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政经

出口承压 人民币急升势头暂缓

出处:政经 作者:记者 程维妙 实习记者 宋亦桐 网编:尹文武 2018-02-09

2

开年以来气势如虹的人民币上升势头有所暂缓。2月8日,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双双下行。业内人士分析称,其实此前随着人民币的急涨,已经令一些出口企业承压,2月8日公布的最新进出口数据再次印证了这种压力的存在,加上此前一天美国参议院通过新的预算法案,美元受到一定提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令人民币出现下跌,但也不必过度解读和紧张,中长期人民币升值趋势并没有变化。

222

快速升值势头暂缓

2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较前一个交易日上调60点,报6.2822元。但日内人民币汇率走势却没有顺着“风向标”上行,而是一路下行。

据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数据,2月8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官方收盘价报6.3260,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大跌664点,创2015年8月12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如果从实时数据来看,截至18时30分,在岸人民币日内最低触及6.34,单日跌幅超过750个基点;离岸人民币日内最低跌至6.3775,日内跌幅超过820个基点。

不得不提的是,早前一轮快速升值的幅度同样颇引人注目。数据显示,1月人民币兑美元升值3.5%,创1994年汇改以来最大单月涨幅。

与人民币相对的是汇率“跷跷板”另一头美元的变化。进入2018年后,美元指数比2017年更为糟糕,1月下跌超过2.4%,并在1月24日跌破90关口,是时隔三年多来首次跌破90。不过,近日美元也强势反弹,2月7日重新回到90以上,截至2月8日18时30分,美元指数报90.4390。

贸易数据发布为一大诱因

对于2月8日人民币和美元的表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当日的汇率波动,主要是前一天美国参议院通过了新的预算法,使美国预算问题短期内看到曙光,美元获得提振,人民币兑美元则出现贬值走势。

还有一个诱因则是同日公布的1月进出口数据。据海关统计,今年1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5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2%。其中,出口1.32万亿元,增长6%;进口1.19万亿元,增长30.2%;贸易顺差1358亿元,收窄59.7%。

“出口增速较前两个月有所放缓,大家也是担心前期人民币过快升值是否会影响到出口。在消息面和数据公布后,对市场情绪有影响。”温彬说道。稀财汇创始人、500金研究院院长肖磊也指出,市场担心人民币升值会引发政策层面对贸易顺差的警惕,加上近日美元指数的走强,也直接拉低人民币汇率,市场预期迅速改变,短期看人民币汇率有进一步回调的预期。

事实上,在2017年人民币逐渐回归上升通道后,期间几度急速升值就引起越来越多的注意,央行在2017年9月和2018年1月上旬,分别以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和暂停逆周期因子的操作为人民币过热的升值势头降温。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都指出,要警惕人民币升值预期的过度膨胀,其中一个影响就是进出口。事实也印证,2017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整体波动中的大幅升值令市场颇为意外,不少筹算着从汇率波动中获利的出口外贸企业猝不及防,营收或因汇兑而遭遇损失。

中长期升值趋势不变

不过,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中长期人民币升值趋势不会改变。温彬认为,2月8日人民币暴跌更多还是交易层面,但总的趋势没有变。人民币兑美元在一个合理均衡的水平上是双向波动,可以看到一些数据对供求关系产生的影响,而人民币汇率弹性也是在增加的,因此对波动不必过度解读和关注,这是市场交易导致的“双向波动”。

“双向波动”这一表现也被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提及,他表示,作为正在市场化和国际化的人民币,出现升值与下调的动态调整,仍然是正常现象,未来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双向波动”。

赵锡军进一步分析称,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汇率越来越由市场的因素来决定,市场因素则包括长期和短期两个方面,长期就是中国的经济走势、美国经济走势等,短期就是受政策和市场预期两个方面影响。“从目前来看的话,美元的政策应该说处于缩表和加息这样一个通道,人民币是一个稳健的货币政策,所以两者的政策都是趋紧的,但是具体要看预期,哪一种货币的政策趋紧的节奏更快,一年中它会随时发生逆转和变化,而‘双向波动’的局面还是能够继续存在下去。”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实习记者 宋亦桐/文 张彬/制表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