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财经新闻中心 > 银行理财频道

15张罚单853万元罚款 进出口银行开年屡遭监管点名

出处:银行理财频道 作者:孟凡霞 吴限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20-01-22

一向低调神秘的进出口银行,以罚单拉开新年序幕。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开年至今,进出口银行已收到银保监系统开出的15张罚单,因信贷业务违规等事项合计被罚853万元,而该行在2019年也曾收到千万级罚单。分析人士指出,频收罚单的背后凸显出进出口银行风控管理体系上存在漏洞,未来应完善管理体系,加强内部管理。

微信图片_20200122191257图片来源:进出口银行官网

开年收15张罚单

新年伊始,进出口银行频频出现在监管处罚公示公告上。陕西银保监局日前对该行陕西省分行一连开出13张罚单,罚款金额合计703万元,其中4名相关责任人员受到或警告或罚款的处分。从被罚原因来看,多与信贷业务有关,包括向高风险客户违规发放贷款并置换他行大额逾期贷款、违规办理租金保理业务,违规发放贷款致使信贷资金流入商业房地产领域等。

上述13张罚单中,罚款金额最高的一张罚单是进出口银行陕西省分行因存在贷款审查严重不尽职,致使信贷资金被套取的问题,被陕西银保监局处以罚款200万元。

而进出口银行并非今年首次被罚。1月3日,宁波银保监局公布处罚信息显示,该行宁波分行因贷款“三查”不到位,授信业务内控管理缺位,员工行为管理不到位,被罚款110万元,并责令该分行对相关直接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1月15日,进出口银行北京分行也被北京银保监局罚款40万元并且责令改正,原因是固定资产贷款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回顾以往情况,进出口银行也屡次因信贷业务违规收到监管罚单。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该行2019年合计收到13张银保监系统开出的罚单,其中1张千万级罚单。2019年10月,该行厦门分行因资金需求测算不审慎、未执行集团客户统一授信、抵押物调查及评估审查不严格、开立无真实贸易背景信用证并办理押汇、未有效履行贷后管理职责等问题被厦门银保监局罚款1300万元,并责令该分行对直接负责的高管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

频收罚单的背后体现出进出口银行风控体系的薄弱。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表示,进出口银行是为进出口业务服务的,而现在将资金违规投向房地产行业等,这与该行的经营目的和宗旨不符,同时也无形中导致新的经营性风险。从这一角度来看,也暴露出进出口银行在风控管理上存在的一系列漏洞,应加强整改。

信贷资源向重点及薄弱领域倾斜

资料显示,进出口银行成立于1994年,是由国家出资设立、直属国务院领导、支持中国对外经济贸易投资发展与国际经济合作、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国有政策性银行,注册资本为1500亿元。经营范围主要为配合国家对外贸易和“走出去”领域的短期、中期和长期贷款等。

该行近日召开的2020年全行工作会议披露了部分2019年业绩。截至2019年末,进出口银行资产规模稳步增长,表内外资产总额超过46000亿元,较年初增长超8%;本外币贷款余额超过37000亿元,同比增长超11%。同时,该行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下降0.03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超过250%。

2020年会议尚未披露进出口银行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指标,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该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08.5亿元,同比增长819.9%;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6.05亿元,扭转了2017年亏损的状态。不过,该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481.63亿元,相比上年增长196.87%。在分析人士看来,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或为不良贷款增加,相应计提拨备增多。

从资产端来看,贷款是进出口银行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该行2018年末本外币贷款余额为33752亿元,占资产总额41937亿元的比重为80.5%。

在2020年工作规划上,进出口银行表示,要保持信贷规模合理稳健增长,将信贷资源更多投向外贸产业发展、制造业转型升级、民营和小微企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进一步强化风险意识,持续完善风险管理制度建设和执行,完成风险防控三年攻坚战的任务目标,守住风险底线;不断提升现代化经营管理水平,优化产品管理体系、提升负债管理能力,加强干部队伍建设等。

应强化风险管理体系

事实上,开年以来,金融领域的严监管高压态势持续,不仅进出口银行被罚,工商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郑州银行、陕西秦农农商行等多家银行都收到监管罚单。未来如何防控风险、合规经营成为进出口银行需要考虑的问题。

“进出口银行频收罚单且多与信贷违规有关,说明该行对监管政策执行不严,对监管政策的严肃性认识不够。其中信贷资金被套取的事件,更是呈现出该行内控漏洞。”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该行应加强对监管政策的执行贯彻力度,及时查漏补缺,重新审视内控制度和业务流程,强化权力监督,增加内部管理的制衡机制,增加内部管理的制衡机制,以防止后续类似事件发生。

提升业务人员的风险防范意识也同样重要。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认为,监管部门通过罚款这种最直接的惩戒,让进出口银行的整体管理能力、风控能力、合规意识进一步加强。该行未来应强化自身的风控能力和合规意识,完善管理体系,加强风险文化的树立。尤其在目前复杂的国际贸易背景下,应加强对审查人员管理,从制度上加强业务人员的信贷、审核等素质培训。

近日也有消息称,此前处于空缺状态的进出口银行行长一职人选有望落定。2018年7月,该行原副董事长、行长刘连舸离任两个月后,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青松担任进出口银行行长一职。在进出口银行履职一年左右,张青松调任农业银行,之后行长一职处于空缺中。近日有消息称,中国银行副行长吴富林或将履新进出口银行行长。对此,进出口银行相关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网站公告或者官微消息为准”。

不过,针对业务整改和后续规划,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进一步采访进出口银行,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吴限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