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走在悬崖边的女人

出处:国际 作者:陶凤 汤艺甜 网编:王巍 2018-12-24

8

微信截图_20181224003256

风光世界的另一面(之一)

编者按:回首2018,当固执的默克尔为德国的慷慨付出代价,当骄傲的特雷莎·梅为英国的草率付出了代价,她们才发现,世界远不是她们意气风发走向权力巅峰时的样子。这一年,那些人们反复谈判建立起的贸易网络变得支离破碎,那些致力于科技改变世界的独角兽正被监管关进“笼子”。全球化逆风、民粹抬头、保护主义甚嚣尘上,也许这是风光世界的另一面,也许这只是世界被隐藏的本来面目。

“德国铁娘子”默克尔、“撒切尔夫人第二” 特雷莎·梅,光环之下,二者在走上国际舞台时曾意气风发,但在混乱又险象环生的2018年,一切都变了样。过去一周,脱欧反转不停、德国政局动荡、法国危机重重,意大利无奈低头……世界显现出残酷的真实,穿着高跟鞋走上权力巅峰的她们,如果无法力挽狂澜,只能黯然撤离。

“铁娘子”败北

当地时间21日,随着最后一块硬煤被挖出,德国最后一家硬煤矿宣布关停,总理默克尔在政府声明中表示,硬煤开采的历史成就了鲁尔区的工业化,也改变了德国,停止开采硬煤“意味着一个重要时代的终结”。

这一次,终结的不只是硬煤时代,由默克尔开创的“德国铁娘子”时代也走到了尽头。“我将不再竞选下届联邦政党会议的主席。我不会再竞选总理了,我也不会竞选其他的政治职务了。”默克尔公开表示。

虽然这一位置不太值得留念,但伴随柏林墙倒塌步入政坛的默克尔,已经稳坐德国总理之位13年。从“小姑娘”到“铁娘子”,默克尔政治之路与德国新世纪的发展之路不可分割。经济数据显示,德国政府自1994年以来首次实现财政收支平衡,2017财年收支盈余达到183亿欧元,失业率降至5%以下。但对难民敞开怀抱,却让这辆欧元区火车头翻了车,也让默克尔走到了悬崖边缘。

默克尔不孤独,因为走在悬崖边的还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12月12日,面对党内48封信带来的不信任投票,特雷莎·梅以200票支持、117票反对的结果,惊险挺过这一轮“逼宫”危机。但她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失去了保守党超过1/3议员的支持,并承诺不参选2020年党魁。

这位从前任首相卡梅伦手中接棒的“政坛超模”,在上任之初,也曾许下“会让脱欧的结果变成一种成功”的美好承诺。但就在12月18日,在英国法定脱欧时间倒计时100天时,英国政府表示,已提拨20亿英镑作为脱欧经费。14万封信被寄往企业界,还有3500名士兵严阵以待。

不稳定的稳定器

脱欧豪赌并不好赢,人道主义“圣母”也不好当。默克尔如果能预见一个被难民问题撕裂的德国,或许会犹豫曾经敞开的怀抱。数据显示,难民到来前,2014年德国下萨克森州犯罪率已经七年下降了22%。当2015年默克尔允许100多万难民越境进入德国后,事情开始反转。到2016年底,该州犯罪率上升了10%,其中92%与难民有关。

与难民问题一同继续的,还有属于特雷莎·梅和英国的脱欧危机。一边是欧盟无意重启谈判的冷漠,一边是国内脱欧支持者的不满。若明年1月21日前英国国会仍未通过脱欧协议草案,英国恐将“硬脱欧”。

作为欧洲大陆的稳定器和即将出走的“反叛者”,德国和英国并不是欧洲头疼的“唯二患者”。法国扑不灭“黄背心”的怒火,意大利难摆平财政赤字的分歧,还有被黄背心点燃的比利时和荷兰。“概括来说,就是内忧外患,”对于如今欧洲的状况,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这样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内部来看,英国脱欧是沉重一击,‘黄背心’运动是一个比较明显的信号,西方媒体现在是尽力淡化这个问题,但能表明欧洲有比较严重的经济结构问题。以前的欧债危机还是希腊这种小国,但目前出现问题的是法国、意大利这种大国。法国是福利体制僵化,意大利的财政赤字标准问题是觉得欧盟限制太多,如果意大利出现债务危机,欧盟将束手无策。”

撕裂欧洲

默克尔和特雷莎·梅即将黯然退场的背后,是一个卸下安定面具的对立欧洲。“政府要求增加的燃油税就像桶里溢出的水,太多了,我们抗议的不仅仅是燃油税,我们老百姓就像被榨干的柠檬。”法国“黄背心”运动参与者喊出了自己的抗议理由。

乘着美国特朗普当选的东风和积压的民怨,欧洲的民粹主义因此抬头。在德国,基民盟在柏林地方选举中遭受惨败,而极右翼另类备选则取得了非凡成功,一步跨入柏林市议会,实现了历史性突破。此外,今年3月意大利大选期间,“民粹派”和“疑欧派”大获全胜,民粹主义“五星运动”党以32.2%的得票率成为第一大党。

“民粹是迎合底层民众心理的。”扈大威认为,目前,欧洲国家左翼在政治发展方面都在向右翼靠拢,都是体制内精英替民众说话。然而,虽然右翼领导人言行夸张,但涉及到国内税收、再分配,还是比较保守,没有人敢向富裕阶层开刀。“黄背心”运动就是老百姓被压榨到了一定地步,到了爆发的一个临界点。

内忧没完,还有外患。扈大威分析称,现在的欧美关系也出了状况,特朗普上台后“六亲不认”,对盟友开征关税,在安全方面也认为欧洲搭美国的军费开支便车。虽然有国家提出组建欧洲军,但也只是说说而已,实际上想增加军费开支也做不到,毕竟预算不够,欧盟内部在这个问题上也不团结。

叱咤政坛的默克尔曾创造了关于欧洲的共识,并成为欧洲民主的代言人。但如今难民问题待解,意大利、匈牙利和波兰的民粹主义抬头,法国“黄背心”的战火蔓延;英国脱欧进入深水区,又面临着意大利预算危机和明年5月的议会大选压力,特朗普的各种小动作又撒了一把盐。一个割裂的欧洲浮出了水面。默克尔和特雷莎·梅意识到了悬崖的危险,即将撤离,但悬崖还在等着下一位接班者。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文 李烝/制图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