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首部移民法放宽限制 德国为何“不长记性”

出处: 作者:杨月涵 网编:陶凤 2018-12-20

被难民折腾的筋疲力尽的德国政府却做出了一个民众难以置信的选择——大开国门,欢迎移民。据《欧洲时报》报道称,当地时间19日,为应对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等问题,德国政府推出了首个移民法案,允许德国从国外引进具备专业技能的工作人员。而这部放宽移民限制的法案,基本上也相当于给因难民问题而处于分崩离析边缘的德国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根据新的法案,德国公司招聘外国员工将不再受到行业的专业的限制,这意味着护士、建筑工人、厨师等低技术人士也可以移民德国,新法案中甚至还取消“德国人优先”条款。其中最具争议性的是,该法案要求给在德国等待庇护申请结果的难民“就业宽容”,如果他们找到有报酬的工作,并证明自己已融入德国社会,应该让他们获得居留许可。

德国政府有自己的考量。据报道称,德国社民党与基民盟、基社盟谈判,终于在最后一刻通过这项移民法案,而在内阁会议结束后,基社盟内政部长霍斯特泽霍夫也称,“我们需要来自非欧盟国家的劳工,填补空缺的岗位,保证我们的经济繁荣”。德国劳工部长、社会民主党人海勒也表示,“这是一个显著进步,经过二十多年的辩论,德国终于有了一部现代移民法案”。

岗位空缺的问题并未被夸大。今年3月,德国工商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德国足有160万个空缺岗位难以填补,几乎每两家企业中就有一家无法为空缺岗位找到合适的长期任职人选,每十名经理中就有六名认为,合格人才短缺对公司业务构成威胁。

而劳动力短缺的背后,人口老龄化的危险也若隐若现。加拿大可视化新媒体Visual Capitalist曾经预测,欧洲经济引擎存在一个重大挑战,即人口结构的改变。随着越来越多国民步入老年,而育龄女性的生育率低到只有1.5%,德国的人口问题迟早都会影响到经济增长。当时Visual Capitalist创始人Jeff Desjardins预测的爆发时间就定在了2019年,他在报告中写道,预计在2019年,德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数量将超过30岁以下的年轻人数量(分界点将是29%)。届时,那将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人才的紧缺甚至让德国在如今大热的人工智能领域落了下风。本月初,德国联邦数字峰会上,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迪特·肯普夫还称,“我们需要在这一领域有更多的专家,为此我们必须到世界各地区寻找,而中国和美国就有很多这样的技术人员。”

然而为技术人员大开国门更像是一把双刃剑。被难民问题撕裂的德国对于这一法案始终心存芥蒂,德国工会联盟警告,放宽移民限制可能导致德国薪资大幅下滑,并出现剥削外国劳工的情况。就连默克尔所在基民盟重量级人物朱莉娅·克洛克纳也表示,新移民法可能会产生“错误动机”,让更多人试图来到德国。

“错误的邀请!”德国《世界报》毫不留情地指出,他们认为新移民法不仅会为技术工人提供便利,也给不合格移民提供方便。在经济衰退时期,这些新移民会给福利制度带来负担。此外,欧盟和经合组织的一项研究表明,德国低技术移民明显增加,高技术移民则不愿来德国。新移民法将加剧这种现象。

事实上,自2014年德国引进难民以来,联邦政府也一直致力于让难民经过专业培训后迅速进入就业市场。截至今年6月,已经有超过31万难民在德国找到工作。考虑到德国每年新进入就业市场的毕业生大约仅有80万人,增加的这30多万富余劳动力大大缓解了德国的劳动力市场紧缺。

但另一方面,参差不齐的难民也加剧了德国社会的动荡。以德国下萨克森州为例,在难民大批量到来前的2014年,下萨克森州的犯罪率已经在7年间下降了22%,但到了2016年底,犯罪率就上升了10%,其中92%和难民有关。当难民问题愈演愈烈的时候,默克尔也不得不为自己几年前的抉择而买单,但引咎辞职背后,德国究竟要如何平衡好技术移民和难民的问题,显然不是换个领导人这么简单的事情。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网友评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