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财经新闻中心 > 金融科技频道

战疫·绸缪稳增长|疫情下的网贷:新一波退出在路上 部分负重谋转型

出处:金融科技频道 作者:孟凡霞 刘四红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20-02-16

微信图片_20200216160800

催收遇阻、逾期上升、转型受困……疫情当前,餐饮、旅游、零售等多个行业受冲击,长期处于整顿风暴中的网贷行业也不例外。近两日,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多位来自北上广等多地网贷从业者、接近监管人士、行业分析专家了解到,疫情之下,网贷行业借款人还款能力减弱,催收手段受限,多家网贷平台处于负重爬坡阶段,新一波退出机构已在路上。而一位接近地方监管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是按此前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相关部署推进整治工作。

退出仍是主流

“在家办公十余天,体温正常,呼吸正常,饮食正常,体重异常,情绪失常!”正窝在被窝写工作日志的王敏敏(化名)给记者发来了这段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还附带了三个捂脸哭的表情。而这,却恰是她所在行业从业者的普遍工作状态。

王敏敏所在的公司,是“幸存”在北京的一家网贷公司,主要专注小额消费信贷类资产撮合业务。数年前,网贷行业进展得风生水起,她在朋友介绍下加入了这家公司,而如今,曾傲立桥头的网贷却已成业内口中的“夕阳”产业,她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除了合规工作外,公司在年前已经计划退出一事,很多工作都在准备中,却没想到被这场疫情打乱了脚步。

“说没影响肯定是不可能的。”王敏敏告诉记者,疫情以来因很多借款人还未到还款日期,暂时无法用具体数据判断,但可以预计,如果疫情持续,会有很多小微企业因业务停滞,失去还款能力,也会有部分借款人丢掉工作,还款能力、意愿减弱等情况,更有甚者,哪怕有还款能力但是浑水摸鱼,以假发烧等方式躲避还款,各类反催收手段花样百出。

事实上,王敏敏公司所发生的情况正是整个行业的缩影。疫情之下,网贷催收工作再添难度,网贷逾期率预计将普遍上升。另一网贷从业者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讲述,此次疫情对行业影响最大的主要是借款人的还款能力,由于公司借款人主要以工薪阶级、蓝领和做小生意的商贩为主,该部分人群收入本就不稳定,加上延期开工,严重影响借款人收入,由此导致还款能力出现问题,同时也不乏部分借款人借机躲避还款,导致网贷平台逾期率上升。

“以我司为例,为应对疫情,已对整个湖北省的客户做停催处理。但由于疫情已呈扩散之势,且无法通过大数据甄别病患真伪,有大量虚假投诉、恶意延期无法处理,给贷后工作造成很大困难。”该人士直言,疫情期间,公司发展滞缓,但企业支出成本并未减少,企业后续发展前途未卜。

在谈及疫情对于网贷行业监管有何影响时,一位接近地方监管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提到,“没有影响,还是按此前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相关部署在推进整治工作。”

另一知情人士则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当前,网贷机构仍以风险出清为主基调,事实上,早在年前就已经有数家机构在做退出计划,但很多机构因为疫情影响,目前还处于未复工转状态,很多工作无法进行,可能在疫情好转之后,还将出现一波网贷机构退出潮。

事实上,疫情期间,仍有机构宣布全面退出的消息。2月11日,掌众财富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10月10日宣布清退网贷业务后,截至目前,掌众财富网贷用户出借余额已全部清零,网贷业务已全部退出。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张叶霞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资金端来看,由于许多企业开工延迟,营业收入受到很大影响,正常运营的平台成交量可能出现较明显下降;另从资产端来看,借款企业或个人因经济收入的减少,还款能力下降,再加上催收行业无法正常开工的影响,行业逾期率可能会出现上升。 此外,因目前工作的重点是控制疫情,平台退出的进度可能也会有所延迟,但退出仍是主流。

北京市网络法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车宁同样指出,此次疫情对网贷行业的冲击主要表现在,行业底层资产质量的下降,借款人还款能力的减弱,以及催收效果会大打折扣。不过在车宁看来,从短期来看,对行业的实质冲击暂时不会显现,最大的影响还是来源于心理层面,以及对于行业后续的一些冲击。

负重谋转型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退出外,更多机构还在计划着转型一事,但疫情之下,大多机构转型进程被延缓。

跟王敏敏一样从事网贷行业,但已对网贷行业不再抱有希望的还有肖乔(化名)。不过,不同的是,他所在的公司在2019年就已经“去P2P化”,并转型成了一家以助贷为主的金融科技公司。肖乔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疫情期间线下消费行为减少,依托线下消费场景开展的信贷业务受到影响。

肖乔称,此次疫情对金融科技平台线上办公能力提出了挑战。为确保疫情期间工作顺畅、服务不断,他公司所在的IT运维团队、通讯研发团队的同事,加班加点上线远程办公工具。所幸,从1月3日起,该公司客服热线正式恢复运营,截至2月8日,累计接听用户电话超过6万通,接听率恢复至65%以上。

“迅速暴发的疫情是金融科技平台线上开展业务能力的一次检验。对我们公司来说,大数据、AI、云计算等技术早已赋能至集团业务全流程,从借款到还款所有流程,用户都可在线上进行操作,因此,纯线上的业务模式使得用户足不出户便可享受到方便、快捷的金融服务。”谈起此次疫情下的表现,肖乔向记者滔滔不绝。

疫情之下,整个网贷行业都受到冲击,但危机中也暗藏转机。而能在危机中随机应变,且金融科技实力较强的平台,则可度过这段困难时期,迎来更好发展。

众所周知,针对网贷机构转型路径,有监管文件曾明确,将引导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

而此次疫情的暴发,给转型计划中的机构当头一棒。一方面因未全面复工,平台转型进度暂缓,此外也给贷后工作造成了很大困难。正如车宁直言,“整顿收尾期遇到疫情,可以说网贷机构目前已处于负重爬坡的阶段。”

不过,他进一步指出,此次疫情对平台来说既是考验也是机遇,疫情之下,网贷行业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的核心竞争力将会更加凸显,大众通过此次疫情,将会对互联网信贷有更高的认可和接受度,甚至会出现原来网贷机构无法获取的优质客户,因为资金缺口、经营困难等,从而将网贷机构作为资金获取渠道。不过这个机遇,只有现在经营状况比较好,且有较大股东支持的平台能抓住。

张叶霞同样称,行业确实会存在发展机遇,一是随着收入的下降,整体社会的借款需求有所增加;二是由于网贷行业的互联网属性,随着线下业务的受限,线上业务发展空间扩大,这一点对其后期转型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两条腿”走路

截至目前,网贷行业仍以风险出清为主基调,基于这一大背景,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仍在继续大幅度下行。根据网贷之家数据统计,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为6612家,截至2019年12月底,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343家,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6269家。

正如一资深行业人士看来,343家现存平台这一数量预计今后还会继续大幅降低。尽管此前曾推行监管试点,从目前情况来看,能进入试点的平台微乎其微,多数平台还是要转型或者清退。

“坦率说,目前全国在营机构所剩不多,后期将加剧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现状,目前阶段存留下来的、运营更好的一些机构,资产分布比较均衡健康,经营状况较为稳健,且有较好的合作伙伴及股东资源,这一类机构未来发展可期,反之,则将加速退出市场。”车宁直言。

据北京商报记者多方了解到,除了多数机构退出,部分机构转型之外,仍有极少数机构仍在等待进入试点,试图通过“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准备转型工作,另一方面则配合监管试点。

“对于仍正常运营的平台,行业的马太效应将进一步加剧,具有优质资产端的平台竞争优势将更加突显,资产端质量相对较差的平台,受借款端还款能力下降的影响,可能会加速其退出。” 在张叶霞看来,值此期间,机构应重点关注资产端质量,做好风控工作,对于存量,应加强催收工作。

具体来说,现存网贷机构应加强风控,发力资产端市场,改善平台运营战略,提高线上获客能力;退出机构则应增强催收能力,尽最大能力保护出借人正当权益;若已转型成功的机构,则要加强线上业务开展能力。

车宁则建议,从目前情况来看,坚守网贷领域的机构,应坚守信息中介定位,在这一前提之下,再去增强应对风险、资产定价等自身核心竞争力,以及提升技术、大数据等各方面实力。

而对于准备转型小贷机构的平台来说,因转型过程持续时间较长,一是在转型过程中不要被疫情及后续影响所打乱,更重要的是增强自身放贷能力,或者寻找优质资产,提升强化经营能力。对于正处在转型中的机构,则可以寻找优质合作伙伴,尤其是有保险或担保资质的股东,或是具有较强金融科技实力的合作伙伴,来增强自身实力。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刘四红

网友评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