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让Libra再飞一会儿

出处:政经 作者: 韩哲 网编:尹文武 2019-07-18

Libra横空出世的一个月,有如巨石投湖。

争议如沸如羹。Libra将自己描述为以区块链为基础、用100%资产做担保、有独立协会治理的全球货币,为金融基础设施不发达地区的用户提供服务。

用扎克伯格的话来说,以后转账汇款跟发张图片没什么区别。

这话并不轻佻。毕竟,Libra不是割韭菜的币圈魍魉,而是有着27亿活跃用户的互联网寡头背书,一旦成行,就很有可能“赢家通吃”。因为Libra的金融基础设施只要上马,就有了自我生长和繁衍的生物机能,谁也不敢说不会反客为主。

Libra有没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全球货币?或者说,全球货币和主权货币能不能和平相处?现在没有人能够给出清晰答案。但问题能够被提出来,就说明这个问题已成气候。

当然,信任和监管,这是Libra眼下难以绕过的鸿沟。主权国家既不愿让渡货币信用,也不愿放弃货币政策。强货币国家尚能讨价还价,弱货币国家只能“束手就擒”,因此,各国在监管上不会轻易松口。

美国的态度则耐人寻味。政府和国会言辞激烈,美联储则温和许多。前者可能更多是对Facebook的不满和心存芥蒂,后者想必更多看到了Libra的“月之背面”,即美元霸权的泛化和延伸,也就是坊间议论纷纷的“网联储”。

今年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的第75年,美元霸权虽有削弱,却仍然无虞。如果Libra挂钩美元资产,受美国监管,美元化趋势肉眼可见。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于Libra,中国不能视之为“蚍蜉撼大树”,而需要未雨绸缪。

首先,如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所言,不管Libra能不能做出来,未来可能会出现一种全球化货币的趋势,强势货币侵蚀弱势货币。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如何保持强势货币地位,需及早研究。央行适时推动数字货币的研发,做好“备胎”,不失为先手。

其次,中国在移动支付上的领先地位,面临着Libra的颠覆,需要应对之策。事实上,Libra的“来者不善”,在美国是银行觉得要被“架空”,在中国是支付宝们恐被“弯道超车”。移动支付在中国大获成功、深入人心,但在全球并无优势,还在艰难做“地推”。如果Libra取得监管谅解,支付宝们要不要入伙打进“敌人”内部,是个费思量的问题。

我们不能决定别人,我们只能决定自己。在这样一个不确定性愈发张扬的全球环境里,规则之争不可避免,先发者制人,后发者制于人。

至于Libra,让它再飞一会儿,“动”观其变。奥地利学派的台柱子哈耶克,写的最后一本书叫做《货币的非国家化》。这本书久久被束之高阁,因为大家觉得“太傻太天真”。一生反对乌托邦的哈耶克,被认为最终跌入乌托邦的陷阱,描绘出一个难以实现的“美丽新世界”。

Libra是不是乌托邦?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