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美股“过山车”

出处:国际 作者:陶凤 汤艺甜 网编:段跃 2019-01-07

微信截图_20190107000824

新年的钟声拉开了美股过山车的阀门。从苹果暴跌10%到道指涨超4%,不过24个小时。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月4日收盘,三大股指纷纷上扬,带来一片欢呼。这背后是对缩表加息松口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有强劲的美国2018年12月非农数据。在大起大落的数字里,藏着市场长久的恐慌与期待,也藏着一碰就碎的泡沫。

起起落落

愁云惨淡是美股2019年的开年关键词。上周,终于有一双手拨开了些许光亮。美国东部时间1月4日,美股市场大幅反弹。道指大涨747点,盘中一度涨超800点,纳指涨4.26%,标普500指数涨3.43%。

带头狂欢的是科技股和金融股,奈飞大涨9.7%,谷歌母公司Alphabet涨5.1%摩根大通、高盛、花旗分别上涨3.67%、3.27%、4.91%。前一天还暴跌10%的苹果也跟风上涨了4.27%。

但这并不意味着悬在美股上空的愁云已经散去。就在新年的第一个交易日,美股大幅低开,尽管最后勉强收涨,紧接着第二个交易日便大幅下跌。道指和标普500指数今年前两个交易日分别下跌了2.75%和2.35%,创下自2000年以来最差开局,纳指前两个交易日也下跌了2.59%。

大落的源头是化身“黑天鹅”的苹果。上周四,苹果公司的股价暴跌了9.96%,创六年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值缩水740亿美元至6740亿美元。就在前一天,苹果公司15年来首次宣布下调营收预期。

“去年12月证明了我们认为美股市场年底会反弹、全年仍会上涨的判断错了。”1月3日,摩根大通量化和衍生品策略主管表示,并在新一期报告中承认,“过去一个月,股市投资者的信心几乎完全崩溃。”

自最长牛市画上句号之后,美股便一直在起起落落中挣扎。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汤铎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在看来,美股见顶较明显,处于一个下行周期,其中也有反弹,但每一次反弹都比以前的点要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立鹏表示,现在美股处于一个高位回调的状态。

鲍威尔唱“鸽”

此次反弹或许是为了回应鲍威尔温和的金口玉言。“我们不认为美联储是去年四季度市场动荡的重要原因。但如果我们认为资产负债表正常化计划——或正常化的任何其他方面——是问题的一部分,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做出改变。”在1月4日接受美国经济学会专访时,鲍威尔不再对市场漠然旁观。

这个倾听市场声音的美联储,让市场备受鼓舞。毕竟鲍威尔上次亮相还是在去年12月19日美联储宣布2018年第四轮加息时,彼时鲍威尔否认市场下跌受缩表影响。对当前的政策,鲍威尔强调道,政策并不死板,如果缩表的确是扰动市场的主因,将毫不犹豫去调整缩表,同时表示对加息有耐心。

金融危机期间及之后,为刺激经济增长,美联储通过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购入了大量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债券,使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达到了4万亿美元。目前美联储正以每月500亿美元的规模在进行缩表,虽然规模相比较小,但市场仍然担心会对货币流动性造成冲击。

除了“耐心”的美联储,1月4日出炉的美国2018年12月非农报告,也是过山车上行的助力。报告显示,美国2018年12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31.2万人,创下了10个月以来的最大增幅,超出市场预期12.8万人;平均时薪环比增长0.4%,同比增长3.2%,均高于市场预期以及2018年11月。

“刚刚公布了非常棒的就业数据!”数据公布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第一时间在推特上表达了激动。对于正为政府关门焦头烂额的特朗普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毕竟此前特朗普已经将执意加息缩表的美联储纳入“黑名单”。不过《纽约时报》也指出,鲍威尔的表态意在安抚恐慌的市场。

下行压力

开年即大起大落的美股,考验着投资者的信心,而这阴晴不定的“晴雨表”也让美国经济的未来充满了不安。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则强势表达了支持,称人们在涌入美国就业市场,近期没有经济衰退风险,当前的情景显示经济更加良好,且更加乐观。

但此前疲软的美国ISM制造业数据被许多分析师视为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最新迹象。美国官方公布的2018年12月ISM制造业指数下降至54.1,创下2008年10月以来最大降幅。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Kevin Hassett则警告称,随着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将迫使更多美国跨国企业模仿苹果宣布低于预期的盈利目标。

孙立鹏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019年,美国经济下行的因素存在,从财政政策来看,2018年强劲的增长与税改的正向推动作用有关,但新的一年对税改逐渐退坡的担忧在上升,而税改会直接影响企业的利润。从货币政策来看,2.25%-2.5%的联邦利率还是相对宽松的,美联储正在逐渐收紧,只是市场担心加息触发悲观预期。从贸易来看,贸易摩擦对消费、出口的影响都在逐步显现。

54.1——美国2018年12月ISM指数已经低于彭博调查所有经济学家的预期。所有五个主要分项指数均下降,新订单创近五年来最大跌幅,产出指数创2012年初以来最大降幅,就业、交货和库存指数均下降。

汤铎铎也表示,此前2018年刺激措施(包括支出、减税)的效果可能会递减,造成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整体来看,下行压力还是有,但是可以控制。”孙立鹏则称,2019年肯定比2018年弱一些,但大的动荡还是较难出现的,即使今年加息到2.8还是低于3的,是一个比较宽松的政策,一旦出现问题,美联储也能够及时调整。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文 李烝/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