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曾经把“钢铁侠”带进中国的印纪传媒如今怎么了

出处: 作者:卢扬,郑蕊 网编: 2019-04-29

《复仇者联盟4》中钢铁侠的逝去让一众国内影迷几近崩溃,与此同时,曾经让这位漫威宇宙中的“超级富二代”在中国市场真正火起来的印纪传媒,也正经历着业绩低谷。4月28日晚间,印纪传媒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亏损17.8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32.37%。以广告起家、因影视扬名的印纪传媒,曾经一度被视作影视行业的黑马,而如今究竟是什么让它风光不再?

微信图片_20190429160223

业务几近停摆

“业务几近停滞”、“资金紧张”……这些并不友好的字眼还是出现在了印纪传媒2018年的年报中。

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印纪传媒的业务发展便已低于预期。而到了2018年下半年,印纪传媒的业绩低谷更为明显:“业务几近停滞,影视业务发生了较多未预见、未充分预计而未达预期的情况;在宏观经济去杠杆的影响下,公司整体流动资金紧张,对2018年度生产经营情况造成了重大影响”。

诸多不利因素下,印纪传媒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3.62亿元,同比下滑83.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17.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32.37%。

在印纪传媒的各项业务中,广告营销服务业务受外部市场、行业整体环境变化等影响,印纪传媒原预计在年内可收回的大额应收账款发生了延期,部分下游客户出现资不抵债、资金流断裂等情形,导致印纪传媒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金额在下半年增加较多。

电影电视剧业务的发展同样也不顺利。2018年下半年,影视行业受到监管趋严、从业人员税务风波及内容消费习惯转变等多方面不利因素的影响,印纪传媒投资的部分电视剧及部分由海外引进的IP未能按原计划在报告期内完成制作、发行并确认收入。

不只是具体业务项目进展不及预期,报告期内,印纪传媒还发生了大额债务违约、诉讼导致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情况,导致公司触发特别风险警示。

无论是十余亿元的亏损,还是账户被冻结、触发特别风险警示,均与印纪传媒2016年和2017年持续保持增长,每年均能实现超7亿元净利润形成鲜明反差。投资分析师许杉分析称,去年以来影视行业的调整与规范会对相关公司发展产生客观影响,但除了客观环境因素外,印纪传媒自身逐步暴露的问题也是导致当下局面的主要因素。

“黑马”风光不再

成立于1993年的印纪传媒,以广告营销业务起家,随后也开始布局影视业务,不仅曾参与制作《建国大业》、《杜拉拉升职记》、《影子爱人》等电影,还引进了《暮色》、《神秘代码》、《生化危机:战神再生》等海外影片,逐步在影视行业站稳了脚跟。

2012年和2013年,是印纪传媒最为辉煌的时刻,不仅由印纪传媒与好莱坞片方共同出品的《环形使者》正式上映,被称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美合拍片。2013年,《钢铁侠3》也在全球上映,该片背后除了有迪士尼外,同样还有印纪传媒的身影。

无论是《环形使者》还是《钢铁侠3》,这两部电影无疑让印纪传媒名利双收,尤其是《钢铁侠3》在国内获得7.54亿元票房、位列2013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总榜第二位,并在全球市场共计获得12.148亿美元票房的表现,更让印纪传媒名声大噪。

满面红光的印纪传媒也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分享两部影片的参与体验。印纪传媒创始人之一肖文革曾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环形使者》还是《钢铁侠3》,是DMG式的合作拍摄片。在我看来,评估电影的成功与否只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电影的票房,这是硬指标;另一个就是电影的口碑,这是软指标。DMG推出的两部合拍片,我认为在这两方面都是达标的”。

两部影片为印纪传媒带来的好处不止体现在票房上,通过跟好莱坞的深度合作,印纪传媒一度带着中国资本进入到好莱坞制片的产业链上游,让合拍片不再只是“中国公司买单,外国公司去拍”这样简单,而是双方共同投资拍摄一部电影,从前期投资、剧本策划,到拍摄制作、后期宣发,都由双方共同完成。

印纪传媒还第一次让“中国特供版”出现在全球市场,尽管当时这样的产物受到不小的争议,但也是好莱坞与中国影视公司联姻的一次尝试。

借着影视业务发展势头正猛,印纪传媒随后继续在电影、电视剧领域加强布局,包括《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军师联盟》在内多部知名度较高的影视作品也相继诞生。然而,这一发展势头也在2018年画下终止符。

“铁三角”劳燕分飞

面对印纪传媒当下所处的困境,业内也将目光聚焦在印纪传媒“铁三角”身上,也就是丹·密茨、肖文革、吴冰三位创始人,可“铁三角”已不再是曾经的“铁三角”。

在公开描述中,丹•密茨作为一位地道的纽约人,被称为是“印纪传媒最富有创造力的推手,融会中西方文化”;而吴冰是一名从全国女子体操全能冠军,化身为武打女星,再到中国首位好莱坞女制片人,被评价为“在公司运营和管理上非常出色”;另外一位创始人肖文革,则被描述为“在处理政府关系和人际关系上非常在行”。

原本各有所长且共同围绕印纪传媒运营发展的“铁三角”,如今也面临着各自的困局。据公开信息显示,近两年丹•密茨已较少公开出现,吴冰则自去年9月以来,称身患疾病无法回国,而肖文革更是成为引发印纪传媒发展低谷的导火索之一。

去年以来,肖文革所持股份相继被冻结,且肖文革还分别在2018年1月和5月,将持有的股份以12.75元/股和11.8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安信信托和于晓非,这一行为被业内直指涉嫌套现13.6亿元和10.4亿元,累计约24亿元。

这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并多次下发函件。同时,经查询最高人民法院网,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印纪时代、印纪华城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针对印纪传媒三位创始人目前正在进行哪些工作、是否已与公司就发展现状商讨解决方案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印纪传媒方面,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未来前途未卜

现阶段,在“铁三角”具体情况未知的同时,印纪传媒的公司人员也已开始大量流失,直接影响到相关业务的继续开展。

印纪传媒曾在公告中透露,2018年公司人员流失率超过60%,IP授权团队整体流失,导致IP授权业务陷入整体停滞状态,已购授权难以开发,并面临授权到期和被收回的风险,21部相关影视剧IP存货变现的可能性小。同时,印纪传媒也出现现金流紧张的情况,至2018年底仍难以招聘新团队,不能给客户继续提供业务支持,且因账龄较长,与客户对账困难,涉及与23家客户的应收账款回收困难。

因印纪传媒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及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以内不能恢复正常,印纪传媒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自今年4月8日起,印纪传媒正式被戴上“ST”的帽子,股票简称由“印纪传媒”变更为“ST印纪”,成为2019年第一家被“戴帽”的A股影视公司。而自4月30日开市起,印纪传媒股票交易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ST印纪”变更为“*ST印纪”。

截至4月29日,印纪传媒的总市值仅为46.37亿元,与2017年总市值曾一度超过400亿元相比,缩水了超300亿元。同时印纪传媒低迷的业绩表现,也从2018年延续至2019年一季度。

公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印纪传媒的营业收入同比减少86.62%,为4251.37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287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124.35%。印纪传媒方面表示,利润表项目大幅变动的原因是业务量大幅度削减所致。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认为,此前印纪传媒发生的一系列问题逐步令该公司失去资本市场的信任,不仅是融资等方面会受到限制,具体到公司旗下单个业务的开展以及公司品牌之间的合作,同样也会受到影响。

未来印纪传媒究竟会如何发展,如今显得更加前途未卜。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