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文旅中心 > 演艺频道

朱金石双个展呈现宣纸装置艺术与厚绘画

出处: 作者: 网编:徐磊 2018-03-10

310日,艺术家朱金石大型双个展《时间的船》、《拒绝河流》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出,此次展览根据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双空间的独特结构,将艺术家代表性的装置艺术和独领潮流的“厚绘画”同时呈现。

第一空间展出朱金石的宣纸装置作品《时间的船》,作品精确到使用14000张宣纸,1800颗细竹,2000根七米棉线。为此,工作小组曾赴黄山古镇研制防火宣纸、选竹于山中。之后于宋庄工作室数月将宣纸揉皱定型,烤竹于直、打孔而截3米。作品转为空间而设,顶部的两个巨大的横梁成为悬浮装置重量的承受。

微信图片_20180310203831

微信图片_20180310203641

《时间的船》宣纸装置

据悉,朱金石的宣纸装置起始于1988年,那是他在柏林将一立方体宣纸安置于北京与自己遥相应对。1997年他在温哥华美术馆用50000张揉过的宣纸搭建出18米高,3米圆的装置作品,穿越周壁四层空间,悬置于大厅正中。二十年后,当朱金石这次在北京798构想宣纸作品,他试图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空间作出新的诠释。宣纸与竹子的薄柔赋予了这件巨大装置以轻盈,由此对比出包豪斯工业建筑的沉重与时代记忆。

《时间的船》纵贯气势恢宏,当光线从顶部天窗撒下,穿过密密的细线打在宣纸的褶皱上,苍桑与脆弱,坚固与柔软同时映入视线。当观者走进作品的通道之中,瞬间封闭的形态在浮动其中的光斑与尘埃敞开,宣纸作为古老材料的记忆被崇信唤起,它产生出一种从未存在的空间幻觉,时间在此诗意的栖居。

第二空间的《拒绝河流》则精选了朱金石近十年独领潮流的“厚绘画”,包括数件八十年代的抽象绘画作品。朱金石从1980年完成第一幅抽象绘画到今天,风格历经变化,沉浮之间,厚积薄发,他的“厚绘画”于今独领潮流,作品迎面而来的力量,可以让观者体验到当代绘画的锋芒所在。相比他简约的装置艺术,朱金石在绘画上追寻了相反道路,丰富而炫目,紊乱而猛烈,桀骜不驯、咄咄逼人。他的绘画工具单一却与众不同,工作室保存着上百个蘸满厚重颜料、十五公分宽的画笔和工匠凃墙抹刀,几百块代替画笔的调色板。

微信图片_20180310203540

微信图片_20180310203608

微信图片_20180310203545

《拒绝河流》展览现场

朱金石的“厚绘画”一反西方九十年代之后的构成主义、新几何主义的抽象绘画主流,超越传统抽象主义的单一理念,注重于自己的体验。正如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馆长Melissa chiu所评论的“他的绘画创作无视存在于不同媒介(绘画/雕塑/装置)之间的严明接线,亦无视存在于对抽象艺术之地方性与跨国界理解之间的差异。在更大的程度上他关注于材料本身,他的创作表现了他从材料之中追寻意义的兴趣。”

纵观朱金石国王四十余年的艺术实践,抽象绘画与观念装置艺术这两条平行的脉络贯穿起伏于始终。此次展览将两者并置,可以让观者进一步体验到当代艺术的今日美学。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