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财经新闻中心 > 基金机构频道

一纸罚单致市值蒸发20亿 华林证券如何“翻盘”?

出处:基金机构频道 作者:孟凡霞 马嫡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20-01-06

一纸新增业务受限的罚单,让华林证券“摔倒在起跑线”,即便是披露业绩预增的“喜报”,并在1月6日盘前紧急公告称并非完全停止新增业务,但仍旧躲不过股价大跌,市值蒸发超过20亿的尴尬境遇。事实上,上市未满一年,华林证券已接连遭遇“水逆”:高层频频变动引来质疑,2019年屡收罚单,在上市券商中排名也已靠后,曾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投行业务日渐式微,2019年股权承销收入直接“挂零”。未来华林证券将如何打破困局,能否“逆风翻盘”也画上了一个问号。

11111111微信图片_20200106190718

股价大跌 市值蒸发超20亿元

1月6日盘前,刚刚领到监管重罚的华林证券紧急发布公告称,公司针对监管措施所涉事项已整改完成,公司仍可以在限制新增规模范围内拓展新业务,目前公司各项业务均正常开展。前一日,即1月5日晚间,该公司还率先公布了2019年年度业绩预增的公告。市场人士指出,华林证券此举呵护股价意味明显。尽管如此,1月6日,华林证券开盘仍逼近跌停,截至当日收盘报14元,跌幅5.34%,跌幅在券商板块居首,总市值378亿元相较上一交易日的399.3亿元蒸发21.3亿元。对比来看,1月6日,Wind券商指数整体涨幅0.04%,其中,中原证券涨8.05%、光大证券涨2.76%涨幅居前。

一日市值蒸发超20亿元,有何内情?时间拨回1月3日晚间,华林证券公告称,因公司各项制度中均未规定各内控部门的职责分工等七大问题,公司被证监会采取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3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证监会直指,华林证券内部控制不完善、治理结构不健全。

该消息一出便在业内引起较大舆论关注,华林证券1月6日早间公告进一步解释称,监管措施所涉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并非完全停止新增业务,而是对新增业务的规模进行限制,公司仍可以在限制新增规模范围内拓展新业务,各项原有业务也仍可以正常开展,也不影响投行等部门已承接的各项业务的正常推进。目前公司各项业务均正常开展。

从华林证券当前的业务范围上看,根据2019年半年报,华林证券及子公司主要从事经纪业务、信用业务、自营业务、投资银行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及其他业务等。

关于上述处罚内容具体会对公司造成哪些影响,如何应对,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华林证券年报联系电话无人接听,同时记者向华林证券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不过华林证券官网客服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已在华林证券有账户的客户对应的业务办理可以继续操作,同时目前仍可以进行日常办理新开户。

资深投行从业人士何南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该项处罚不可避免会对华林证券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公司内部预计将有一轮大的整改,人员变动难以避免,影响员工队伍的稳定性。另外,公司现有业务也会受到影响,处罚事件使得公司工作重心发生调整,较大的精力将放在内控管理提升方面,现有业务发展将有所放缓。比较严重的是,公司的品牌声誉下滑,影响资本市场估值和投资者的认可,当前客户可能存在流失的情况。

“该项监管政策或对公司股价产生中短期的负面影响,也会影响到2020年公司评级,考虑到华林证券原本是A类评级,存在被降级的可能性,公司中长期股价进一步回升的势头也有可能受到遏制。”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对北京商报记者。

合规短板待补 投行承销收入逐年下滑

1月5日晚间,华林证券在上市券商中率先公布了2019年12月业绩和2019年年度业绩预增的公告。数据显示,华林证券2019年12 月母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2.26亿元,环比增长 199.11%;实现净利润9996.6万元,环比增长180.21%。母公司 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0.14 亿元,实现净利润4.47亿元,净利润水平较2018 年度同比增长超30%。华林证券称,2019年以来,得益于证券市场回暖以及资本市场改革,公司利润水平得到较大幅度提升。

纵然亮出了2019年预增的“喜报,但也难掩华林证券合规短板暴露的隐忧以及在“家族式管理”标签下高管团队频频生变的尴尬。

本次监管机构指出的华林证券的七大违规问题中,内部控制不完善、治理结构不健全成为重点。涉及的违规行为包括公司章程以及各项制度中均没有规定各内控部门的职责分工;对子公司合规管控不足,如从未对子公司进行合规检查;未对投行、资产证券化业务等出现重大风险或违规问题涉及的责任人或责任部门进行问责;总经理林立除在公司任职外,还担任了深圳市立业集团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董事等。

事实上,上市不足一年光景,华林证券便多次因内控不完善等原因被监管点名,2019年收到的罚单主要包括营业部原负责人在外兼职,ABS业务尽职调查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内控管理缺失仅完成整改是不行的,最核心的在于建立一套完善的机制和有效的公司治理结构,既可以杜绝日后同样事情的发生,又可以助力公司的未来健康发展。”何南野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华林证券“家族式管理”模式一度备受质疑,在2019年也频现高层人事变动。2019年11月13日,华林证券发布公告表示,新任朱文瑾和关晓斌为公司总经理及财务总监。公司实控人林立和潘宁夫妇二人则分别从上述职位上离任,并继续担任董事长和董事等职,这距离上次高管变更尚不足6个月。2019年5月,华林证券还遭深交所问询,要求其说明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变动较为频繁的原因、对公司正常经营是否产生影响。

在2019年前三季度,华林证券业绩并未能交上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2019年前三季度,华林证券营业收入达6.74亿元,在36家上市券商中排名垫底,较2018年前三季度的7.29亿元下降7.46%,也是前三季度唯一一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的上市券商。净利润方面,华林证券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06亿元,同比增长18.9%,在36家公司中,排在34位。对于年内营收净利表现不佳的原因,华林证券曾在半年报中表示,主要是受保荐承销业务减少影响。

华林证券在1月6日的公告指出,公司投行业务稳健发展,项目储备丰富,专业能力突出。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Wind数据显示,在2019年,华林证券一级市场未能有承销收入进账。实际上,自2015年华林证券投行承销收入达到顶峰以来,便开始逐年下滑,2015年-2018年,这一收入值分别为3.52亿元、2.65亿元、9378.4万元、4293.2万元,2019年直接“挂零”。

针对未来公司将如何提升合规风控水平以及优化治理结构,未来公司投行业务将如何发展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采访华林证券,但截至发稿对方暂未回复。

估值偏高 解禁压力来袭

从近年来的财务数据看,华林证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也面临压力。Wind数据显示,自2015年华林证券的营收净利创下16.69亿元和8.16亿元的高点之后,两大指标自2016-2018年连续三年下降。其中,营业收入同比降幅分别为20.99%、19.05%和6.22%,净利润同比降幅则为27.8%、21.38%和25.58%。

不过,业绩落后的华林证券,目前估值却处在高位。截至1月6日收盘,华林证券市值达378亿元,市净率7.27倍,远超当前券商板块合理估值1.5-1.9倍。

何南野认为,华林证券高估的主要原因是次新股因素。该公司于2019年1月份登陆资本市场,属于次新股概念股。在A股市场,次新股一向都是被爆炒的对象,估值有明显的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月17日,华林证券将有4.85亿股首发原始股东解禁,占公司总股本的17.96%。王剑辉指出,解禁压力可能会对公司股价产生波动影响,投资者在中短期还需要保持一定的谨慎态度。

“在解禁前的一段时期内,预计华林证券的股价会有一定的下修。但是如果资本市场走势较好,解禁压力对股价的影响将大幅下降。对于投资者而言,一方面要注意把控风险,投资次新股要善于把握进入和退出的时机,在解禁压力到来之前要注意调低仓位。另一方面,目前的券商行业格局在不断分化,投资一些头部券商的股票,相对来说风险可控。”何南野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