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产经

启动破产重组 辉山断臂自救

出处:产经 作者:记者 钱瑜 郭秀娟 网编:尹文武 2017-12-06

C2017-12-06新闻3版01s001

深陷债务危机停牌多日的辉山乳业正式启动破产重组。12月4日晚间,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接受辉山乳业债权人提出的对该公司两家主要附属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分析认为,此次破产重组的两家公司掌握着辉山乳业核心业务,破产重组将导致辉山乳业产业链出现断层从而影响整体经营情况。不过,另有分析认为,破产重组更多是辉山乳业股权分割调整,未来国有资产可能进入辉山乳业从而保住公司一体化产业发展模式。

破产重组

辉山乳业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将被破产重整的公司为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及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上述两家公司为辉山乳业上市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且持有辉山乳业集团在中国的大部分经营业务。

今年3月,辉山乳业股票暴跌崩盘后,多番尝试自救无效后彻底陷入危机,不得不寻求债务重组。11月初,辉山乳业公布了新的重组方案,一半以上中国境内的辉山乳业债权人和杨凯及其他公司的债权人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并原则上支持债务重组建议。如今,经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后,辉山乳业将正式进入破产重组。

公开资料显示,辉山乳业是东北地区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拥有近50万亩苜蓿草及辅助饲料种植基地、年产50万吨奶牛专用精饲料加工厂、超过20万头纯种进口奶牛、82座规模化自营牧场以及6座现代化乳品加工生产基地。公司成立之初,辉山乳业主要将原料奶出售给其他乳企,2011年,辉山乳业开始涉足液态奶领域,2013年推出了中国首款自营牧场全控婴幼儿奶粉。依托自营牧场和全产业链发展模式,辉山乳业产品涵盖婴幼儿配方奶粉、液态奶等多个产品品类。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此次将被破产重组的两家公司应该是辉山乳业产业链上游企业,也就是辉山乳业最核心的养殖业务板块,而这两家公司的经营情况将影响到整个辉山乳业的营业状况。

财经评论家郭凡礼表示,此次重组后,辉山乳业现有包括杨凯在内的股东及管理层都将不再持股,如果获得新的资产介入,辉山乳业资金链问题可能得到解决,但辉山乳业将失去上游养殖业务。

针对此次两家破产重整公司主要业务以及对辉山乳业的影响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但该负责人表示,一切以公告为主。

财务危机

财务危机的爆发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辉山乳业全产业链发展模式遇阻。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奶源建设是乳制品企业发展的根本,关系到产品品质高低和消费者的信任度,因而中国奶业改革必须坚持全产业链模式,从源头开始保证中国奶业的食品安全和产品品质。

出于全产业链的理念,辉山乳业经过多年布局,逐步形成以牧草种植、精饲料加工、良种奶牛饲养繁育、全品类乳制品加工、乳品研发和质量管控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交所成功挂牌上市,全球发行额13亿美元,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一路跻身当时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三甲,同时也开启了辉山乳业的重资产扩张模式。

资本的进入让辉山乳业开始扩张谋求东北区域外市场,但这也导致辉山乳业的资金链不断紧绷逼近断裂,扩张脚步也被迫停止。2016年12月,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做空辉山乳业的报告,围绕辉山乳业的苜蓿草来源和产奶量等问题发起攻击。做空报告发布当天,辉山乳业紧急申请短暂停牌,当日股价的跌幅为2.14%。随后,浑水再次发布做空辉山乳业的报告,指辉山乳业为一家骗子公司,公司价值为零,称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并且负债累累。但彼时并未引起过多关注,辉山乳业的股价反而因为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的增持而上涨。

今年3月,辉山乳业股价暴跌,由2.81港元跌至0.25港元,两个多小时,辉山乳业市值蒸发280多亿元,随后紧急停牌。在股价“雪崩”后,辉山乳业几近断裂的资金链和财务造假问题一并曝光。11月16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综合净负债可能达105亿元,鉴于此,公司进入临时清盘,将尽可能考虑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以保全集团资产。

朱丹蓬表示,辉山乳业一直想要打造全产业链,但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并非适用于每个企业。打造全产业链意味着公司重资产运营程度较高,而重资产运营需要绝对安全的现金流支持。辉山乳业被曝出财务造假等一系列问题直接导致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最终只能破产重组。

前景不明

破产重组对辉山乳业未来发展方向有着重要意义。朱丹蓬表示,上述两家公司破产重组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辉山乳业将断臂求生。核心上游资产进行重组后,辉山乳业将不再拥有两家附属公司的话语权,这将导致辉山乳业产业链出现断层,从而影响到辉山乳业整体经营。

在郭凡礼看来,辉山乳业失去奶牛养殖如失一臂。辉山乳业此前主要发力点是受到消费者青睐的低温巴氏奶、高端低温酸奶等产品。如果失去奶牛养殖板块,低温奶发展将会受到严重遏制,辉山乳业全产业链模式也不再可行,辉山乳业整体业务布局需要做出重大调整。

不过,也有声音认为,此次破产重组将是辉山乳业盘活的机会。辉山乳业作为一个大型企业,关系到大量人员就业问题,政府不可能坐视具有盈利能力的大型企业倒闭。如果长期没有获得外来资本,完成破产重组起死回生,政府可能会促使国有资本入股,保证辉山乳业生存。

一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相关政府部门已经进入辉山乳业,辉山乳业的管理基本是在政府管理下运作。政府成立了辉山乳业破产小组和资金监管小组。其中,资金监管小组负责对辉山乳业资金流入流出的监管,每一笔资金的流入流出都要通过政府的审批。破产小组则帮助辉山乳业进行资产评估,政府做这些工作还是希望盘活辉山乳业。“此次辉山乳业破产重组更多是股权分割重组,让合适的资本进入具体的业务领域,未来辉山乳业依然是一体化产业。”该知情人士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郭秀娟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