。公告称,由于受到疫情影响,以及公司内部存在相关股东失联的情况,思贝姆将关闭在北京的四家直营校区,分别为花乡奥莱校区、青塔校区、京荟校区和中关村校区。而针对现存的拖欠员工工资和家长课程退费的问题,思贝姆在通知中留下了联系方式,并称将陆续完成后续的退费和工资支付事项。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思贝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主打机器人课程和全脑潜能开发课程,是一家青少年科学素质教育提供商。其目前在北京有四家直营校区,超过十家加盟校区,而此次事件只涉及到奥莱、中关村、京荟和青塔四所直营校区。受到事件波及的家长学员超过160人,总金额超过百万。

根据思贝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通知中提到的情况,目前思贝姆共有四个法人股东,其中大股东鲁泰东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另一股东天津艾诺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尝试召开股东会议,但天津聚创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张会强和天津学易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韩鑫磊一直不参加股东会议,处于失联状态。

而失联的其中一位股东法人张会强曾经是思贝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对此,鲁泰东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天津艾诺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思贝姆的股东,提出关停退费的解决方案:思贝姆家长把孩子的姓名、联系方式、所属校区、剩余课时、学费以及缴费凭证以邮件的形式发到公司邮箱,公司将进行相关统计,尽快解决学员的学费及员工工资。

火速换法人

然而,思贝姆以疫情为理由对校区经营做出关停的决定并没有得到家长的认可。“疫情大家都能理解,我们也愿意和校区共度难关,而且疫情期间很多业主对租户都减免房租了,1月份有很多家长都续费了大课包,机构怎么会没有钱呢?”有家长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道。

今年3月,已关闭的思贝姆鸿业校区把所有文教具等物资搬到花乡奥莱校区。6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来到奥莱校区遇到员工在奥莱物业的监督下给家长拿取孩子的教具。花乡奥莱安保部员工告诉记者,该店已拖欠他们几十万房租,目前联系不到相关负责人,不排除起诉的可能。

更耐人寻味的是,就在关停通知发布的前两日,思贝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6月4日将法人变更为韩传良。根据天眼查显示,思贝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过去的半年时间内进行过两次工商变更,同时,相关投资股东也由自然人变更为了企业法人。通知是在变更完成后才进行的公布。这样措手不及的通知给家长维权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针对这一情况,家长COCO表示,在自己家孩子报名的课程尚未结束之时,就被推广进行新一轮的缴费续课。尽管当时已经对机构持有了怀疑态度,但又想着报个小课时的课程可以很快结束,于是又在思贝姆报名了4950元50课时的短期课程包。而机构的这一课程推广行为正是发生在其公司进行工商变更的时期。

另一位家长高先生则向记者表示,其维权行动已花费了超过半年的时间。“我们选择思贝姆是看中了其中的师资力量,但后来课程开始时却发现和当初承诺的老师并不一致。”高先生要求机构出示当初约定好的合同,但拿到合同之后发现不仅老师不一致,合同也和当初商定好的有所出入。“我最后一次和机构联系是在5月24日,当时是一名姓韩的工作人员和我沟通,在这次联系之后他就删除了我的微信。”高先生表示,思贝姆要关门的消息还是由被欠薪的老师透露给家长的,家长早先并不知情。

维权艰难

不仅家长面临着退费维权,思贝姆直营店的员工也存在着遭遇欠薪,需要走劳动仲裁的情况。

“从疫情开始我们的工资就没再发,说大概4月底可以补发,但目前不仅没补发,大家5月的社保已断缴,三四月的时候还让我们签署停薪留职协议,大家准备发起仲裁,”2019年入职鸿业校区的员工李帆(化名)表示。我们三月还做了线上课,但对营收贡献很小,大概卖160元的课成本要130元,一共才卖了100多份儿。“其实我们今天接到通知也是懵的,三四月还在每周开会,没想到会这样。”

针对思贝姆的运营问题,记者联系到思贝姆公司的大股东鲁泰东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法人翟宝祥。他表示,思贝姆的运营在2019年已有一定问题。鲁泰东缘2019年8月进入,已注资超600万元,一直在改善运营状况。在春节前基本将步入正轨,但由于疫情的来临被迫歇业,已经五个月零收入。而4个校区每月的运营成本要大几十万元。 “现在由于两家股东的失联和不配合,我们不得已做出这个决定,在收集完学员端欠费和员工欠薪的信息后,我们会尽快给出家长答复是继续经营还是转接到其他机构。就鲁泰东缘自身来说会尽力解决家长的诉求。”

思贝姆这样突发的关门事件加上之前频繁的工商变更行径,给涉事学员、家长和老师的维权之路蒙上了一层不明朗的面纱。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邱宝昌律师表示,针对思贝姆机构的维权要从员工和家长两个不同群体分开考虑。教师和公司之间签订的是劳动合同,可以通过申请劳动仲裁和劳动调节的方式进行维权。家长和机构签订的是购买合同,目前思贝姆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约,家长们可以联合起来,对思贝姆提起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同时,邱律师也表示,这类的纠纷案件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和费用成本,尽管官司可以打赢,但具体实施时仍会遭遇阻力,判决能否执行是家长们需要面临的问题。“这种纠纷问题不只是一家机构的问题,而这些纠纷是消费者、机构教师和机构三方都不想看到的局面。为了减少这种损害,机构应如实向消费者和工商部门披露信息。”邱宝昌律师提到。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刘斯文 实习生 赵博宇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