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产经 > 教育

报考热机构冷 在线教育如何讲好考研新故事

出处:教育周刊 作者:刘斯文 网编:段跃 2020-01-06

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结束,今年的考研人数首次突破300万,再创历史新高。尽管由于报考产生的相关培训需求逐年增加,整个考研培训市场却并未如想象中火热。有数据统计显示,考研培训赛道玩家近百家,但2018年只有4家获得融资,2019年涉及考研的投融资事件仅发生一起。考研这一市场体量持续扩大的细分领域,为何没能获得资本青睐?多年来为何未能跑出独角兽企业?同时,在线模式的普及能否超越传统线下模式讲出新故事呢?

微信截图_20200106205900

外热内冷

据教育部消息,2020年高校毕业生人数预计将达到874万人,研究生报考人数为341万人,比去年多50万人,再创历史新高。据统计,2017年考研人数为201万人,2020年的考研人数已经比四年前增长了70%。

“考研热的持续升温,是地方本科院校‘学术型办学’导向、学历社会‘学历情结’等综合作用的结果。未来考研很可能成为本科毕业生的‘标配’。”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多鲸资本高级分析师汪恒则认为,考研人数的大幅增长跟经济的高速发展息息相关,例如很多金融互联网公司的招聘需求最低学历已经是研究生了。可见,考研市场的日益庞大不仅得益于在校大学生,也成为了知识就业型人群的隐形刚需。

然而,逐年增长的考研大军并未带来资本市场的过多关注。就整个教育行业而言,K12、语培赛道都是近两年融资的大热门,而考研培训是名副其实的“洼地”。有数据显示,考研培训赛道玩家近百位,拥有明确融资轮次的有23家,其中56%处于天使轮和A轮。2018年全年只有4家完成融资,2019年涉及考研的投融资事件仅发生1起。

为何考研市场不受资本青睐呢?在汪恒看来,不是资本不关注,而是考研赛道的“天花板”较低,企业的增长性不好。考研市场是高度分散且个性化的,个性化不仅体现在群体细分,还体现在考研本身的个性化。每一个地区每一所学校,除了统考的数学、英语、政治外,专业课都是自主命题,所以标准、内容都不同,也就导致了一些企业可能只能做某几所院校,营收在四五千万元到两亿元左右,可以成为区域性大机构,而无法成为全国性龙头。仅靠考研培训这一体量尚不足以支撑公司进军二级市场。

而考研目标群体的分布不均,也导致了不同学习阶段不同年龄层对于考研准备的消费能力不尽相同。根据中国教育在线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备考成本介于1000-3000元间的考生比重最大,占比约31%。与同为职教领域的公考相比,尽管考研人数超过公考人数两倍,但整体消费能力远不如公考群体,这也是职业考试和技能培训更受资本关注的原因之一。

新旧割据

据了解,考研赛道传统培训机构如文都教育、跨考教育、海天教育都从线下起家。跨考教育的张爱志曾表示,考研的市场规模在30亿-50亿元,行业巨头林立。就在2015年,跨考教育被A股上市公司洪涛股份以2.35亿元的对价收购70%股权并签署对赌协议,由于未能完成业绩对赌赔付了补偿款。文都教育也于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后摘牌。

根据考研帮《2019考研备考进度调查报告》,有55.6%的考生倾向于选择上网观看免费或低价的考研辅导视频。随着在线教育模式的崛起,考研赛道也迎来不少具有在线教育属性的垂直品牌和综合性教育巨头的争夺,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考虫等机构拉开了线上考研培训的大幕。

新东方在线的2019年财报显示,新东方在线大学教育分部营收6.51亿元,同比增长36.5%,付费学生约占全部阶段学生的60%。其中研究生入学考试课程所得营收占大学考试备考营收的一半以上,同比增加40.4%。成立四年的纯在线教育公司考虫,2018年9月宣布获得D轮5500万美元融资。验证了线上考研培训发展的可能性。

一时间,巨头们纷纷抢滩,是否会对传统考研机构带来冲击呢?课工场产教融合创新基地副总经理谢际宁表示,随着在线教育的不断发展,线上的课程资源越来越多,如果仅仅是从课程内容的单点需求出发,考生会去选择线上更加便利的资源。但是考研是一个极度复杂、强度很大的自我突破过程,不能过于迷信线上对线下的冲击,线上线下只是手段和方式,关键要看如何更科学合理地利用不同方式更好地达成教育目的。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家考研机构能够把OMO的教学技术模式很好地应用起来。考研行业到现在没有真正的龙头企业出现,很重要的原因其实就是大家在教育内容和教育技术上没有拉开真正的差距。

此外,汪恒认为,考研的在线化也不是在在线教育企业入局后才有的,从发展初期的录播课形式就存在了,受限于考试本身的特性,发展至今,在线双师模式没有大的突破。

个性化突围

以目前在线教育品牌的考研产品来看,公共课科目英语、政治、数学是大部分玩家的发力重点,与此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同质化问题。据悉,摒弃“教学”和“课程”,主打“经验”和“信息”的考研学长帮、经验超市等小而美的机构已经应运而生。

“要超越传统机构实现更大范围的规模经济,针对考研本身的个性化进行产品和运营突破,势必将更为重要。”汪恒谈道。其中,打出名师的IP很有必要,对于考研群体来说,无论是传统培训机构还是在线教育品牌,名师的吸引力都是巨大的。此外,除了公共课科目,要考虑如何扩科并深耕,但教学教研做到“通吃”,并提供后续完善的服务体系又是十分巨大的挑战。

此外,有业内人士提及,线上教育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未来或将呈现两极分化态势。在线业务会更多占领传统大班市场,因为易于标准化和规模化。线下面授则承载着个性化服务,更多转向高端课程、集训营和一对一领域。

谢际宁还指出,在考研行业发展初期,机构只需找好老师,做好大班型公共课就足够,而现在除了核心的教学,考生对专业课的需求、对学习资料的选择、对时间的自我管理、甚至备考期间的情绪控制都有很高的要求。真正适应考生千人千面的潜在需求是摆在考研机构面前的难题。

考研行业的壁垒较高,随着教育巨头的进入,传统考研机构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搅局者的到来使规则可能被打破。对传统机构来讲,优势是多年内容、口碑、师资等的沉淀;在线教育巨头的优势是技术、资本和人才等,如果能够深度研究利用新技术和新模式更多满足考生需求,跑出来的机会是很大的。

北京商报记者 刘斯文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