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波音737复飞又悬了

出处:国际 作者:陶凤 肖玮 汤艺甜 网编:段跃 2019-06-04

波音的这把火越烧越旺,毁掉了737 MAX的复飞希望之后,又让737的其他系列跌入火坑。2日,主动“投案”的波音承认了737系列客机的零部件缺陷,全球再一次陷入恐慌。复飞无望和天价索赔,都在提醒CEO米伦伯格,以300多人的生命为代价的惨痛事故,不是姗姗来迟的认错和道歉就能轻易解决的。

8

737之殇

波音终于明白了隐瞒和拖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于是在2日抛出一纸声明,显示自己正在自查自省。更多问题浮出水面,声明显示,包括波音737 MAX这一出现了极大安全问题的机型,波音737系列飞机机翼的某些零部件并不符合生产标准,需要进行大规模更换。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是波音的求助对象。根据波音的说法,波音正在与FAA合作,与执飞737飞机的航空公司取得联系,建议它们检查737 MAX与737 NG飞机机翼上的前缘缝翼组件,如发现问题,需要更换后才能将飞机重新投入使用。

资料显示,飞机缝翼是一块可移动的面板,在飞机起飞和降落时沿着机翼前端延伸,为飞机提供额外的升力。轨道则用来引导缝翼,内置于机翼内。FAA称,零部件故障不会导致飞机坠毁,但可能会在飞行途中对飞机造成损坏。

这一次,涉事机型的范围更广了,除了已被千夫所指的737 MAX系列,还有737 NG系列飞机,包括737-600、737-700、737-800与737-900四个型号。波音称,所有缺陷部件都是由波音的一个二级供应商生产;有148个前缘缝翼导轨的零部件存在问题,这些缺陷可能会影响20架737 MAX客机和21架737 NG客机。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目前全球在飞的737中,第三代737 NG系列的占比最大。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末,中国民航共有1437架737机型,其中1340多架为737 NG。另据非常准统计数据,截至去年8月,国内航企执飞航班最多的机型是空客A320,执飞航班占比为43.8%,其次是波音737 NG机型,执飞航班占比42.5%。业内普遍认为,此次737 MAX和737 NG客机恐现零部件缺陷,很可能让本就遭遇信任危机的波音雪上加霜。北京商报记者就最新缺陷一事联系了波音媒体联络中心负责人,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未标题-1 拷贝

复飞无望

除了“自首”,波音还做了一件事——再次道歉。“我个人向遇难者家属道歉,我们为这两起事故中丧生的人感到抱歉。”在接受CBS执行主播诺拉·奥唐纳的专访时,米伦伯格这样表示。从否认到主动认错,支撑波音态度反转的,可能还是对737 MAX机型复飞的渴望。

道歉之后,米伦伯格就提到了复飞一事,称波音一直在与航空公司筹划737 MAX的复出。根据波音737 MAX最大买家之一印度香料航空的说法,波音曾告知他们,该机型应该可以在7月重新投入使用。但这一回归时间早于大部分业内人士预计。国际航空运输协会CEO朱利亚克在上周三的年度大会上表示,波音737 MAX不太可能在8月前复飞。

为尽快复飞,波音一直马不停蹄进行软件升级。在5月23日全球30家航空安全机构会议召开之前,波音已对升级后的软件完成了200多次飞行测验。

在被波音连累之后,FAA也变得铁面无私起来。当被问及波音737 MAX能否在8月复飞,FAA代理局长丹尼尔·埃尔韦尔拒绝作出明确承诺,他甚至表示“即使10月也无法断定”,“我们会在一切(安全措施)就绪后才会批准(复飞)”。

更不用提满腔怒火的各航空公司了。阿联酋航空总裁表示,波音737 MAX不太可能在2019年底之前获得复飞许可;印尼民航局更是表示,即使FAA批准复飞,印尼也将按本身修补方案评估,可能会继续停飞至2020年。

天价赔偿

承认了问题,道歉了两次,但该来的还是躲不过,赔偿接踵而至。在全球,目前已有包括7个国家在内的19家航空公司,已经就737 MAX机型长时间停飞及订单延期交付造成的损失向波音提出了索赔。CNN曾预计,波音因737 MAX停飞面临的赔偿金额可能会超过20亿美元,约合134亿元人民币。

中国航空运输企业是波音737 MAX 8飞机的最大用户,此次事件导致的损失也最大。“接下来,如果复飞时间延后,波音肯定面临更大索赔额,而此次出现的供应商零件不合规,也必须由制造商买单。”曾参与空难诉讼的律师郝俊波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北京昶盛律师事务所主任宋云鹏也表示,关于事故究竟到底是不是由于飞机本身的设计问题产生,现在还没有定论,至少波音并没有对外公开宣布事故原因是由飞机设计缺陷造成的,所以波音和多数航空公司还未就赔偿达成一致。

关于赔偿标准,宋云鹏进一步表示,这种成本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一是运营成本,比如在中国,航空公司一般是先有飞行员及航班计划,然后向民航局申请去买飞机,之后才能与波音等飞机制造商签订买卖合同。还有一种就是融资租赁方式下的成本,指的是航空公司向银行提出购买飞机的需求,然后银行去向波音定制,然后租赁给航空公司使用,那么具体到损失层面,就不只是正在运行的飞机被停运后的成本,还有停运了之后的租金成本。

目前,波音已经达成了首个赔偿方案。美国SimplyFlying网站5月29日发布消息称,就波音737 MAX停飞及延迟交付问题,爱尔兰瑞安航空公司已与波音达成全球首个赔偿协议,价值数百万欧元的赔偿款可能从瑞安航空的波音购机款中扣除。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肖玮 汤艺甜/文 李烝/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