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欧洲这八年,按下葫芦浮起瓢

出处:政经 作者:韩哲 网编:王巍 2018-12-06

如果欧洲是一个动物园,它最不缺的就是黑天鹅和灰犀牛。

自2010年欧债危机触发以来,欧洲就一直缓不过来。从欧猪五国到难民危机,从民粹泛滥、极右抬头,到英国脱欧、分离倾向,直至最近的巴黎骚乱,欧洲这八年,风调雨顺少,骤风暴雨多。

究其原因,既复杂也简单,一切问题都是经济问题。当欧洲经济复苏乏力,从前被增长和福利所掩盖的贫富分化和社会分裂重新浮出水面,并引发持续的涟漪和漩涡。

被次贷危机引爆的欧债危机,让欧洲国家治理能力的短板暴露无遗。诚然,大家都在印钞,但欧洲除了印钞好像就没啥后招了。紧缩制造了大量的失业年轻人,却没有换来社会经济结构调整。在这个脆弱的泡沫周期里,欧元区的结构性矛盾有增无减,最后逼得英国上演了“走为上”的一出好戏。

发展是硬道理,这话放之四海皆准,是普世道理。

比如巴黎骚乱,诱因是政府提高燃油税,引发了中产阶级和低收入阶层的街头抗议。这个很难分清孰对孰错,更多是博弈。政府想发展先进生产力和高新产业,民众想过好眼前的日子,话不投机。更进一步分析,是法国1.8%的经济增长率、9%的失业率以及7000多亿欧元的福利开支,这是大家没法心平气和谈一谈的体制原因。

人们印象中的欧洲优渥优雅生活,离不开欧洲500年来积累下的企业效率和技术优势。正是掌握了高精尖产业的降维竞争优势,才可以覆盖令人垂涎的福利制度。但时移世易,时代不会刻舟求剑,当这种技术差距在缩小,欧洲的经济增长便开始放缓和分化。欧洲人近年来的焦虑,大抵如此。

欧洲的问题是“通用病”。通用汽车在与日本车企的竞争中节节败退,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职工的养老医疗成本巨大,在技术不足以领先的情况下,失败不可避免。美国只有一个通用,而欧洲则大范围“通用化”。高福利是双刃剑,它既尊重人,也养闲人。而且福利制度是刚性的,由奢入俭难,一旦调整就会引发巨大的摩擦和冲撞。

欧洲一直在防守,但防不胜防。在政治上,德国的默克尔不再寻求连任,法国的马克龙支持率大跌,奥地利大选“失守”右翼,维谢格拉德集团(由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组成)频频对欧盟说不,可谓按下葫芦浮起瓢。在经济上,“欧猪五国”的阴影至今仍未散去,贵为欧洲第四大经济强国的意大利则差点在今年夏天成为债务危机的火药桶,只是勉强在最后一刻被“救市”。难怪索罗斯说,在过去十年中,在一切可能出错的地方都出错,欧洲正处在生存危机之中。

刚刚闭幕的G20峰会,这个囊括了主要西方经济体、新兴市场和重要地缘国家的会议上,全世界聚焦的不是最后的联合公告,而是随后的中美元首峰会。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