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金融科技

宫斗缠身 比特大陆前景隐忧

出处:金融科技周刊 作者: 岳品瑜 刘四红 网编:段跃 2020-05-11

比特币价格再创新高,本是市场狂欢之际,但比特币矿机商巨头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特大陆”)近日却因一场争抢营业执照的闹剧陷入舆论漩涡。一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比特大陆内斗始于两位创始人对公司发展决策的分歧,吴忌寒一方希望加码矿机研发,但詹克团则希望公司转战AI。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闹剧已不是单纯的路线斗争,本质上还是由于公司经营不善,两边受挫后,加剧了合伙人的矛盾,从该公司业务高度依赖虚拟货币市场的现实情况来看,未来比特大陆能否可持续经营,仍存在诸多内忧外患。

微信截图_20200511221531

否认资产向重庆转移

“又一起现代夺权剧。”近日,比特大陆营业执照被抢一事登上热搜,引多方网友吃瓜围观。

热度持续数日后,比特大陆两位创始人詹克团和吴忌寒方面的宫斗戏仍在持续。有消息称,夺回营业执照之后,吴忌寒方面已启动备选方案,在重庆新建子公司,比特大陆北京员工也在陆续签署新劳动合同。就此,北京商报记者向比特大陆方面求证,对方进行了否认,但问及其他问题时,对方均表示暂时不方便回复。

根据天眼查信息,目前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詹克团,除了在比特大陆担任法定代表人外,詹克团同时在福建算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算丰科技”)、福建算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算芯科技”)、深圳市智能云芯科技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其中算丰科技、算芯科技均为比特大陆全资子公司。

“尽管现在工商登记恢复为詹克团,但并不意味着詹克团就是真正法律意义上的法定代表人。” 云南民商律师尹继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法定代表人的权力来源于公司有效的任命决议,2019年10月28日前对詹克团的任命决议已被后两次任命新法定代表人的决议否定,詹克团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权力来源基础已经不存在。在法院判定后两次新任命法定代表人的决议无效前,詹克团不是比特大陆实际的法定代表人。”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不管法定代表人名落谁家,不可否认的是,一场升级至争抢营业执照的闹剧发生后,市场对该公司的印象,无论是品牌形象、管理结构还是经验模式都已经大打折扣。

正如复旦大学张江研究院教授、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君指出,“比特大陆较早占据比特币产业链的优势位置,也以此获得了较多的市场红利,是行业的头部企业。但这一闹剧带来的负面社会舆论不是最大的问题,闹剧反映出来的内部合伙人之间矛盾激烈程度,让市场对这个企业彻底失去信心,短期内企业资本市场融资不容乐观”。

内斗源于决策分歧

一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比特大陆内斗始于两位创始人对公司发展决策的分歧,2018年下半年,虚拟货币市场进入熊市,公司业绩变脸后,吴忌寒表态继续加码矿机研发,但詹克团希望公司转战AI,导火索点燃后,二人“战斗”一触即发。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同样称,闹剧中的两方分别代表了比特大陆公司的两条经营路线,即吴忌寒方面的虚拟货币(矿机收入和BCH)和詹克团方面的AI芯片。但从目前市场行情来看,这两个业务经营都不理想。在该人士看来,此次闹剧已不是单纯的路线斗争,本质上是公司经营不善,两边受挫后,加剧了合伙人的矛盾,严重影响到公司的持续经营。

比特大陆自称是全球ASIC芯片行业的领导者,主要应用于加密货币挖矿和人工智能(AI),除销售加密货币矿机和AI硬件外,还拓展了矿场及矿池运营及其他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官方披露,该公司目前经营产品包括AI平台算丰科技、矿池BTC.com、AntPool及多款蚂蚁矿机等。

不过,该公司虚拟货币挖矿和人工智能两方业务发展并不均衡,且长期处于一方“供养”另一方的状态。据业内人士分析,同其他比特币矿机商如出一辙,矿机销售仍然是比特大陆主要的现金流来源,且业务高度依赖虚拟货币市场价格。

根据比特大陆2018年下半年披露的招股书,比特大陆收入来源主要包括矿机销售、矿池运营、矿场服务、自营挖矿和其他五大板块,2016年、2017年,比特大陆收入分别为2.78亿美元、25.18亿美元,至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营收达到了28.45亿美元,高于2017年全年营收。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虚拟货币矿机销售占总收入比重达94.3%。

收入来源高度依赖剧烈波动的虚拟货币市场,势必给公司业绩带来不稳定性。据媒体报道,2018年下半年起,虚拟货币暴跌之下,比特大陆业绩突然变脸,仅2019年Q1净亏损就达3.1亿美元。

针对比特大陆最新业绩情况及转型进展,北京商报记者向比特大陆方面进行采访,对方回应称不方便回复。

不过,比特大陆招股书中也提到,加密货币价格的剧烈波动将对公司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等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而除业务风险外,该公司还面临挖矿、使用及交易虚拟货币有关的监管风险,同样将对公司经营产生负面影响。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变革与管理学院区块链技术研究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指出,一系列业务风险、监管风险及法律风险,将为该公司后续发展及上市增添诸多不确定性,此外,近两年来的长期熊市也让外界对比特大陆的业绩期待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转型AI仍存隐忧

事实上,针对业务模式高度依赖虚拟货币市场,同其他矿机商一样,比特大陆近年来也在尝试转型,但从2015年便开始探索且一直声称要深入的AI项目,多年来长期未见起色,直到2017年才推出第一代产品。

比特大陆曾在招股书中坦言,AI需要大量研发资源,漫长而成本高昂的研发工作可能会多年阻碍新进入者将产品商业化并产生盈利。

刘峰指出,从目前情况来看,比特大陆转型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且就算勉强转型成功也需要面对人工智能领域诸多“独角兽”的挑战,内忧外患下,能否可持续经营仍是难题。

“一方面,从公司层面来看,高层内斗一直没有定论,两位创始人、曾经的双CEO随时可能彻底分家。另一方面,从业务角度来说,如果从矿机分出算力到AI上去,势必减少挖矿算力,即使分出去,AI算力目前未探索出成熟的商业模式,也有较大风险,这也是比特大陆现有条件难以支撑转型成功的两大原因。” 刘峰进一步称。

陈文君同样提到,“比特大陆转型AI的目的之一是能够让企业安全平稳运行,避开虚拟货币市场的各种大风险,而并非是因为具有AI技术的优势。但进入AI领域后,比特大陆的行业优势缺失,通过收购做大AI业务需要足够的资金支撑,资金枯竭也就意味着业务停止。所以这一次的危机远远超过比特大陆在2014年遇到的比特币寒冬,如果在牛市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应付熊市,没有顶级的技术人员同心合作,很难熬过去”。

此外,除了资金难题,比特大陆还面临转型硬伤,如转型金融将受到牌照限制,合规成本很高;转型做技术又没有足够的财力和影响力,既不能支持前期高额的投入,又吸引不了顶级技术人才的加盟。在陈文君看来,虚拟货币矿机商市场容量没有增长的情况下,企业很难靠这一项业务实现增长。对于机构后期如何破局,她建议,当下最关键的是不要去碰法律红线,坚持合法经营;此外可在实体经济中找“窄门”,盘点自身优势,创新商业模式。

刘峰则建议,从行业角度来说,转型不一定要从主营业务上进行转型,也可以扩充新的关联业务,如从矿圈到链圈,或再到区块链生态布局,如相关联的教育、产业、公链、数据存证、交易等领域,在发展自身核心技术能力的同时扩展多元收入业务结构。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