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商业 > 电商

快递集体涨价未遂 话语权在谁手

出处:电商周刊 作者:王晓然 何倩 网编:王巍 2020-05-18

一场涨价边缘的“疯狂”试探在舆论压力下无疾而终。近日,申通、百世和韵达撤销了价格调整的公告。而圆通、中通则将“全国范围内的收费公路于2020年5月6日零时恢复收费”的理由删除。快递企业无论是集体涨价,还是统一反悔,除了强烈的求生欲外,实则是摆脱不了数年来永无休止的低价竞争。

不仅如此,疫情期间,群雄逐鹿的行业还在不断挤入新人,持续数年的价格战似乎还将继续。快递企业对电商的过度依赖,也让其利润空间持续被挤压,不得已通过涨价调节经营。一场场试探性涨价无疾而终,折射出快递行业既渴望改变营收现状又难以摆脱价格战的缠斗,行业间的非良性竞争还在继续。如果快递企业想要跳出低价的囚笼,寻求与更多行业的合作势必是必行之举。

未标题-4 拷贝

不敢涨价? 快递企业集体改口

通达系企业对涨价一事的回避,和宣布时一样保持统一。

5月8日,申通、圆通和百世相继发布公告。关于价格优惠调整的理由,均指向自5月6日起全国恢复高速公路收费一事。3家企业表示,为了提供持续的优质服务并促进基层网点的良性发展,将调整高速免费期间实行的快递服务价格优惠幅度。

5月7日,中通和韵达也发布声明。5家头部快递企业的理由如出一辙:因为高速路恢复收费。

随即,网友们的“吐槽”如约而至。“高速免费的时候也没见到降价呀。”“油价跌成这样,还涨价啊?”

“多家快递宣布上调快递费”的话题逐步往热搜靠拢。在时隔约一周后,申通、百世和韵达撤销了价格调整的公告。而圆通、中通则将“全国范围内的收费公路于2020年5月6日零时恢复收费”的理由删除。

那么,到底涨价了吗?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朝阳区部分网点,工作人员均表示价格没有变化。而从淘宝商家的反馈中,快递价格也未出现上涨的情况。看来,尽管快递企业在涨价边缘试探,但最终还是缩回了脚。

事关切身利益的从业者认为快递涨价是必然行为。一位通达系快递员认为,此次涨价不是因高速收费,而是近来快递柜出现众多问题,导致快递员上门次数增加,工作成本随之升高。“今年快递行业不好做,效益不好,经营压力大,这才是主要原因。”

在企业端,内部经营压力一直有增无减。在2020年一季度的财报中,申通、圆通和韵达在净利润上跌幅较大。申通净利润为5836万元,同比下降85.6%。圆通为2.71亿元,同比下降25.74%。韵达为3.3亿元,同比下降41.1%。

电商收编 价格战长期持续

当经营压力长期不得纾解时,外部资本的注入显得尤为重要。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4月29日那场阿里对韵达的持股,如同一场资本的及时雨。资本背后,往往隐藏着商战,电商巨头不断让快递企业站队之时,当下的快递价格是涨是降就更为扑朔迷离。

如今,阿里已完成对圆通、中通、申通、韵达和百世的入股。以电商版图为圆心而环绕的快递企业们,呈现出清晰的格局。京东系的众邮快递和东南亚物流公司极兔速递于今年3月挤入国内市场。按照众邮快递的介绍,下沉市场将是开疆拓土的目标,服务产品主要聚焦于3公斤小件、电商包裹。市场定位为国内电商平台、微商微店、新型电商、专业市场及为散户提供服务。

而极兔速递的客服向记者介绍称,当前极兔在全国有76个转运中心,在北京已经铺设了网点。价格方面,同城首重8元,续重2元一公斤。异地首重12元,续重6元一公斤。按照异地续重价格来看,比北京部分圆通、申通网点要低2元。实际上,行业里出现了不少像极兔等“鲶鱼”一样的快递企业,以单票更低的价格疯狂抢夺市场。

如今的快递企业多数需依附电商快件输血,而电商以免邮、包邮等获利用户,难免挤压快递企业的利润空间和话语权。同时,同质化服务让企业的比拼更为胶着,一旦涉及涨价,由于转移成本较小,商家会进而选择其他快递品牌。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以“价格共振”这一概念向记者进行了总结。他认为,通达系快递公司在价格方面的共振是快递市场竞争胶着状态的被动选择,其背后折射出快递公司步入了非良性的竞争状态。

模式单一 需“跨界”求新市场

快递专家赵小敏预计,价格战将在国内持续一年多的时间,“随着疫情逐渐结束,总部对网点的利润挤压将会引爆这些‘毛细血管’”。此外,电商企业大肆攻占下沉市场,本就是价格敏感地带,商家自然对每单的快递价格锱铢必较,快递企业对于涨价行为也就慎之又慎。

从整个行业来看,伴随着电商平台野蛮生长起来的快递企业,在最近三年经历了大浪淘沙般的过程。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6年起,注册数量呈现出缓慢下降的趋势。

在全国快递业务量的增速上,2017-2019年,呈现出增速减缓的势头,于2019年达到25.3%。而该数据在2016年,为51.2%。快递收入也与之同步。2017-2019年,收入同比增速徘徊在20%附近。而2016年的同比增速为43.5%。

行业快递平均单价则一直呈现出下降的趋势。一组来自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快递单价从2007年的28.5元/件,快速下滑至2019年的11.8元/件。

在赵小敏看来,当前国内快递企业的竞争依然处于以价格战为主的原始阶段,因此企业会更看重业务量排名和市场占有率。而产品、网络、产业的服务升级由于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又难以在短期内看见成效,让不少企业犹豫不决。

“完全依赖电商快件,已经无法参与新一轮的竞争。按照现在经济处于下行阶段,如果没有与当地产业进行深度融合,走出单纯送货、收货的角色,将会埋下很高的风险。为各行业提供物流解决方案,带来高附加值的产品,是快递企业能掌握的方向。”赵小敏建议道。

相关政策也在推进。2020年2月26日,国家邮政局、工信部印发《关于促进快递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指出重点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推进快递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到2025年, 推动快递业深度融入汽车、 消费品、 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制造领域。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何倩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