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

双面拜耳

出处: 作者:汤艺甜 网编:陶凤 2018-12-02

8(拜耳)

在“救世主”和“撒旦”之间,拜耳的身份切换似乎有点频繁。“联姻”孟山都的阴影还未消散,“广谱抗癌药”又为拜耳收获美誉。不过,拜耳最近思考的是如何在不同业务中达到平衡,裁员、精简部门是方法之一。11月30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德国制药与农化巨头拜耳公司将裁减1.2万个工作岗位,作为降低成本的举措之一。

大裁员来袭  

1.2万人,约占拜耳全球11.8万名员工的十分之一。根据拜耳的计划,此次裁员将在2021年底完成,德国本土市场是裁员的主场。根据拜耳的声明,被波及最严重的是“公司职能、支持职能、商业服务和国家平台”的工作,5500-6000个相关岗位将消失;此外,逾三分之一的被裁员岗位来自庄稼科学部门,药品研发部门、消费者卫生部门将分别裁减约900个工作岗位和1100个工作岗位。

裁员只是拜耳缩减成本的动作之一,拜耳还开启了“卖卖卖”的模式,从价值70多亿欧元的动物保健产品部门,到Coppertone防晒护理和Dr. Scholl足部护理产品系列,就连服务提供商Currenta的60%股权,都成了拜耳考虑甩掉的“包袱”。

从最近的业绩来看,拜耳的打算似乎有迹可循,其三季度财报显示,2018年三季度拜耳的动物保健业务销售额已经有所下滑,北美地区下滑尤其严重。虽然拜耳的整体销售额增长1.9%,达到99.05亿欧元,但其动物保健业务中Advantage系列产品销售额下降了34.7%,不计特殊项目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下降了45.7%。

“上述调整属必要举措,为拜耳提升业绩和灵活度打下基础。”拜耳CEO沃纳·鲍曼表示,并补充道,这些计划中的措施将“腾出资源用于创新和增长”,并让拜耳专注于在制药、消费者健康和农作物科学方面的核心业务。拜耳或许是希望“轻装上阵”。拜耳表示,上述举措将使得公司从2022年开始年均节约成本26亿欧元。

裁员的成本也不容小觑。根据拜耳的声明,这次裁员将产生一次性成本约44亿欧元,预计将在2018年四季度产生价值33亿欧元的减损支出和坏账冲销。巨头裁员的消息让市场感到惊慌。在拜耳发布裁员并削减成本的声明后,其股价下跌了近2%。

在外界看来,拜耳的裁员大动作其实是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代价。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这是受拜耳今年早些时候实现收购美国孟山都公司的影响。当然,沃纳·鲍曼选择否认,“这些举措和收购孟山都与草甘膦诉讼完全不相关,这些决定是独立作出的,旨在提高公司未来的竞争力。”

争议收购案

拜耳可能没想到,与孟山都的“联姻”存在着这样的隐藏后患。作为二十年来德国公司最大的跨国收购案,拜耳与孟山都的“联姻”曾引发全球热议。6月7日,拜耳以 630 亿美元的价格正式收购美国农业公司巨头孟山都。之后,“孟山都”这个已经117岁的名字,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但伴随收购而来的,不是强强联手的双赢,而是抗议声和诉讼案。10月,美国法官作出判决,要求拜耳旗下全资子公司孟山都对其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剂产品致使一名学校园丁患上晚期癌症事件负责,判决结果使得该公司市值蒸发近20%,更令投资者担心的,还有孟山都背后逾8000起的类似诉讼。

“我们与孟山都联手,旨在帮助全球的农户以可持续的方式种植出更有营养的食物,这对于消费者和环境保护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在正式收购孟山都时,沃纳·鲍曼曾乐观地表示。

但在全球的环保和农业团体眼中,事情却并非这样。靠糖精起家的孟山都曾经“劣迹斑斑”,除草剂致癌只是冰山一角,众所周知的剧毒农药DDT、越战生化武器“橘剂”、污染环境多氯联苯等都是孟山都曾经的主打产品。有阿司匹林光环加持的拜耳,也曾因推出海洛因而深受抨击。

“二者的交易是一场地狱中的婚姻-——它不利于农民,不利于消费者也不利于农村。”地球之友组织的食品和农业领域活动人士艾德里安·贝布表示,拜耳放弃孟山都公司的名称并不能改变孟山都的本质,“这次收购,将创造出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强的农业综合企业,会强行将其转基因种子和有毒农药纳入我们的食物和土地。”

抗议者们真正对抗的不只是个别并购案,而是种子与化学企业这一巨大复合体的威胁。事实上,反对者认为,新的企业很可能利用转基因种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可能威胁到全球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正是一系列抗议和反对,让投资者对于合并后的拜耳并不看好,自今年8月以来,拜耳的股价已经下跌约三分之一,至五年来的最低水平,市值缩水了110亿美元。

天使还是魔鬼

20181203S08图表

对于拜耳来说,排除万难执意收购孟山都的背后,是其转身的重要一步。在创立的150多年里,拜耳的模式一直是发明新分子,再将其转变为创新产品。而这一传统模式自2016年起被重新定义,彼时拜耳正式转型为一家生命科学公司,聚焦有关生命有机体的生物化学,三大主业分别是医药、消费品医疗与作物科学(即农化)。

而在2015年9月材料科技业务被拜耳独立出去后,作物科学成为了拜耳医药业务之后的第二大业务,2015年,医药业务营收为153.08亿欧元,作物科学实现营收103.67亿欧元。

拜耳还不满足,因为自己引以为豪的医药业务也面临着重重挑战。近年来,由于多数重磅药物专利即将到期,以药品为主导的药企销售收入注定将大幅缩水。根据全球市场研究机构集邦咨询统计,,2017年全球药品市场规模约为1.13万亿美元,年增长率仅有1.9%,预期到2018年约为1.17万亿美元。

当阿司匹林和维C泡腾片无法维持高额利润时,收购扩张,正是这个150多岁的老牌企业为自己找寻的出路之一。沃纳·鲍曼认为,医药和农化行业巨头,都会通过收购进行扩张,而“医药领域没有可以与孟山都媲美的并购标的”。

不过拜耳目前的扩张之路有些尴尬,一面执意扩大作物科学业务,将孟山都背负的致癌诉讼揽到肩上;一面又投入精力研发抗癌药。就在11月26日,拜耳用“广谱抗癌药”震惊了全球医药行业,该药物名为Larotrectinib(商品名为Vitrakvi),由拜耳和精准医疗公司Loxo Oncology共同研发,是FDA批准的首个“不区分种类肿瘤类型”的抗肿瘤化学药物。据拜耳介绍,在参与实验的成人和儿童所患多种类型的实体瘤中,总体缓解率达到75%。

不过,这款抗癌药3万多美元的高昂单价,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价格确实比较贵,但现在随着普药受到市场的挤压,特药的高定价是药企维持其利润的主要手段。”Latitude Health创始人、医药专家赵衡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拜耳裁员也主要是为了调整结构,和其他药厂一样,需要将受到挤压的普药调整出去,特别是那些过了专利期的原研药。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网友评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