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文旅中心 > 典藏频道

疫情后首批艺术活动重启 画廊业如何再出发

出处:中国艺术 作者:胡晓钰 网编:卢扬 2020-05-22

微信图片_20200522173402

5月22日,被视为疫情以来国内第一批重启的艺术活动——画廊周北京2020在798艺术区开幕。22家参展的画廊和非营利机构通过一系列展览、艺术装置、论坛和活动等在798艺术区和线上共同呈现。据了解,今年的活动呈现出新特点——国际机构、嘉宾因疫情缺位,但新增有数字平台,线上推广还首次将部分顶级艺术品明码标价。经历了煎熬的数月,画廊们也在此次展示周活动中“重装上阵”。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时注意到,一些画廊依然延续旧展,而也有的机构展览内容、展厅设计二者均“上新”。与此同时,除了成熟的“明星”艺术家展,以青年艺术家作品开篇、网红打卡的效应也成为一些画廊新的增长点。

艺术周的“加与减”

作为疫情爆发后的第一个画廊周活动,今年“画廊周北京”成为艺术市场一次解封后的试水,备受业界关注。

据介绍今年共有22家机构参展,其中包括20家画廊和2家非营利机构。与去年的26家相比,数量有所减少。对于活动主办方而言,眼下的困难不言而喻。画廊周北京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今年国际机构和嘉宾整体缺席。而就往年开幕宴来看,国际嘉宾、收藏家的参与数量能够占到四成。

非常时期的“画廊周北京”是一次逆市中先行试水,开幕时的预期也是理性。前几届的“画廊周北京”人流量以及画廊成交额逐年增加,第二届销售规模约1亿,第三届销售规模翻了一番。“原来我们的愿望是2020年画廊周北京接近盈亏平衡,但因疫情而产生的一系列影响可能会导致亏损加倍,我们依然会用各种政策支持非营利机构。即便如此,画廊周项目在产业推广上对这个行业依旧是非常重要的。”798文创产业创始人王彦伶表示。

微信图片_20200522173409

“缩减”为主的基调上也有新增内容。据介绍,数字平台的拓展是今年画廊周北京的全新计划。为了弥补因旅行限制无法到访的观众,活动将项目内容延展到数字领域,研发了官方App——兼具在线展厅、音频/视频内容、现场活动日程、地图导览等功能。

值得关注的是,线上的内容也改变了以往一级市场中只议价不标价的规则。“在疫情期间,我们也做了线上推广,首次将顶级艺术品明码标价,这也是大环境下新的推广方式。”王彦伶谈到线上呈现的新变数。在普通艺术爱好者杨先生看来,标价改变了以往“云里雾里”看展又不敢找工作人员问价的尴尬局面。

据北京商报了解,今年的画廊周活动也不存在通票一说。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参展的非营利机构比去年减少了4家,尊重其他各个画廊自行设置门票的规定。

画廊的“改头换面”

北京商报记者在画廊周北京活动期间走访时了解到,重装上阵的画廊也有少部分延续了去年的旧展。常青画廊去年10月迎来了在中国成立十五周年的特展,眼下展名被新标注以“未完待续”,基本是持续展出原有内容。画廊工作人员透露,原计划上新的邱志杰新展受疫情影响将延后至8月举行。

另一部分画廊则在疫情的停滞期做了较大的调整。据了解,长征空间在画廊周期间开幕2020年首展,也是新设计空间的首次对外展出。“长征空间占地2500平方米,这次也是在本身的基础上进行的重新设计。疫情关键期我们停工了,后面根据相关指示规定慢慢复工,工程也陆续重启。”可以看到,画廊内部新增了多个展厅,还有一块区域是专为大型作品开辟,光线能够满足更高要求。

成立于2005年的星空间曾由798转战至七棵树创意园,又搬回到了798。星空间画廊创始人房方表示:“去年是我们搬回798,今年本来计划更上一个台阶,疫情因素暂停了,但疫情终将会过去。”画廊周期间,星空间推出了温凌个展。据介绍,画廊在疫情期间做了如盘点库房,核实信息等等完善和精细化管理的工作,把画廊的文献结合房方对过去的回忆做了视频内容在线呈现。

在多数画廊深耕原有品牌的同时,成立于2005年的老画廊博而励画廊则在更名SPURS Gallery之后开张。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带有潮流、街头符号的新展《王加加:锃光瓦亮》与《瑶琳仙境》正在进行中。据画廊负责人告诉记者,对画廊而言更名意味着品牌的全面升级,在保持与多位当代艺术领域的中流砥柱式艺术家合作的同时,将加大力度支持国内外年轻艺术家的创作。

创收的“千方百计”

面对大环境变局,多方策展人与画廊经营者纷纷表示,谈论艺术性与学术性之外,更好地买卖与生存成为至关重要的考量。艺评人王晶晶指出:“中小型画廊全年三分之一以上的收入在艺术博览会、艺术周等社交型的活动上。”在她看来,画廊周北京举办的意义在于“解冻”市场。

对于新开幕的马轲个展,三远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姜山告诉记者:“肯定要考虑作品的销售,艺术家本人有他的固定的‘粉丝群’,这也是我们合作的基础。”

谈及逆市中的经营,非常时期的画廊主们也面对着新的局面。在房方看来,在国际机构、藏家因疫情缺席活动的当下,也需要长远的考虑本体市场和受众:“如果推出的作品是以西方美术馆的收藏作为潜意识的考虑,目标客户就是西方美术馆。那作品在国内卖不掉是正常的,供给没有跟本地生存的需求匹配上。”

重启中的画廊也也有一定的良性“捡漏”空间。“疫情期间国内资深藏家此时会问我有没有东西可买,因为这个时间点,有些人为了要养企业可能会吧把藏品以低价放出,资金雄厚的藏家会委托我们去谈。”艺·凯旋画廊创始李兰芳表示。在一些画廊主看来,疫情不仅是对画廊的一次洗礼,同样是对藏家群体的筛选:有眼力和实力的藏家没有停步。

值得关注的是,作品“性价比”更高青年艺术家也成为备受关注的版块。SPURS Gallery明确地转型瞄准年轻艺术家之外,据介绍,画廊周北京今年也设置有览聚焦于中国青年艺术家和策展人的新势力单元在798艺术中心展出。青年艺术家作品收藏投资的讲座也成为活动的组成部分。

除了靠作品,门票眼下也成为一些画廊的重要增收。画廊周北京开幕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大型装置展门前排起长队。装置作品通常比架上绘画难卖,但最近几次的新展吸引了不少经营时装的年轻商家带着产品来拍照打卡。据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画廊也被网红们带起一波观展潮,门票的创收现在占据很大比重。北京商报记者 胡晓钰文/摄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