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产经

波司登沽空战何时休

出处:产经 作者: 钱瑜 实习记者 李濛 网编:尹文武 2019-06-28

6月27日,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波司登”)再次发布详细澄清公告,对做空机构Bonitas的第二份沽空报告进行第三次回应。虽然在第三次回应中,波司登列举了部分数据作为证据,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依然存在一些疑点。此前,国内多家知名企业在资本市场遭遇做空,少能全身而退,如今的波司登能通过反击恢复元气吗?

披露细节

发布年度财报之后,波司登在第三次的澄清公告中有了更多数据作为支撑。在公告中波司登方面表示,公司综合财务报表所概述数据与该沽空报告在过去三年的差异包括不同财务报告期造成的时间差异影响,及附属公司涵盖范围不同造成的影响,两个因素合并造成的差异约为7.7亿元。

针对沽空报告指出的不同财务报告期造成的时间差异影响问题,波司登再次回应称,沽空报告所用的工商年报报告日期为12月31日,而集团年报所用的报告日期为3月31日。上述报告日期所产生的三年净溢利差异为约2亿元。对于附属公司涵盖范围不同造成的影响,波司登认为,该等沽空报告所用数据仅涵盖19家公司。波司登财务报表综合范围还额外包括约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内中国公司,但却并未包括于沽空报告的数据概要中。

此外,就沽空报告中杰西收购后收入为虚构的指控,波司登指出,除联合年检报告书和2011/12财年年报所采用的报告期不一致外,收入的差异主要因为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收入确认的会计处理差异。净溢利的差异主要因为分配至综合范围内的境外公司,如朗辉环球投资有限公司及香港美满有限公司的商标使用权及设计费用约1900万元。有关费用于深圳杰西财务报表报告中反映为开支,但在2011/12财年年报中合并时与朗辉与香港美满的收入进行内部抵销。

同时,波司登再次重申,“周美和并非杰西创办人”的指控与事实不符。

纺织服装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认为,从波司登回复的数据来看,Bonitas质疑波司登的业务也情有可原,沽空机构只能拿到一些已公开信息,按他们自己的逻辑去推算或猜测,但这种做法显然是有意针对波司登的做空行为,而波司登要做的还是应尽快将业务与国际准则对接,以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仍存疑点

尽管波司登在此次的反驳中列举了详细的数据,但有业内人士认为,波司登的回复存在疑点。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波司登最新回应基本可信,但仍然没有拿出过硬的证据。

对于沽空机构对夸大纯利的指控,波司登在第一次回应中表示做空报告并不是将同类项目相比,而且对中国附属公司的信用报告提述引起公众混淆,因为上述信用报告采用会计准则不同。在最新的回复中,波司登补充了不同财务报告期造成的时间差异影响和附属公司涵盖范围不同造成的影响导致差异的数据。

宋清辉认为,国际会计准则和中国会计准则虽然存在差异,但本质上趋同,相差不大。由此看来,沽空机构指控的8.07亿元净利润是否会因会计准则不同而造成还不能确定。同时,波司登在最新的指控报告中指出,Bonitas忽略了因两个差异因素造成的差异金额约为7.7亿元,与沽空机构指控的8.07亿元存在出入,波司登或许存在尚未披露或解释的数据。

此外,Bonitas对澄清报告的反驳中再度对周美和及孔圣元非关联方身份提出质疑,波司登指出,孔圣元2014年5月15日由辞任波司登董事至邦宝被收购,离职已超过两年,且随后担任波司登下一个收购目标和元实业(深圳邦宝的全资股东)唯一董事,与波司登不构成准则界定的关联关系,所以孔圣元为波司登的非关联方。

但工商登记显示,孔圣元从波司登辞职后的一个月内成为和元实业的唯一董事,如此看来孔圣元应该属于关联方。所以在这一部分,逻辑仍掌握在对抗两方各自的手里,真相尚未浮出水面。

宋清辉认为,这一做空事件存在两种可能性:有一种可能是做空机构通过与对冲基金、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联手,制造、传播虚假信息,以达到操控股价、从中牟利的目的。另一种可能是波司登确实存在他们沽空中的一些问题,还要看在未来的几天波司登继续如何回应。而且沽空机构可以起到类似第三方监督机构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对波司登等存在问题的企业起到了揭露和威慑的作用。

拉锯战未休

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次有备而来的Bonitas,在做空企业方面战果累累。官网信息显示,自2011年至今,Bonitas已经对15只港股发布做空报告。

其中,未来发展控股、瑞年国际等9只港股股价均低于1港元。在港交所上市的旭光高新材料,在美国上市的龙腾矿业、中国医疗技术被Bonitas沽空后已经退市,搜房网、海湾资源等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遭遇Bonitas做空后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不过,Bonitas也有失手的时候,2018年12月沽空的恒安国际,股价不仅没有崩跌,还在随后的5个月实现近20%的涨幅。

此次波司登被Bonitas两次沽空,后续影响如何还是未知数。波司登在第一次沽空后股价跌停,但在本周三已经开始反弹,但距离暴跌之前的市值仍有不少的差距。

程伟雄表示,资本市场对于沽空机构的沽空已经习惯,只要企业基础扎实,短期股价波动也是情理之中,中国的企业与品牌在成长,这一次恐怕是Bonitas找错了方向。同时,从券商纷纷买入也可以看出,资本市场总体看好波司登。

事实上,在波司登被沽空以后,中信证券、东吴证券、国金证券也对波司登给予“买入”评级。国元国际表示,波司登针对此次做空的指控给出的解释相对中肯和客观,做空机构的指控缺乏对于公司业务的理解和深入研究,有待商榷。

不过,在这场做空的拉锯战结束前,波司登想恢复元气仍有不少的路要走。宋清辉认为,以目前情况来看,沽空机构预计还会发起第三轮沽空打击,波司登也应做好回击Bonitas后续动作的准备。对此,波司登相关负责人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虽然目前无法判断事态的发展,但波司登有信心正面回应,后续的发展需要交由市场检验。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实习记者 李濛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