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风光世界的另一面(之二) 支离破碎的贸易图

出处: 作者:杨月涵 网编:陶凤 2018-12-24

编者按:回首2018,当固执的默克尔为德国的慷慨付出代价,当骄傲的特雷莎·梅为英国的草率付出了代价,她们才发现,世界远不是她们意气风发走向权力巅峰时的样子。这一年,那些人们反复谈判建立起的贸易网络变得支离破碎,那些致力于科技改变世界的独角兽正被监管关进“笼子”。全球化逆风、民粹抬头、保护主义甚嚣尘上,也许这是风光世界的另一面,也许这只是世界被隐藏的本来面目。

20181225S08图表

乘着“道琼斯号”热气球的特朗普意气风发,讽刺的是一边高喊着“贸易战很容易赢”的他却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坐骑”。在西方漫画师的笔下,特朗普用这样一种“愚蠢”的方式撕裂了2018年的世界贸易地图。一时间,敞开怀抱的各国砰地一声关紧了大门,在这场被动卷入的贸易摩擦里,太多人露出了最原始的欲望——贸易保护才是王道。

贸易分崩离析

2018年进入了倒计时,但这场持续了一整年的贸易拉锯战却并不一定能如愿结束。当地时间21日,路透社报道称,中美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迎来了3个月的“休战”,但作为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已经计在2019年大幅减少甚至是“冻结”从美国进口原油。

面对反复无常的特朗普,没有人能不留后手。就在上个月,被特朗普贸易枪支扫射过的“朋友们”似乎觉醒了。当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战的著名战场、俗称“绞肉机”的凡尔登会战所在地发表了惊人的演说——希望“建立一支真正的欧洲自己的军队”,虽然在此后的半个月里,德、意等多国政要先后出面灭火强调“欧洲军队”的独立性并未超过北约范围,但在这场微妙的变动背后,“美国不再可靠”已经不言而喻。

自上台以来,特朗普拳打NAFTA脚踢TPP,单是“推特治国”就将口水仗的炮筒架在了对方的家门口,更不用提扫向世界的钢铝关税了。在“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政策下,欧盟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接连遭受到的损失让他们明白,世上从来没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我们的关系将变得前所未有的牢固,让我们向着这个方向前进”。在被美国捉弄得狼狈不堪后,欧盟转头与同样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灼的日本走到了一起,不久前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用日语发布了这样一条推特。几天之后的12月20日,欧盟成员国部长理事会正式批准了与日本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这意味着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28%、贸易总额占37%的世界最大级自由贸易区即将诞生。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立鹏告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目前全球贸易格局处于很动荡的状态,正在经历一个重塑的过程,而这个地震源就是美国。未来主导多边变双边的美国也必然会主打双边牌,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双边牌有一定动力,但风险也始终如影随形。首先是明年中美双方的谈判虽然向好,但谈成后难保会有极端要价或者其他领域的问题。其次谁也不能确保在特朗普的极端谈判风格下,“232调查”会走向何处,汽车关税很可能成为新一轮的较量。最后全球产业链也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情况下显得岌岌可危。

全球化“逆行”

“在过去的一个世代,多边贸易体系已经改变了我们的世界。它促使全球的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一半。它降低了生活成本,还创造了数百万薪酬更高的全新就业岗位。可是现在,这一规则及共同责任体系却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如果这一危险成为现实,那将是一项不可原谅的集体性政策失败。”今年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一次演讲中如此称道。

当时25%的钢铁关税和10%的铝关税正招来中国的强力反击,CNBC援引欧洲央行的经济学家称,全球关税的变化可能导致全球贸易收缩至多3%,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下降至多1%。此前国际金融协会总裁亚当斯便表示,如果经济全球化完全逆转,各国居民可选择的商品减少,商品的质量也会降低,经济生产效率降低,这些都将是导致通货膨胀上升的重要因素。

随着贸易摩擦涟漪的不断扩大,2018年逆全球化因子也在加速发酵。“脱欧”几经反转,在不胜唏嘘中特雷莎·梅的首相路已经看到尽头,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也让其盟友们吃尽苦头。而当这种逆全球化思潮逐渐扩张,一旦其他经济体对美国实施的贸易保护措施进行反击,一场更剧烈的全球贸易摩擦便近在眼前。

在种种贸易预警下,上个月,经合组织在法国巴黎发布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并不意外地下调了对明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报告指出,受贸易紧张局势加剧、金融环境收紧以及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影响,全球经济的强劲增长已于近期触顶,下行风险增加。预计今年世界经济将增长3.7%,2019年和2020年均将增长3.5%。其中,2019年的增长预期较今年9月预测值下调了0.2个百分点。

孙立鹏认为,全球化逆流的一个原因在于社会的撕裂,无论是法国蔓延的“黄背心”还是欧洲的极右翼,其背后都是本土主义、保护主义的驱动。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全球经济动力的不足。而长期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则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全球老龄化严重,劳动力短缺。其次投资问题也已经显现,是投资实体经济还是回购股票,而且科技创新转化成新的生产力的作用也尚未显现。最后虽然经济复苏,但实际上日本、欧洲、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普通民众对经济复苏是没有实际感受的。

自扫门前雪

当世界贸易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时,火苗便已经率先烧去了世贸组织。本月中旬,美国又一次阻止了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新法官的提名,这意味着目前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中的7个大法官席位中,仅有3位在职,而随着其中两名法官的任期与明年到期后,因少于作出裁决的法定最少人数3人,WTO上诉系统随时面临着瘫痪的危机。

事实上,当国际贸易体系屡次受到关税上调等贸易威胁时,全球范围内改革WTO的声音便早已不绝于耳。孙立鹏认为,WTO发展至今,确实有很多不适应当下国际经济形式的地方,WTO主要成员国推动其改革的目标是一样的,但各方诉求却有不同。

孙立鹏解释称,美国主要是想大破大立,摆脱国际责任,对“发展中国家”概念不满,或者推小圈子另立山头。但欧洲与中国却更相近,更推崇自由贸易,推动WTO的渐进改革。无论怎样,2019年的WTO改革势必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一旦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二次入世”,损失将难以想象。

勉强被日本撑起来的CPTPP也正被“利”字困扰。在12月30日的生效日前,原本认为会率先完成批准的马来西亚却迟迟没有完成通过,根据马来西亚方面的消息称,现在他们需要评估一下这个协议对于马来西亚是否有利益,随后才会决定是否批准。

然而无论是WTO的适用性落后还是CPTPP的过高标准都不足以完全解释这轮贸易摩擦。在过去的这些年,全球经济发展确有不平衡,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迅猛增长,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反而普遍出现了增长放缓的节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发达国家仍是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受益者,以美国为例,在美元金融霸权的加持下,美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个经济总量突破20万亿美元大关的国家。但巨大的贸易逆差和对手的崛起却让特朗普选择了单边的贸易霸凌行为,强行变多边为双边。

而当“特朗普效应”令人无力招架时,其他人能选择的也只有自扫门前雪,或者干脆撕破脸皮被同化。当法国总统马克龙因为“黄背心”危机而焦头烂额时,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及其领导人勒庞蠢蠢欲动。别忘了,去年在与马克龙的总统争夺战中,勒庞打着的便是“法国优先”的旗号,她甚至还鼓动法国民众效仿特朗普的支持者,将自己国家的利益放在首位。

无独有偶,刚刚与欧盟在预算问题上达成和解的意大利,其最大政党“五星运动”领导人路易吉•迪马尤也表示,欧元区经济体应当效仿特朗普,放弃紧缩政策。迪马尤同时披露,五星运动正与欧洲其它政党就在欧洲议会中建立一个基于反紧缩政纲的新组织展开谈判。在明年的欧洲大选中,他预计选民将给欧洲大陆的政治体制带来“巨大的震动”。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网友评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