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再见! 22年报国寺收藏市场明年停业

出处:文化/旅游 作者:胡晓钰 网编:王巍 2019-12-04

C2019-12-04新闻4版01s001

报国寺收藏市场从小地摊上的各样文玩“宝贝”,到京城最有名的钱币交易市场,22年间,这个被誉为平民化的全功能交易平台承载了众多古玩商家和藏家的回忆和情感。

近日,报国寺收藏市场对商户下发通知,明确从2020年1月1日起,对原有承租的商户不再续约租赁,这也意味着拥有22年历史、曾经全国钱币最大的集散中心进入闭市倒计时。按计划,市场中的商户将分批退出,退租清场时间分别为明年1月、3月以及“五一”之后共三批。12月3日,北京商报记者到报国寺进行实地走访发现,“在观望中自谋出路”成为当下商户们普遍的心态。另据了解,未来商户资源将被分流至周边其他古玩城,而报国寺在回归清幽后,将全面恢复为文物保护单位。

C2019-12-04新闻4版01s002

明年“五一”清场

在报国寺收藏市场发布闭市退租通知后,北京商报记者进行了现场走访,目前,百余家商户和往常一样开店迎客,市场内仍有不少古玩爱好者的身影。

报国寺收藏市场按收藏类别划分清晰,院内中路区有纸品馆、书报刊馆、民间收藏馆;右路区有邮品馆、钱币馆、连环画馆、文玩馆、票证馆等;左路以钱币馆为主,占据三个区域,其他还有玉石、陶瓷等。这些馆内,分布着百余家坐店商户,经营着各自的文玩收藏。

眼下,各家店主与顾客的交谈中,少不了讨论报国寺收藏市场即将闭市退租的话题。“我家就住二环附近,从小就逛报国寺,对这里感情很深,自己也慢慢喜欢上了瓷器收藏。”得知收藏市场即将关张,郭先生专门来到这里找老店家聊一聊。

据了解,报国寺收藏市场内的商户将分批次退出,最后的撤出日期在明年“五一”之后。据北京商报记者粗略统计,目前有十余家店铺处于关张状态,有个别店主在打包整理货品,而多数商户仍在照常经营。

与市场内多家散户坐店经营的模式不同,报国寺后大殿内整体展示着玉石玛瑙、红木家具等,由一家文化公司承租。北京無玊文化有限公司负责人郭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公司入驻报国寺后大殿仅一年时间。根据目前的通知,报国寺左右两侧区域的个体门店确定是要停租了,但我们所在的后大殿还正在等通知,具体还不明朗”。

由地摊到驻店

忆往昔,许多老店家见证了这个市场曾经的喧闹与转变。

郭廷指着报国寺后大殿中经过整修后的柱子,谈及报国寺的历史:“报国寺始建于辽代。明末清初,报国寺就曾是京城最著名的书市,比琉璃厂书市还早许多年。”

据介绍,1996年之前,报国寺还只有钱币、邮品的地摊。1997年,这里举办了第一届全国钱币博览会,同时报国寺古玩市场也正式宣布开业,算是北京最早的文玩市场。当时很多摊主就跟地上将展布一铺,古董、珠子、手串、铜钱、瓷片、邮票、字画等物件儿一摆,玩家们可以任意挑选,淘货的感觉就像逛早市。作为钱币市场,报国寺一方面实力币商云集,钱币精品迭出,另一方面一年四季的交流会,也影响着全国的钱币拍卖市场,活跃的钱币交易几乎影响了全国钱币市场的行情走向,是全国钱币市场的集散地和晴雨表。

报国寺最火的时候,院里密密匝匝挤满1000多个摊位,院门口、寺外的夹道里,乃至周边的胡同里,也驻扎着1000多个地摊。

在报国寺收藏市场经营超过五年的商户见证了这里由地摊到坐店的转变。文玩市场人潮拥挤的热度与千年宝刹的文保要求相矛盾,2014年底,西城区广内街道对报国寺及其周边胡同实施了重点整治,拆除了市场内13处共计89间违建店铺,彻底取消了露天摊位。

在一些商户眼中,地摊取缔后人流量的减少给古玩生意带来了直接影响。经营玉石的韩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驻店之后客户减少很多,“一年一万六七的柜台费用现在也是负担”。

而在一些钱币商家看来,不论是地摊还是坐店,报国寺的钱币市场一直相对稳定:“地摊儿没了之后,就一直做老客户。报国寺收藏市场有着20多年的钱币经营积淀和优势,感觉波动不太大。线下冷清时,就做线上微拍。”一间名为归一阁从事钱币生意的店主朱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恢复为文物保护单位

报国寺收藏市场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进行升级和重新定义后,今后报国寺将会全面恢复为文物保护单位,作为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场所重新向公众开放。

现而今的商户也面临着未来的去向问题。归一阁店主朱女士表示,未来有意向搬到钱币经营相对集中的华夏古玩城或者马甸古玩市场一带。同为经营钱币馆的商户于先生表示,目前报国寺收藏市场的店家基本都处在观望中,都是自谋出路,目前没有“抱团”集体搬迁的计划。“每个人玩的不一样,去的方向也不一样。三五个人抱团也成不了气候。”郭廷表示:“一些商户会转至潘家园、大柳树,或者较为临近的天雅、万特珠宝城。部分则选择较远的卢沟桥、房山等地。”

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玩收藏委员会秘书长刘伟表示,整体来看,目前北京文玩市场都比较低迷。一方面,普通的玩家不会在文玩上投入过多的金钱和精力。而真正喜欢文玩的逐渐追求高端,但高端商品不是每家商户都有,文玩市场上大部分商家的货源都相对大众,这让文玩市场流失了一部分玩家;另一方面,存在的恶性竞争以及市场趋于饱和也是文玩市场转型的最重要原因。

对于报国寺收藏市场的落幕,民俗学者艾君认为:“北京城市化的发展,要求报国寺的定位必须适合北京‘一城三带’传承发展要求。回归文物公益属性,让这座千年古刹恢复宁静,得到保护,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传统文化负责。”北京商报记者 胡晓钰/文并摄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