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人民币是否破7不易

出处:政经 作者:韩哲 网编:尹文武 2018-07-03

7月3日,在央行副行长、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和央行行长易纲先后释放维稳信号后,离岸和在岸的人民币跌势骤停并反弹,大致胶着在6.7附近。

在此之前,人民币贬值“势如破竹”,短短20天就跌去3000多点。上一次人民币触发“破7”的讨论还是两年前,当时突破了6.8的关口,但随后慢慢回升。对于此次人民币贬值,市场倾向于认为相对可控,“破7”是小概率事件。这些年,“7”仿佛就是人民币的信心试纸,只要没有“破7”,就还是正常波动。而一旦“破7”,市场预期就会动摇。

人民币贬值的原因很多,包括中美在内的全球贸易的紧张局势持续、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带动的美元走强、美国加息之后与中国形成的利差,以及中国经济增长不如预期和伴随着去杠杆过程出现的企业债务违约增多。不过,从根本上一国汇率水平取决于经济基本面。

理论上说,当经济上扬的时候,楼市股市汇市这三大市场会同时保持强势,房价上涨,股价上涨,货币升值。而当经济放缓时,楼市股市汇市这三大市场就同时趋于弱势,房价下降,股价下降,货币贬值,直至出现新的平衡,或者被宏观调控对冲。

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内因起主要作用,中国经济仍在L型底部徘徊,尚未走进新周期,所以政策空间有限,必须有舍有得。按照诺奖经济学家蒙代尔提出的不可能三角,即在开放经济条件下,一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汇率稳定和资本的自由流动不能同时实现,最多同时满足两个目标。对央行而言,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向来是最重要的,内部均衡优于外部均衡,这是毫无疑问的。面对美联储加息,央行没有选择跟随,反而实施了定向降准,释放7000亿元流动性,以维持经济增长于不坠,避免紧货币环境伤及仍在市场出清中的实体经济。

当然,形势是不断变化的,政策就是要审时度势,便宜行事。当人民币贬值的程度超出政策阈值,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就成为首选,代价可能是外储降低、货币政策受制和资本自由流动收紧。

央行喊话立竿见影,但人民币仍在贬值周期,未来仍充满各种不确定性。贬值不仅是压力,也是博弈,不仅要对标国内环境,同时也要反映外部变化。打赢这场人民币的压力测试,关键在我们自己的改革开放,创造新的经济,打开新的市场,释放新的活力。

就短期而言,中国经济的筹码还很多。当天晚上,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认为当前我国经济正向高质量发展迈进,市场主体韧性强,国内巨大规模市场的回旋空间广阔,完全具备打赢重大风险攻坚战和应对外部风险的诸多有利条件。

这基本宣告了,人民币大规模贬值的可能性为零。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