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创始人“谢幕” 谷歌还是谷歌吗

出处:国际 作者:杨月涵 网编:段跃 2019-12-05

“它已经是个21岁的年轻人了,是时候离开家了。”此刻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仿佛一对自豪的父母,准备放手让谷歌出去闯一闯了。两人用一封告别信宣布了自己的退场,至此,佩奇和布林一手创立的互联网传奇似乎走到了一个拐点。眼下,Alphabet这艘大船已经交到了桑达尔·皮查伊手里,只是一同接过来的还有诸多麻烦,比如广告业务已经透露疲软信号的谷歌,还有一天天膨胀的内部分裂情绪。

微信截图_20191205000554

“孩子长大了”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当地时间3日,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佩奇和布林用一封公开信结束了这个被硅谷引以为傲了二十年的互联网传奇。当天,佩奇宣布,他将辞去Alphabet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将接任这一职位,并仍兼任谷歌CEO。布林也宣布,他将辞去Alphabet总裁一职,而这一职位将随着布林的卸任而取消。

孩子大了,不用我们每天唠叨了。这似乎是佩奇和布林想要传达出的意思。按照他们的说法,现在正是简化公司管理结构的好时候,Alphabet和谷歌也不需要两个CEO和一个总裁。“虽然能够长期深入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是一种极大的荣幸,但我们相信,现在是时候扮演自豪的父母的角色了——提供建议和关爱,而不是每天唠叨!”

两个CEO和一个总裁,这对于Alphabet或者谷歌来说,确实有些冗余。2015年8月,谷歌重组,Alphabet作为全新的控股公司正式诞生,而谷歌则与谷歌风投、谷歌资本、谷歌实验室Google X和Nest等并列成为Alphabet的子公司,其中谷歌保留谷歌搜索、谷歌地图、YouTube等核心项目,专注于搜索和广告业务。皮查伊正是那个时候正式接手了谷歌CEO的职位,在这之前,皮查伊掌管安卓机Chrome浏览器业务。

但现在,外界或许也不需要为佩奇和布林的离开而感到伤感,毕竟他们的身影并没有完全从Alphabet乃至谷歌中消失。据了解,佩奇和布林仍将作为董事会成员参与公司事务,值得注意的是,佩奇目前仍持有Alphabet大约5.8%的股份,布林持有大约5.6%的股份,而据Alphabet 2019股东大会公开信息显示,佩奇握有26.1%的投票权,布林握有25.2%的投票权,两位创始人的投票权相加依然超过50%。

皮查伊接棒

佩奇和布林的卸任多少让人觉得有点唏嘘,但更重要的是,如果将时间线再放长几个月,就会发现,谷歌可能真的正在告别一个时代。今年6月,谷歌前董事会成员兼首席执行官埃克里·施密特任期结束,不再寻求连任Alphabet董事席位,这意味着,已经有一位功勋级的元老宣布退场。而他一度与佩奇和布林被称为驱动谷歌的“三驾马车”。

眼下,“三驾马车”均已经退出舞台,对皮查伊来说,谷歌的这份担子已经交到了他的手上。“我想清楚一点,这种过渡不会影响Alphabet的结构或我们日常的工作。我将继续非常关注谷歌,而且我们依然为扩大计算范围,构建更有用的谷歌而进行的深入工作。”在当天一封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皮查伊如此表示。

据了解,皮查伊现年47岁,比佩奇和布林大一岁。比起佩奇和布林多少带着一些伤感意味的告别信,皮查伊传递得更多的是一种鼓励,在信中,他不忘强调,“我对Alphabet以及长期致力于通过技术应对重大挑战感到兴奋。”

在外界看来,佩奇和布林的卸任多少算是件大事情,但对于谷歌员工来说,这样的结果或许早有预兆。一年前前往国会山参加听证会的便已成为皮查伊,此前彭博社的一篇报道中也有所提及,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在2015年Alphabet首次亮相之后,佩奇的官方职责似乎已经缩小到了针眼那么大。拉里·佩奇哪去了?

眼下,一切问题都有了答案。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长远角度来看,皮查伊接手Alphabet,是有利于公司的传奇发展的。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大环境下,5G、AI等领域是未来的重点所在,用户群体也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些恰恰是影响谷歌未来增量发展的核心,佩奇和布林的离开则是为了让熟悉这些年轻化群体的领导人去做这方面的努力。

杨世界认为,从全球角度上看,整个市场也已出现了变化,谷歌的搜索业务出现了瓶颈,广告收入越来越低,势必要向云服务等新兴领域拓展,这时候单纯靠“老人”做的话,第一耗费精力,第二统筹资源方面也可能无法与时俱进,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有精力、有经验且有市场前瞻性的人接手了。

对于未来业务的情况及公司面临的挑战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谷歌方面,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麻烦的谷歌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佩奇和布林走了,但对于谷歌的员工而言,他们很可能是“怨念”多过想念。一位谷歌员工透露,在该公司的内部留言板上,已经有人指责佩奇和布林在公司历史上一段艰难时期选择了离开。在他们看来,佩奇和布林多少有些没有担当,他们没有带走笼罩在谷歌身上的麻烦,而这些麻烦将统统落在皮查伊身上。

瓶颈可能是皮查伊需要带领谷歌迈过的第一道坎儿。Alphabet三季报数据显示,当季Alphabet净利润为70.6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1.92亿美元下降23%。谷歌广告业务虽然仍是Alphabet的“摇钱树”,但在此之前,这一业务一度经历了连续四个季度下滑的经历,就连谷歌另一重头戏云服务也依旧落后于微软和亚马逊。

此外,如今的谷歌已经大到足够引起监管的重视,在过去这些年,垄断始终都是笼罩在谷歌头上的一块乌云。近日,还有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调查谷歌是否存在垄断行为的美国50名总检察长,正准备将调查范围扩大到该公司的广告业务以外,将搜索和安卓业务也囊括在内。欧盟委员会上周六表示,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谷歌的数据收集行为,表明尽管这家全球最大搜索引擎最近几年收到了创纪录的罚单,但它依然在欧盟的关注范围内。

更重要的是,比起外部的冲击,谷歌可能更需要担心,这座庞大的堡垒会不会从内部被攻破。上周五,谷歌员工还举行了示威,抗议这家互联网巨头决定让两名员工离职,其中一名员工参与了反对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内部抗议活动,另一名员工则积极参加了抗议YouTube对仇恨言论处理的活动。

在示威者眼中,这是关乎所有人及他们共同建立和珍惜的开放文化的事情。一直以来,开放文化都是谷歌员工引以为傲的一件事,但现在这种骄傲仿佛正在走向终点,8月,谷歌引入了阻碍员工谈论政治的社区准则。10月,员工又发现公司建立了一项内部跟踪工具,不久后,谷歌又宣布将停止举行其著名的每周“TGIF”全员会议,取而代之的是每月一次针对产品发布的演讲。谷歌似乎再也不是原来的谷歌了。

不过杨世界认为,谷歌发展到这个阶段,要应付政府的垄断审查等问题,佩奇和布林的离开一方面可能是为了躲避政府的垄断调查,此外也是为后续的市场增量拓展做准备,抑或是争取给后面的管理者最大的信任,统筹管理公司,然后去投资其他与谷歌相关的公司或者新环境下商业模式的拓展。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