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业

破解盈利难题 快方送药跨界智能货柜卖零食

出处:商经 作者:王晓然,孔瑶瑶 网编:商业新闻中心 2019-03-04

WechatIMG6581

医药O2O在盈利困局之下突围。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快方送药(以下简称“快方”)开始在银河SOHO等办公聚集区布局无人智能货柜,出售的商品不仅包含药械,还有食品、美妆、个护、居家产品等品类。业内人士认为,快方布局智能货柜或与盈利困局难破有关,增加客单价和消费频次是其目的。目前,智能货柜市场潜力大,快方入局机会尚存。但供应链、运营、物流是行业普遍难题,快方能否借无人零售这股“东风”立足智能货柜领域,仍有待观察。

跨界布局智能货柜

医药O2O在盈利困局难破的情况下试水线下。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主打“一小时送药”服务的快方送药正以开放加盟的方式在北京地区布局无人智能货柜。

在银河SOHO三期地下商业街道路一侧,8台打着“快方”logo的黄色智能货柜格外显眼。智能货柜中出售的商品分为食品、个护、美妆、居家和药械五个品类。每个品类下大概有四五十种商品,且所有商品都打有“快方”的品牌标识。药械只占很小比例,以计生用品、创可贴、口罩等为主,并不售卖药品。

WechatIMG6586

WechatIMG6587

或许出于招徕顾客的目的,货柜中的所有商品都以超低价出售,手撕面包、肉脯、酸奶等小零食均在1-3元,陶瓷削皮刀仅售3元,市价平均8.9元一只的3M口罩只售一元。电动剃须刀和洁面仪售价15元,远低于市面同类商品的价格。

一名恰好在为货柜补货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货柜是去年10月份放在这里的。智能货柜中的销售数据显示,截至目前,1元一只的苹果已经售出了28万笔。售价1元的手撕面包和售价3元的黑巧克力也分别有14.2万笔和10.7万笔的销量。

记者购买了几件商品,发现商品都被装在印有“快方”logo的包装盒内,包装上显示,经销商为北京快方科技有限公司,制造商来自不同的工厂,可见,货柜中的商品均为“快方”委托生产的贴牌商品。

WechatIMG1852

WechatIMG1853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货柜上的二维码联系到快方负责加盟的联系人,对方表示,货柜可放近300个品种,一千多个商品,加盟人需提供场地,选址宗旨是越流通、人越多越好,此外加盟人还需承担货柜电费和5万/台的保证金,可抽取销售收益的10%,商品及售后均由快方提供。商品目前的低定价是暂时的,但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该负责人朋友圈显示,目前,快方智能货柜已经进驻到住邦2000、望京SOHO、万达广场、长远天地大厦等办公人群集中的区域。

记者登陆快方官网发现,网站已全部更新为智能货柜介绍及加盟的内容。其中,介绍文字中提到,“快方是国内领先的智能柜新零售”。关于原本的医药O2O业务,官网只字未提。

官网显示,快方智能货柜合作人招募计划仅限北京区域,目前已投放到了11个网点,主要集中在朝阳区,少量分布在海淀区、丰台区等。快方在官网上强调,所有商品均为厂家直供,去除了25%的渠道溢价,通过快方智能柜新零售降低了30%的房租和人员成本。

就快方是否有意转型等问题,记者联系了快方公司,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造血”机能不足

事实上,快方布局智能货柜的动作早在去年3月就已开始。天眼查显示,2018年3月,快方对经营范围进行了一次变更,在原有药械零售等基础上,增加了“新鲜蔬菜、新鲜水果、未经加工的干果、坚果、谷物、豆类、鲜蛋、厨房用具、电子产品、卫生间用品、塑料制品”,这些新增品类恰好与智能货柜销售的商品重合。

有业内人士认为,快方布局智能货柜或许和医药O2O难以走出盈利困局有关。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快方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定位为药品O2O自营电商,快方送药是该公司唯一业务。2014年-2017年,快方共获得过4轮融资,金额最高的一次是来自天图资本的B轮2亿元融资,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4月步长制药6000万元的战略融资,此后再无融资记录。

2018年4月,快方送药发布了其新推出的无人药店。根据报道,该无人药店是一个占地不到5平米的自动售卖机,将实体药店的全部药品装在一台智能货柜中,实现无人售药,自动出货。无人药店可装载1000个SKU,累计4000个药品,快方送药将计划在有电的地方铺设,例如车站、地铁、办公室、酒店大厅等,并会在两个月内在全国铺设1000家。然而,一年过去了,快方规划中的千家无人药店并未见踪影。

实际上,叮当快药、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等在内的互联网医疗平台都在试水无人药店(柜),但这一药品新零售模式始终难以成为真正的风口。有业内人士透露,无人药店之所以难以推开,主要原因是机器所能承载的SKU有限,和药店供给品种差异大,且药店一般都会安排夜间值班,可以满足夜间购药需求,机器就显得有些鸡肋。

业务拓展不顺加上盈利困局难破,或许是促使快方开启智能柜新零售的部分原因。记者发现,在公开渠道快方送药近两年的盈利状况并未做过披露,仅有一组2016年的数据显示,当年营收为4281.66万元,净利润为-4706.64万元,处于亏损状态。

易观医疗分析师陈乔姗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药O2O的人工成本较高,药品的消费频次相对低频,鲜有医药O2O企业能真正实现盈利。在她看来,快方布局智能货柜的目的主要在于增加客单价和消费频次。

能否盈利待解

   智能货柜作为无人货架的升级版本,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集中发展。目前,该领域已有深兰科技、YI Tunnel、猩便利、便利蜂、每日优鲜便利购、哈哈零兽等企业进入。部分快消品制造商如娃哈哈、农夫山泉此前也已开始布局智能货柜。这一赛道里的创业者正在不断增多。

主业为医药O2O的快方作为智能货柜领域的新入局者,能否从中分得一杯羹,还有待观察。

在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高级专家庄帅看来,快方在智能货柜领域还是有机会的,因为“市场很大”。

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无人零售商店市场研究报告》显示,随着无人零售概念的不断发展与深化,无人零售的市场越来越大。到2022年,中国无人零售市场交易额将达到1.8万亿以上。

业内专家认为,智能货柜作为一种无人零售终端,可以更广范围地铺入更多场景,将会成为市场主流,但同时也面临着供应链、运营、物流等方面的难题,目前这一市场仍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尚未跑出稳定、持续的商业模式。

庄帅表示,快方进入智能货柜领域,未来可能会遇到的风险和挑战主要在供应链和物业合作方面,“例如物业管理出现断电的情况,供应链的补货和换货成本,补点增多之后的效率问题等。”对于快方采用的自有品牌策略,庄帅认为,有一定的利润优势,并不一定会增加竞争优势。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孔瑶瑶

网友评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