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巴黎为何成了“骚乱之城”

出处: 作者:陶凤 汤艺甜 网编:段跃 2018-12-05

8(巴黎)

8888

当催泪瓦斯覆盖了香榭丽舍大街的香水味时,法国政府选择了“低头”。12月4日,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将宣布暂停增加燃油税。这意味着,在愈演愈烈的“黄背心”抗议中,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改革雄心遭遇了滑铁卢,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优雅从容的浪漫之都,而是一个骚乱不断的巴黎。

紧急“灭火”

法新社4日援引法国政府知情人士的话称,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将宣布暂停增加燃油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意味着已经持续三周的“黄背心”抗议运动获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凯旋门上“马克龙下台”、“黄背军必胜”的涂鸦让清洁工人有些头疼,与此类似,这场由上调燃油税点燃的抗议,也让法国政府焦头烂额。据法国内政部统计,12月1日,全国共有13.6万人参加游行,11月24日、11月17日则分别有16.6万和28.2万,仅巴黎就有1万人参加游行。

或许是事态太过严重,马克龙政府选择了“低头”。巴黎街头,满目疮痍,游走式巷战在法国防暴警察和抗议者之间爆发,412人被捕,133人受伤,190起火灾。据彭博社3日报道,法国财长Bruno Le Maire已从布鲁塞尔欧盟财长会议提前退席回国,参与国内危机讨论。前一天,马克龙也从G20峰会上匆匆赶回巴黎。

事实上,在暂停增加燃油税的消息之前,Bruno Le Maire的态度就有所软化,“如果我们需要更快地削减开支,以便能够更快地为家庭和企业减税,那么我已做好准备”。法国政府此前表示,可以进行政策调整,以限制油价上涨时燃油税上升的影响;公司也将被允许暂时解雇员工,周日开工以弥补收入损失。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薛建成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法国的问题不只是燃油税的问题,马克龙的大方向没有变,只是妥协了一些,方向有些调整。“现在‘黄背军’也没有领军人物,都还没有定下来,燃油税只是一个导火线,深层次是法国目前的购买力问题。”

夹心层的焦虑

追求自由平等的法国人,似乎有反抗的传统。许多媒体将这次“黄背心”抗议活动视为法国1968年以来最激烈的抗议活动。彼时,“五月风暴”的集体罢工使整个法国处于瘫痪状态,最终总统戴高乐走下政治舞台。

从浪漫之都到废墟战场,巴黎只需要一场抗议。就在今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当天,法国各行业工会以分散方式行动,巴黎警察局总局指出,当天在巴黎有2万人示威,成百上千名蒙面人向汽车和店铺投掷汽油弹,洗劫商店并与警方展开打斗,被称为“五一暴力事件”。“五一暴力事件”的矛头也是直指马克龙。刚赢得选举时,法国国内对马克龙期望颇多,“变革”和“激进”是这个年轻帅气领导人的主旋律。但在法国人民看来,这是一个“富人总统”,比如新的劳动法改革计划旨在让企业更加容易雇佣和解雇工人等。

“政府要求增加的燃油税就像桶里溢出的水,太多了,我们抗议的不仅仅是燃油税,我们这些老百姓就像被榨干的柠檬。”今年47岁、参与抗议的Cyrille Dhui对媒体表示。

“示威其实是出于底层中产深感被遗弃的情绪”,法国《世界报》指出,这群人的收入,比上,不足以过舒服的生活,比下,又未能获得政府救济或税务减免,而通常居于公共服务较差的市外地区,对政府增加税收非常反感。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范郑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暴乱不是单纯的燃油税问题,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在那些购买力比较弱、收支勉强平衡的人看来,马克龙上台之后的一系列政策更倾向于利好企业家和雇主,导致贫富加剧,而中下层的民众并没有得到政府的关注和回应”。

两难处境

“那些高高在上的巴黎老爷们根本不知道,每个月从钱包中被挖走80欧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Dhui情绪激动地表示。“黄背心”抗议已经远不止汽油价格那么简单,正逐渐演变为对于消费水平和不平等的不满。

对于目前并不乐观的法国经济来说,马克龙的雄心勃勃可能有点超前。薛建成表示,现在法国的经济形势并不算好,财政赤字很高,债务很高。法国全国统计和经济研究所6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一季度,法国公共债务规模达到约2.255万亿欧元,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97.6%。居高不下的还有失业率。

“现在法国面临的两个问题是竞争力不足和社会福利支出过高,”范郑杰指出,马克龙上台也是一方面希望通过劳动力市场的松绑去刺激,另一方面通过社会福利降低去缓解,但是这种短期内比较难释放改革的福利,长期缓慢的改革比较容易让法国民众失望,同时让不满情绪发酵。

在巴黎一次次的乌烟瘴气之后,马克龙的光环褪色,支持率大幅下滑至25%左右。据统计,达73%的法国人支持这场抗议活动。

被破坏的不只是香榭丽舍大街的精品店,意大利最大通讯社安莎社表示,已经对食品产业造成了价值135亿欧元的损失。法国银行业协则称,80家银行的支行在抗议行动中受到损失。Bruno Le Maire也承认,暴力事件已经导致小型零售店收入下跌2-4成,酒店预订下跌15%-25%。

对于目前的法国政府来说,要做出选择并不容易。如果顺应民意、扩大减税,那么一方面可能进一步拉高目前的财政赤字,并将威胁到法国推动欧盟财政改革的公信力,因为目前欧盟正在和意大利就预算赤字水平进行拉锯战。而在不久前,法国也刚提交了一份稳妥的预算案。另一方面,在民众购买力薄弱的当下,减少财政支出也有可能损害经济增长。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文 李烝/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