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远人不服,修“改开”以来之

出处:政经 作者:韩哲 网编:尹文武 2019-05-15

树欲静而风不止。

去年以来,中美贸易谈判历经11轮,美国的极限施压效果走向了反面。

5月13日,也就是在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三天后,中国选择了有节制的反击,而新闻联播里释放出的“要打便打、愿谈则谈”气势,则比关税反制更加颤栗,并导致当天美股暴跌。

新闻联播里的这段声音刷屏并冲上热搜:“对于贸易战,中国早就表明态度: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面对美国的软硬两手,中国也早已给出答案: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经历了五千多年风风雨雨的中华民族,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

胜似闲庭信步,但“彩蛋”藏在文末。“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改革和开放,让我们这个国家变成今日的模样,主宰了这个星球过去40年的增长神话,也将是决定“两个15年”命运的关键一招。这个法宝我们既不“拔”也不“脱”,继续发扬光大。

中国经济的厚度、层次和韧性,让前者有足够空间腾挪缓冲。经济增长,短期看“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进出口的此消彼长;长期看制度供给和技术创新。改革开放,对标的其实就是制度和技术,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激活后者。

起步可以粗放,但最终要靠效率和创新脱颖而出。大航海以来的500年,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例外。市场再广阔,14亿人的红利也有极限,而市场的深度则是无穷,推开“窄门”见蓝海。

之于改革,我们将继续在结构性和供给侧上疾进。厘清政府和市场边界,简政放权、将权力装进制度笼子里,减税降费、优化营商环境、降低整个市场交易的制度性成本等等。简言之,我们要在“有为政府”和“有限政府”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从而让十八届三中全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句话,有的放矢。

之于开放,我们将继续打开国门,打开市场。外部贸易和投资环境越是“逆风”,中国推动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初心越是不变。中国受益于入世红利,以开放倒逼改革,从来没想过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上。对外开放,检验着国内产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和比较优势,防止闭门造车和夜郎自大。

谈谈打打,将是中美经贸摩擦的常态和持久战。外部环境将更加充满不确定性,并可能伴随部分的劣化。既来之,则安之。求人不如求己。

古语有云,“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当下的“文德”,便是改革开放。改革日拱一卒,开放更进一步,我们的实力和定力,我们的底牌和底气,滥觞于此。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