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展览演出

磅礴雍容,神完气足 ---观孔达达榜书

出处: 作者: 网编:徐磊 2017-11-07

佛虽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言万物小大皆一,但亦无不可从个性或特殊性言,作每一事物解皆有其作为存在之特性解。吾此言书法,即当如是解。书法世界间,除真、行、草、篆、隶等不同书体外,以单体字幅大小计,所谓“榜书”或“擘窠大字”,就可谓是“别有门户”、“另一洞天”。“榜书”既以体量给人视觉强烈冲击著,更以其书写的难度著。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论“榜书”,曾亟称其“作之与小字不同,自古为难”,而“其难有五:一曰执笔不同,二曰运管不同,三曰立身骤变,四曰临仿难周,五曰笔豪难精。有此五者,虽有能书之人,精熟碑法,骤作榜书,多失故步……”。亦惟因“榜书”于书艺“别有门户”,且难度颇巨,故书家多不敢率尔为之,或不善为之。如大书家启功先生,即几不为“榜书”。至于一般书家,或偶操觚,则要么往往笔力萎弱,要么几同帚刷,全无章法。以“榜书”之难,返观达达之书,则又不得不令人生其得神助之叹。

5555 

“榜书”最忌书者因字大而刻意追求“气势”,或刻意追求流动,或斧凿造作“飞白”,以致几无结构章法,几无提按顿挫,犹以帚涂壁。所以宋米芾《海越名言》道:“世人多写大字时,用力提笔,字愈无筋骨神气。”“要须如小字,锋势备全,都无刻意做作乃佳作。”旧题南宋陈槱的《负暄野录》亦称:“作大字如小字,盖谓大字则欲如小字之详细曲折。”此皆言写大字,要在如写小字,虽笔粗墨重,体量庞大,但笔画的起收顿挫,绝不得含混马虎。观孔达达榜书,所得印象的第一妙处,即在于此——字虽为“擘窠”,点画撇捺之间,一如“小字之详细曲折”,绝非一些“戾家”可比。此吾观孔达达“榜书”印象之一。

IMG_6641

孔达达作品

近年书坛,江湖风盛,或以名人招摇,或以举止怪诞哗众,直取捷径,弃楷径草,号称笔走龙蛇,其实涂鸦。至于所作“榜书”,更是不敢以楷书示人,惟以帚刷“草书”为能事。而观孔达达“榜书”,多为最见功力的楷书,字字结构沉稳,笔笔意手皆到,整幅气象磅礴而雍容稳健,潜然透出几分富贵之气。此吾观孔达达“榜书”印象之二。

IMG_6642

孔达达作品

“榜书”之难,气象之外,在于其太吃功力,而这气力又绝非武夫扛鼎蛮力,其巧在运通身之力,通达肩臂而于笔端,其间又非积十数年之功,绝难臻达妙处。于是我们所见到的“榜书”,大多只一二或三五字,很少十数字以上者。因多气必萎谢,间架必散。然观孔达达所展“榜书”,却动辄接近百字,头尾一致,其中气力之足,功力之深,可见一斑。此吾观孔达达“榜书”印象之三。

言“榜书”书者,有此三点足矣。壮哉,磅礴雍容,神完气足,此吾观达达之书印象!


作者系:向燕南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