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媒体产品 > 新闻绘本

北京榜样·任全:孝道传家

出处: 作者: 网编:林琴 2018-11-18

28-任全来

任全来自1992年再婚后,尽心尽力抚养、照顾两个家庭组合而成的4个孩子、5位老人,荣获2015年度“北京榜样”,经媒体传播后,街坊邻居叫好,去医院看病也被医护人员夸赞。其实,孝老爱亲是每个人的本分,并不值得多说。可是人们看到不少“空巢老人”“留守老人”处于“出门一孤影,进门一盏灯”的生活状态时,任全来的所作所为就格外让人敬重。任全来说:“人的一生有两件事最重要:在单位里干好工作;在家里爱护上老下小。”

“尽孝就要当老人精神上的‘主心骨’”

任全来担任过北京现代建材公司一厂党支部书记、公司武装部长。这期间,他的父母病逝,妻子也在过铁道口时被撞身亡。1992年9月,48岁的任全来与同样丧偶、39岁的刘克清再婚,要抚养、照顾的4个孩子、5位老人中,有自己的一儿一女,刘克清的一儿一女,自己前妻母亲,刘克清父母和她前夫父母。

在任全来眼里,老人不仅身体逐渐衰弱,精神依赖也逐渐加重。再强悍的人,一到晚年就是弱者,需要晚辈生活上照顾,更需要晚辈精神上抚慰,给他们当家、撑腰。

任全来前妻母亲住在河北涞水,身边虽还有儿女,但铁路上不幸被撞罹难的女儿,把老人的心掏走一多半,眼泪流干了,思念没尽头。任全来理解老人心,每年春节期间,都要带着现任妻子刘克清和子女,坐火车或长途车去涞水看望;平时听到涞水那边有婚丧嫁娶等事情,自己再忙也要去,实在难以分身,就派儿女去。1992年11月,前妻母亲80岁时,每月工资300多元的任全来,花200元买了个锅盖大小的蛋糕,上面有一个拄拐棍的老寿星,和刘克清坐了3小时的小公共,送到涞水祝寿。在涞水车站下车时,当地熟人见了惊讶地问:“你和前妻家还有来往?”

人心都是比出来的。2001年,任全来前妻母亲去世前,把自己攒的500元从箱子里翻出来,给几个子女各分了100元,把刘克清也当亲子女,留了100元。2010年,刘克清过马路遭遇车祸,双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任全来前妻妹妹辗转得知,带着9个亲戚,开着小面客货两用车,带着农村最好吃的东西赶到北京探望,还给刘克清和女儿手里塞了钱。

对刘克清父母家不用多说,任全来每周都去。经常是左手二斤元宵给新岳母,右手两瓶汾酒给新岳父。深秋到了,挥锹铲土和煤饼,忙活过冬取暖的燃料。发现平房小院门头有破损,找来几个朋友推倒重砌干了一天。1998年,刘克清母亲患糖尿病并发心梗住进医院重症病房,父亲希望7个子女轮流陪护。刘克清因所在企业效益不好正在家待岗,而自己6个弟弟妹妹,加上弟媳妹夫共八九个人都要上班。任全来对刘克清说:“白天你都包了吧,让他们晚上轮流去。你多受点累没关系,万一母亲有个‘山高路远’,你也问心无愧。咱家的事我全管了。”刘克清在医院擦屎端尿陪护母亲70个白天,直到把母亲送走。弟弟妹妹们抱着刘克清说:“大姐照顾妈最多,大姐夫最支持。”从此,这6个弟妹有事就找大姐大姐夫商量,就像对待自己的长辈。

刘克清前夫去世后,经人介绍认识了任全来,回家征求公公婆婆意见。公公是1933年在门头沟参加地下党的老革命,支持刘克清再婚,并要求见任全来一面,见面只聊了一会儿,就悄悄跟刘克清说:“不错,人性挺好。”1992年12月,老革命食道癌复发,住进潘家园附近的一家肿瘤医院。正在石景山黑石头路上班的任全来,有空就坐地铁倒公交,赶40公里去探望。老人家弥留之际,对守在床前的孙子说:“如果我不行了,找你爸去!”这个爸就是任全来。他果然一力担当,马上操持后事,嘴里轻声叫着“爸爸给您穿衣了”,亲手给老人家穿了四五层寿衣。

刘克清前夫是独子,有个妹妹但长期患病,自顾不暇。老革命去世第二年春节就要到了,任全来决定春节假期不在家里过,去老革命家,陪他老伴儿和一直住在那里的刘克清两个孩子一起过,并让自己两个子女去涞水陪姥姥。老革命老伴儿高兴极了,又炒菜又炖肉,把接连失去儿子和老头的悲伤气氛冲淡了。任全来又和刘克清商量妥,每个双休日看两家:看完刘克清父母,再看老革命老伴儿,待遇都一样。第二年春节到了,任全来又决定,把老革命老伴儿和她的孙子孙女接到自己家,过到正月十五再送走,自己两个孩子也能添热闹。从此,这家人年年春节都有“大团圆”。

“爱子女就要爱在一个大家庭里”

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任全来认为,家里的经难念,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各念各的经,各唱各的调。做父母是唱主角的,不能有小心眼儿,更不能偏心眼,要把全家的经往一块念。

任全来和刘克清刚结婚时,任全来女儿上高中,儿子高中刚毕业,干了一份临时工作。两个孩子见家里来了一个新妈妈,立即出现“排斥反应”。婚礼当天,两个孩子都没来,晚上回家时,女儿躲进一间屋子不出来,儿子直不楞登问刘克清:“你来了,咱们能过好吗?”刘克清说:“咱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没有过不好的!”

任全来女儿小,想亲妈想得心疼,好长时间不接受刘克清。一次洗衣服,在刘克清面前把洗衣盆摔得邦邦响。刘克清脾气急,脱口而出:“别把盆摔坏了!”女儿顿时又哭又摔,还差点把刘克清推倒。任全来先把刘克清拽到里屋:“孩子小,请你多担待。”见刘克清很激动,赶紧又递手巾又端水:“孩子一时半会儿想不通,也很正常,咱们岁数比他们大,应该理解。他们做得再不妥,也是孩子。”一会儿,任全来又跑到孩子屋里劝:“你妈再亲再好,毕竟人也不在了。人走不能复生,但家还要有,生活还要继续。你和你哥上学的、上班的,回家总要吃饭,总得有人管这个家呀!”

任全来女儿高中毕业后交了个男朋友,很快就嫁到房山区一个偏远乡村,但和刘克清的疙瘩没解开。刘克清总觉得欠了账,不停地想法儿还。听说这个女儿生了孩子,就买了几套小衣服托人捎过去。春节到了,就想去乡下看看她。任全来非常支持,俩人提着礼物风尘仆仆来到女儿婆家。女儿一看惊呆了,情不自禁喊了一声:“妈——”这天晚上,母女俩睡在一个大炕上,聊了一晚上。2017年国庆节,这个女儿的孩子结婚,任全来让刘克清送了1万元。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刘克清被查出颈动脉闭塞,住了3次医院,任全来天天去医院照顾。这位女儿打家里座机没人接;又打手机,听到接电话的都是任全来,便起了疑心,问爸爸为什么座机总不接?听到刘克清住院消息,她带着一大把香蕉8个大苹果,从房山区乡下赶到医院,还直埋怨。刘克清悄悄对任全来说:“闺女对我中(挂)心了。”

任全来儿子结婚后,租房子住在父母家附近。他的儿子出生后长到2岁时,刘克清和任全来见小两口白天上班忙,一商量把这个小家伙白天接过来,晚上送回家,在孩子3岁时又接送幼儿园。孩子长到6岁时,又接送上学,比以前更忙:早上送一趟,中午接回吃午饭,下午又送去,傍晚再接回,一天8趟4个来回。直到孙儿上到小学4年级时,儿子在房山区琉璃河地区买了房搬走才算完。

“夫妻和就不能较真儿,还要互相心疼”

任全来认为,家里不管是敬老还是育小,最大的发动机就是夫妻俩和谐相处,遇事不较真儿,多难都互相心疼。如果这台发动机坏了,敬老育小都可能瘫痪。

邻居问任全来:“从没见你们两口子吵过架。”任全来说:“不吵架不等于没矛盾。”邻居不明白:既然有矛盾,为什么你们两口子不红脸呢?其实,脾气急的刘克清一生气还会骂两句,但任全来懂得:即便对方错了也不能较真儿,较真儿就会两败俱伤。不管刘克清火气有多大,任全来掌握一条:先不理你,等你不骂了,再跟你说清楚。

任全来和刘克清结婚后,挣来的钱除了存一部分外,零用钱都放在柜子里,谁用谁去拿,互不盘问。一次刘克清没留意,把4000元现金放在柜子里的报纸下忘了,用时急得翻柜子掀褥子到处找。任全来在一边笑呵呵地说:“也许你记错了,没有那笔钱。”翻了一阵子终于找到了。刘克清问:“4000元不是个小数!找不到时你怎么不急呢?”任全来说:“我信任你就不怕丢,就知道早晚总会找到的。”

2010年,刘克清出车祸撞断双腿打了钢板后,在伤筋动骨100天里,66岁的任全来全身心地照顾躺在床上的刘克清,每天洗脸、喂饭,端茶倒水。100天后,又把刘克清扶到轮椅里,教她锻炼腿力,直到她完全站起来。

有一句谚语说,与人分享快乐是双倍的快乐,与人分担痛苦是减半的痛苦。任全来把两个再婚家庭老少几代人捧在手里,放在心上,不分远近,亲如家人,靠的就是这种“分享”和“分担”精神。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76691 举报邮箱:bbtnewsbgs@126.com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