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双11套路多搞蒙盲人:双十一也应该是我们的节日

出处: 作者: 网编: 2019-11-04

“原来你们也会上网啊,”每当李飞跟客人聊起自己网购或者“看到”什么新闻时,客人总会惊呼。李飞是一位盲人,在五环外的一家盲人按摩店上班。

盲人,更准确地说,叫“视障群体”。在国内,这还是一个常被忽略的群体,尽管这一群体的数量十分庞大。有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大约有1700万的视障群体,相当于每100个人就有超过1位是盲人。

事实上,李飞不仅仅会“看新闻”、网购,还会用YY语音聊天、用快手做直播、用美团点夜宵。在他的手机里,淘宝、拼多多、滴滴、美团外卖、快手、今日头条.......主流的软件他几乎一个都不少。

在移动互联网逐渐覆盖全域用户后,盲人作为特殊群体中的一类,终于开始慢慢享受技术的便利。而像李飞一样的盲人按摩师对移动互联网的热情甚至要超过常人,因为这是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全新大门。

对于李飞而言,移动购物在成为生活中最重要或许几乎是唯一的主流购物渠道。因此,在双十一来临前,他们也希望能在中国最大的电商促销节时和网民一起享受属于自己的福利。

李飞在工作中也经常向客人请教各类手机软件的玩法,还曾拉着客人一起拼团购物。

01 互联网打开新大门

李飞喜欢旅行,今年夏天还去了青岛玩了一圈。

“你怎么去的青岛?”我充满着疑惑。

“先在携程上买好车票,然后通过滴滴叫个车,到了北京南站,有特殊旅客服务站,在软件上提前预约好视障群体服务,会有人领我上火车。”这看上去一连串的复杂动作,在李飞的嘴里是如此的简单。

让李飞如此轻松使用各种互联网软件的,是读屏软件。读屏软件是统称,在苹果手机自带的系统里叫“旁白”,在安卓系统里,有着比如天坦阅读、白描等第三方软件。

读屏软件能够将屏幕上的字朗读出来。准确地说,李飞是靠“听”的。智能手机的兴起,让更多的盲人开始更加便捷的接触到外界的信息。

李飞的前同事史鹏同样是一名互联网痴迷者。工作闲暇,他总是拿起手机,熟练地在屏幕上触摸、双击和三指滑动,这些动作在读屏软件里分别意味着,读这里、打开和翻页。“盲文书籍太少了,也不方便。读屏软件为我打开了了解世界的一扇门。”

为了更快获取信息,史鹏专门调快了读屏软件的速度,一分钟能读700字。这大概相当于《新闻联播》主播播报速度的3倍。这在常人起来已经完全变成“咿咿呀呀”的语速,在盲人听起来,正合适。

读屏软件让耳朵代替了眼睛,但如果读屏软件不发声,手机立马秒变搬砖。

因此,李飞、史鹏们最怕软件升级。移动互联网追求“小步快跑”,软件的升级往往顾不上读屏软件的优化。双十一期间,某款电商平台升级了最新版的APP,李飞点开首页之后,面对各类促销的banner广告位和优惠券,点击之后,却只能听到“按钮”两个字,或者干脆是一串听不太懂的英文。

一位程序员表示,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产品更新时没有及时将功能信息升级,导致读屏软件无法识别按钮情况。

在欧美,帮助盲人无障碍阅读已经写进了法律,相对而言,欧美的无障碍阅读更加完善。2009年,苹果手机就在辅助功能中加入了旁白(读屏)、放大镜、助听设备等无障碍阅读工具,谷歌同样为安卓系统开发了Accessibility Service功能,并支持第三方的读屏软件。

国内并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很多企业依然只是选择性的投入。

“不少企业还是对视障群体的了解不足,”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秘书长杨骅认为,“企业应当将无障碍融入到开发流程中去。”此前,研究会已经与百度、腾讯、微软等成立无障碍联盟,推出产品本身的无障碍阅读优化。

02 让盲人享受双十一

像很多普通人一样,网购同样是盲人群体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史鹏的老家是河北邢台,这是他来北京的第十年。之前,史鹏在网上买过不少东西,几乎从日用百货,到厨房餐具,再到床单被罩,“除了衣服很少网上买之外,其他的基本都在网上买。”

北漂十年,史鹏一直都从事盲人按摩。因为历史原因,盲人按摩成了这个群体最大的就业方向。数据显示,全国有超过12万盲人从事着盲人按摩的事业。盲人按摩很辛苦,几乎每天从早上10点到晚上11点都随时待命,但这项工作并不十分赚钱,几年前的一份报告显示,盲人按摩师平均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不及正常按摩师的一半。

因此,网购成为了他们与世界连接的主要渠道。一方面,相比出门的高昂成本,网购在技术上降低了盲人购物的门槛,另一方面,网购渠道的商品,也比线下商场要便宜不少,满足他们对性价比的需求。

这是移动互联网改变群体命运的案例之一。淘宝和拼多多正是他们使用最多的购物类APP。史鹏说,自己最早接触几款电商平台APP,这两年在朋友推荐下又下载了拼多多。

据史鹏介绍,电商类app中,拼多多的无障碍优化做得相对最完善。其他平台APP的功能太复杂,经常会出现无法读屏的bug,有时候和卖家的沟通也会存在问题。

“以往听别人说拼多多有游戏有拼团,感觉很复杂,但没想到,其实拼多多的盲人优化做得很好,买东西很方便,而且很实惠”,李飞说,“在其他平台买东西要摸索十分钟,拼多多上只要两分钟就完成了”。

“听说今年各家电商打得很厉害,大家都在打折”,史鹏早早就想好了自己想要的货物,我看了一眼手机备忘录,从纸巾、跑步鞋到新款苹果手机。

“这个是什么?”史鹏问。采访中,他本来想展示一下自己如何购物,结果刚刚升级的某电商APP,第一关就把他难住了。

在史鹏手机的该电商APP首页上,当他操作到“我的双11全球狂欢节”banner,以及为大促新增的两个满减位、以及常规的两个按钮位置时,读屏软件突然失效了——这些都没有念出正确的含义,都只念成了“按钮”。

其他按钮位置,更是直接念出了一长串的英文和数字的混合体。

同样的问题困惑着李飞。他原本想着双11买一箱水果,结果在预付定金上卡了半天。“支付定金的页面,同意协议和关闭按钮并没有区分开,读屏软件只读出了关闭。”

这一耗就是十几分钟,虽然最终还是成功购买,但李飞直言不容易,“下了一番功夫,需要相当的耐心摸索。”

这还仅仅是预付定金。当发现这些电商平台双11还有其他复杂玩法时,李飞连忙摇头,“太复杂了,搞不懂。”

“直接领个店铺优惠券不行吗?搞这么复杂,我直接买是不是根本没便宜?”李飞反问。本来参加双11就是图个便宜,令他没想到的是,省个钱并不容易。

“之前拼多多的APP升级后也有问题,用户评价内容读起来容易有乱码,给购物也造成了一些不便,但购物没问题,也能享受补贴价”,史鹏最终从拼多多上购买了一台新款iPhone,原因很简单,今年拼多多的双十一没有搞复杂玩法,仍然是平台降价后直接补贴,省了一千多块钱。

03  “双十一本应该也是我们的双十一”

“就目前来说,短期的促销活动,视障群体的特殊需求还是很难顾及。”谢魁总结说,“双11这样的大促,内部需求竞争激烈,视障群体的优先级很容易被置后。”

谢魁是一名盲人IT工程师,因为工作的原因,谢魁经常会研究各种软件的无障碍开发情况。“国内没有法律法规约束,很多企业根本不重视。”

无障碍设计的理念,在一些新的互联网企业身上有了一些应用和进步。史鹏表示,滴滴、拼多多都对盲人群体的诉求回应得很快。

据了解,在微博上有盲人反馈拼多多的新版本“用户评论”版块存在读屏问题后,次日,史鹏发现该功能已经被修复。

此前,滴滴在接受采访时也透露,公司已经设立了专门针对无障碍进行优化的专门人员,一旦发现有盲人发起意见反馈,会立即对产品进行优化调整。

“软件的易用性,这是开发者的基本素养吧?”史鹏有些无奈,“其实,如果把优化做好了,1700万盲人同样可以参与到双十一中来,对于互联网企业应该也是很可观的用户群体吧”。在他看来,不管是商业还是互联网技术,都不能牺牲盲人群体的需求,“比如有些平台的双十一促销,设计这么多套路,很显然就是没有在意我们的需求,双十一本来也应该是我们的”。

事实上,越来越复杂的网购体验和双11规则,除了让盲人无从下手外,也已经让不少网友不满。网络上已经产生了包括“购物盲人”、“购物无能”等网络词汇。普通人尚且算不明白,看不见的盲人则更加艰难。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消费歧视,”一位互联网产品观察家表示,“现阶段互联网已经进入了存量竞争的阶段,因此,看产品好坏,看企业是站在哪一边,主要是看能不能照顾好每一个消费者的使用需求。盲人不仅是网络购物的忠实消费者,某种意义上看,网购也是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因此,从用户的视角看,设计太多复杂玩法,其实并没有做到对用户负责,在这方面,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要做的还很多”。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谢魁为化名)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