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华为反击

出处:产经 作者: 石飞月 网编:王巍 2019-12-06

微信图片_20191206002403

12月5日,华为宣布将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起诉讼。一年以来,美国通过多种形式封锁华为,对比其他企业示弱让步的举动,华为则表现了较为强硬的态度。有关专家认为,华为今年的业绩肯定要受一些影响,但从华为现在的状态能看出,整个公司的基本面并没有发生变化,所以对其下一步的发展仍然是充满信心的。

未标题-9 拷贝

起诉FCC

华为这次的诉讼源于上个月FCC的一项决定。11月22日,FCC投票通过认定华为和中兴通讯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美国农村运营商将不得利用政府项目资金(规模85亿美元)从华为和中兴通讯购买设备或服务。

在向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提交的起诉书中,华为认为FCC直接认定华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没有给予华为就相关指控进行反驳的机会,违反了正当程序原则。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在12月5日的发布会上表示,“仅仅因为华为是一家中国公司就禁止我们,不能解决任何网络安全问题。”他指出,FCC主席Ajit Pai和其他委员未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他们认为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指控。

自2018年3月FCC首次提出这项提议开始,华为和美国农村地区运营商提交了多轮事实依据和反对意见,但FCC却对这些事实依据和意见完全忽视。在声明中,宋柳平还表示:“华为还提交了21轮详细意见,阐述该决定对偏远地区用户和企业的伤害。但FCC却无视所有这些意见。”

案件首席律师Glen Nager则指出,FCC未按照相关标准就通过了这条仅针对华为等中国公司的决定,且FCC自身也承认是针对中国公司。“该规则还超越了FCC的法定权力,因为FCC没有权力作出国家安全认定。”

在华为企业沟通部副总裁宋凯看来,FCC的这项决定不利于提升美国农村地区的联接水平,因为这些地区依赖华为的设备来接入网络,而其他厂商不愿意在“非常偏远、地形条件艰苦以及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业务。“这项禁令以及随后发布的移除和替换华为设备的提案,将带来数亿美元的额外成本,甚至会导致一些小型运营商破产。”宋凯说。

“硬核”态度

这并不是华为对美国及美国相关组织机构发起的第一起诉讼。去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对某些华为设备实施了广泛的禁令:联邦机构不能从华为采购设备,与联邦政府签署合同的实体不得使用华为设备,而且接受联邦政府资助和贷款的实体也不能使用政府资金购买华为设备。

今年3月7日,华为宣布,针对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的合宪性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这一针对华为的销售限制条款违宪,并判令永久禁止该限制条款的实施;5月29日,华为再次要求法院宣布美国用来制裁外国企业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违宪。

从去年底到现在,华为不断被美国及其盟国针对,先是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都表示因网络安全担忧采取了行动禁止华为参与网络建设;去年12月初,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押;今年5月16日,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问题”为由,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要求美国供应商未经特别批准,禁止向华为销售产品。

不过,在美国的持续封锁下,华为没有像其他企业一样缴纳巨额罚款为公司换取通行权,而是采取了相对强硬的应对办法。

面对在操作系统、芯片等技术上的打压,今年以来,华为持续“发”力。8月9日,华为发布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OS;8月16日,华为首款5G手机Mate 20 X 5G版正式发售;8月23日,华为发布最新AI处理器“昇腾910”及全场景AI计算框架;9月6日,华为推出最新一代5G集成芯片麒麟990系列;9月19日,华为推出搭载麒麟990芯片的Mate 30和搭载鸿蒙系统的首款智慧屏。从芯片、云计算、系统,再到计算方案,华为正在建成属于自己的大生态体系。

欧洲增长放缓

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的封锁对华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市场研究机构Kantar的数据显示,华为二季度在欧洲的增长已经放缓,该公司在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下滑幅度比2019年一季度增长1.9%,从5月到6月增长9%。

今年初,华为预计全年能实现销售计划1350亿美元,后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将目标下调至300亿-1000亿美元左右,在采访中他表示这是“一种极端的估计”,“可能由于我们的努力,会缩小(收入)下滑的比例”。

不过,在运营商业务方面,欧洲与华为的合作并没有因为美国的干预而受到太大的影响。在10月15日华为主办的全球移动宽带论坛(MBBF2019)上,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透露,目前华为在全球的5G商用合同已达到60多份,发货数达40万模块(指5G Massive MIMO AAU模块)。

且华为对于美国供应商的依赖正在逐渐减小。杨超斌当时表示,Massive MIMO发货超过40万模块,其中有30万模块是在实体清单之后发向全球的。5G有一部分模块含有美国元器件,有一部分不含美国公司元器件,从产品来看,没有任何差异,这种产品都是混合发货的,很难说哪个国家发的是哪种产品。

资深通信专家马继华指出,美国鼓动了很多“盟友”来一起抵制华为,可应者寥寥,在技术先进且价格便宜的竞争力面前,不会有太多的国家愿意当“冤大头”。所以华为的海外市场空间依然巨大,甚至,在5G设备方面受到的影响会很小,暂时主要还是会影响到手机的销售。

华为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6108亿元,同比增长24.4%;净利润率8.7%,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1.85亿台,同比增长26%。

但需要注意的是,华为面临的困难依然很大。华为董事长梁华曾坦言,华为需要投入非常大的人力物力进行版本切换、供应连续性管理、保障对全球客户的交付等,这些都可能对华为未来的经营业绩造成影响。“正如那架‘烂飞机’,我们还需要继续‘补洞’,运营商业务基本上‘补’得差不多了,现在重点在消费者业务‘补洞’,我们仍然要为‘求生存’而奋斗。”梁华说。

任正非曾预测,未来两年华为公司会减产,但到2021年将重新焕发生机。

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