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养老金池子的窘境

出处:政经 作者: 韩哲 网编:尹文武 2018-04-13

原定2017年底试点的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将于5月1日在上海、福建和苏州工业园区试点,为期一年。

一个看上去比较晦涩的专有名词,藏着这样的信息:留给养老金的时间不多了。

三周前,人社部和财政部联合下文通知,2018年养老金上调5%左右。尽管已是14连涨,但近三年增速分别为6.5%、5%和5%,跟之前的动辄10%+相比,已经力不从心。

也是在2014年,养老金出现收不抵支,如果没有财政补贴,当年就是亏空上千亿元。之后三年,亏空继续存在,并大幅扩大,财政补贴同步亦大幅扩大,双双突破5000亿元。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财政难以持续。尽管养老金累计结余仍然有小4万亿元,但按照现在这个亏空速度,而且是加速度,养老金岌岌可危。

由此可见,老龄化对经济发展资源的“挤占”,绝对不是闹着玩的。而且,我们并非福利国家,远远不存在“福利病”,养老金虽然已经亮起红灯,但保障程度刚刚达到“基本”,养老金替代率在国际上也就是“及格”水平,并且随着老龄化的加深,将来的下降趋势难以逆转。当然,这里的养老金替代率是指企业职工,而非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后者远远高于前者。双轨制,算是中国养老金的一个老问题了,这里按下不表。

也就是说,未富先老。养老金现在要准备好过“紧日子”,未来则可能要面临“苦日子”。没有办法,只能量力而行,不能逾越发展阶段,不能跟发达国家“比阔”,否则养老金就成为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黑洞。

这些年,政府早就着手“开源节流”:之于前者,国有企业股权的10%被划转给社保基金;之于后者,研究延迟退休、降低养老金增速,以及鼓励企业发展年金、鼓励个人去购买养老商业保险。

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即是出于这个目的,通过个税抵扣来激励大家积累养老金,减轻财政负担。但推广难度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一旦购买,部分收入将被长期锁定,如何让预期收益对公众有足够的吸引力,并不容易,这涉及到复杂的税率和费率的精算。更重要的是,社保已经是强制储蓄,在中产和中年的双重焦虑下,商业养老保险实在不是一个优先选项,有支付能力的人,更倾向于把钱花在购房租房、医疗保障和孩子教育身上。

养老和医保,费率达到企业工资总额的36%,无论是跟发达国家比还是跟发展中国家比,都是名列前茅的,涨是不可能的,相反降的呼声愈加强烈。这是一个大大的硬约束,使得种种“开源节流”倍感捉襟,有时候甚至是迎着民意的反对声闯关。新世纪前后的养老和医保转制,历史成本主要是由企业和个人分担,如今面临养老金池子的窘境,可以肯定的是,再也不能沿着最小阻力线绕行了。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