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IT论道

不要高估微信付费阅读

出处:IT互联网周刊 作者:张绪旺 网编:王巍 2020-01-20

知识付费潮起潮落,已经不再酷炫,知乎热衷于拓展大会员业务,得到也是如此,以至于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也没有了刷屏的热度。这时候,微信姗姗来迟,终于宣布全维度开放付费阅读功能。

因此,又有人摩拳擦掌,试图寻找新一轮公众号红利,进行商业收割。但在本栏看来,鼓吹微信付费阅读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付费阅读是产品,也是商业模式;对于微信公众号来说,付费阅读只是一种工具,一种辅助性功能。

公众号是去中心化的产物,长期以来,公众号创作者的商业收益来自于“私域流量运营”,微信只提供了广告、赞赏这类功能性入口,基本不进行流量分发,这也就决定了微信公众号(主要指订阅号)不管怎样改版,都不可能是今日头条类的全网推送,也就谈不上信息流业务的“尽是浮财”。

这一点,微信始终克制,也就决定了付费阅读功能性大于商业性,即便它本身与赚钱必然相关。

目前的政策可以一窥一二:苹果端,受限苹果应用商店政策,创作者需要拿出三成付费阅读收入上缴苹果;安卓端,目前收入全归创作者。

较大把握预测,等到全面落地,扣除必要的运营成本(包括微信支付手续费等),微信不会在这项业务抽成太多。本栏甚至笃定,微信压根没想靠这一业务获得营收。

作为产品或功能的付费阅读,微信很重视。它是产品完善度的必要补充,满足创作者的商业需求,一定程度刺激公众号生态的二度活跃。

作为商业模式的付费阅读,微信看不上。如果微信有意捞钱,势必需要继续在付费阅读产品上大费周章。可行的产品演进路径,是全网中心化推介,走得到或者知乎模式,推销甚至打造一批知识大V,卖得越多才能赚得越多。

但这种思维,无疑与微信坚持的初心相悖,以张小龙的调性,99%不会做。

说到底,付费阅读在微信本不是新鲜事,此前的赞赏功能就是如此,它和付费阅读,只是“先上车”还是“先买票”的区别。

另一方面,在海量且丛杂的微信内容生态中,在付费阅读功能开放后,微信的当务之急,并非拉动这一业务的商业性繁荣,而是更大力度地防止行业泡沫和违规操作。

在本栏看来,任何行业机遇的出现,最躁动的必是黑产。有网友担心,付费阅读会不会成为微商欺诈甚至涉黄涉非信息渔利的沃土,毕竟标题党+付费门槛建起了用户知情权的高墙,微信应当也必定对这种不法勾当严阵以待。

付费阅读,是知识经济在互联网加持下的商业化产品,无论创作者还是消费者(读者),都渴望获得正当性的满足。

有人说微信来晚了,从时间上看似乎是,但从产业规范性和规模度来看,微信没晚,反而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北京商报评论员 张绪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