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财经新闻中心 > 银行理财频道

政策力挺 银行年末“补血”潮来袭

出处:金融科技频道 作者: 孟凡霞 宋亦桐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19-12-01

微信图片_20191201195835

临近年关,银行补充资本的渴求依然迫切。12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刚进入12月,广东华兴银行、龙江银行、孝感银行合计46.5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工作就已经提上日程。威海市商业银行近日也成功发行3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以下简称“永续债”)。银行花式“补血”背后,也得益于监管助力,11月29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指导意见(修订)》(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进一步完善资本工具创新和发行相关制度。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应充分借助政策利好,可多以永续债等方式快速补充资本金,但也要考虑未来的债务承受压力。

银行花式“补血”潮来袭

自监管提出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后,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等新型资本工具就成为银行“补血”的新宠。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刚进入12月,就有广东华兴银行、龙江银行、孝感农商行三家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事项被提上日程。三家银行中,广东华兴银行计划发行金额最高,为30亿元,龙江银行计划发行15亿元,孝感农商行计划发行1.5亿元。从发行时间来看,广东华兴银行、龙江银行计划在12月3日发行,孝感农商行计划在12月2日发行。

目前我国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较少,中小银行融资渠道更是十分有限,发行二级资本债有利于增强银行资本实力,提高风险抵御能力。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11月来,已有包括齐鲁银行、中国银行、上海银行、东莞银行、浙江泰隆银行以及大华银行(中国)在内的多家银行成功发行二级资本债券,合计发行规模已超600亿元。从全年情况来看,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开年至今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的发行规模已达10832.5亿元,创历史新高,相比2018年全年增加近三成。

但二级资本债只能补充二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对银行来说意义更加重大。从一级资本补充工具来看,今年已有中国银行和光大银行成功发行优先股,另有包括盛京银行、天津滨海农商行、抚顺银行、郑州银行、杭州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官宣”通过定增的方式补充一级资本,提高整体盈利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永续债方面,11月以来,台州银行、徽商银行永续债发行计划相继获批,威海市商业银行日前也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30亿元永续债,成为全国首批第二单、山东省内首家发行永续债的中小银行,永续债发行主体门槛进一步扩容。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29日,已有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大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浦发银行、渤海银行、广发银行5家股份制银行以及台州银行、威海市商业银在内的12家银行成功发行了永续债,累计发行规模已达4996亿元。

监管出手完善资本工具创新制度

得益于多样化的资本补充工具,三季度商业银行资本指标较上季度均有所提升,据银保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85%,较上季末增加0.14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84%,较上季末增加0.4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54%,较上季末增加0.42个百分点。

但随着新型资本工具地陆续推出,原银监会于2012年出台《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及《关于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指导意见》也需要补充、修订。11月29日,银保监会发布《指导意见》进一步完善资本工具创新和发行相关制度,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提供有利的政策环境。

《指导意见》提到,按照会计分类对其他一级资本工具设置不同触发事件,当同一触发事件发生时,应在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全部减记或转股后,再启动二级资本工具减记或转股;当同一触发事件发生时,所有同级别资本工具应同时启动减记或转股,并按各工具占该级别资本工具总额的比例减记或转股。

据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修订有利于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发行,充实资本实力,更好地服务我国实体经济。按照会计分类对其他一级资本工具设置不同触发事件,有利于优先股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促进银行补充一级资本,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创新型资本工具,在过去银行补充资本金方面还未受到重视,使用的频率也不是很高。”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此次有关创新型资本工具的办法颁布,一方面对标国外先进经验,对现存的、具有可行性的补充工具予以引导规范;另一方面,则有利于将‘多渠道补充资本’的措施推动落实,对‘稳金融’大局有所助益。”

做好全行融资规划“未雨绸缪”

在支持实体经济、助力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号召下,商业银行资本金的补充要求格外强烈。伴随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逐步落地,银行资产质量将向更加透明的方向迈进,银行补充资本更需“未雨绸缪”。

对银行未来在多渠道补充资本方面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银行首先要对自身资产负债结构有清晰了解,做好全行融资规划,确定好以股权方式或债权方式弥补资本金的比例。“充分借助政策利好,可多以永续债等简单方式快速补充资本金,但也要考虑未来的债务承受压力。”

何南野强调称,部分银行可根据自身情况,寻求资本市场上市机会。对于质地较好的银行而言,可选择在A股申报上市,对于质地一般或急切上市的银行而言,选择港股IPO也是较好的选择。另外,中小银行可考虑引入战略投资者,既可以弥补资本金,又可以借助战略投资者资源,实现业务的协同发展,突破当前发展瓶颈。

“银行需要注意补充资本金的结构,来源不要单一和过于集中;其次,银行也需要对自身的资金投向进行梳理,避免尽量避免同业空转和低效率项目。”苏筱芮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