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全球变量下的消费函数题

出处:政经 作者:韩哲 网编:段跃 2020-03-23

疫情自全面暴发已历时两个多月,如何重启消费成为摆在人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整个大消费产业,都在与时间赛跑。餐饮、旅游、零售等消费率先告急,房车、文化、体育等消费大幅滑坡,服务业和产业链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

“不幸”的行业各有各的“不幸”,但归根结底,是收入骤降,成本居高,现金流趋紧。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本就孱弱的资金链不断被拉扯,不绝若线。

这是一场消费危机,但同时也氤氲着“转机”和“生机”。毫无疑问,危机,首先是痛苦和损失,但也是创新和改革的窗口,所谓,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一方面,沉舟侧畔千帆过。疫情之下,企业纷纷自救和互助,并寻求政策纾困。不同方向的试错,有可能推开一道“窄门”;另一方面,轻舟正过万重山。市场格局在重构,消费偏好在重塑,宅经济发达,云经济发力,数字化浪潮开始发轫,于一片萧索之中,另显勃勃生机。

但这是我们自己的消费函数,如今必须计入全球变量。市场本来预期,国内消费市场3月有望触底企稳,二季度将处于恢复期,下半年进一步好转。然而,随着疫情进入“全球大流行”,本土新增确诊趋零,境外输入病例陡增,疫情防控不能松懈,从而使得消费面临新的不确定性。

这种全球溢出带来的不确定性,使得我们此前预期的“报复性反弹”,短期内可能难以兑现。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消费者,都带有顾虑,不敢放开手脚。

全球市场互联互通,任何一个开放性的经济体,都无法做到独善其身。美股十天四次熔断,各国股市风声鹤唳,全球经济变得更加脆弱,而这势必也将反作用到中国经济自身。微观上,诸如大旅游等消费将不得不受制于全球疫情周期;中观上,各国此起彼伏的隔离和停产,危机全球产业链的咬合;宏观上,疫情恰逢全球化低潮,给了保守主义和民粹政治一记有力“助攻”。

这也是为何越来越多的人担忧,疫情造成经济衰退的影响,可能超过疫情本身的危害。

因此,重启消费,不仅仅是简单的重启开关,而是要辅以供给侧改革的“神助攻”。稳增长固然重要,调结构更是关键。疫情使得中国经济增长逻辑快速迭代,那就是以大量要素投入为基础的增长愈加不可持续,增长必须面向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

工业革命以来的经济发展史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经济增长无非有两种,一种是增加要素投入,一种是增加创新投入,也就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重启消费这道函数里,全球变量的代入使得解题变得棘手,相应地引入改革变量才能化繁为简。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