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展览演出

南北竞宝携手 再度推出“中国书画专场”

出处: 作者: 网编:徐磊 2017-07-07

自从《蕃女礼佛图》在6月2日以2645万元成交(2017荣宝春拍“竞宝书画专场”),竞宝在线“立足专业、服务高端”的路线便愈加清晰,7月12日,它将在这条路上印上另一枚深刻足迹:与浙江南北拍卖合作推出“南北·竞宝专场”。

海报  (可任选一个) (2)

作为同样生根于杭州的公司,两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2016年初,竞宝在线上线伊始,推出的首个线上专场便是与浙江南北合作,并取得了总成交额1898.82万元的佳绩。经过一年发展,两家公司再次携手,显然是要在前次基础上再创辉煌,而底气则来自于专场拍品的高品质。

本场首先给人带来冲击的就是吴昌硕作品之“全”。作为西泠印社的开创人物,吴昌硕不仅以“诗书画印皆能”成为当时的画坛领袖,也在后代的美术史书写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本专场既有其独创的脱胎于金石的书法、体现典型“由书入画”风格的花鸟图、文人意趣十足的清供图、还有在市场中较少出现的山水画。

这些作品不仅涵盖面广,品质在其诸多作品中也属上乘之列。特别值得一提是,《春花秋实对屏》将两件吴昌硕的晚年精品集于一体,主题鲜明、风格突出。“春华”一屏以其晚年常用的“西洋红”点睛,热烈奔放;“秋实”一屏则以明艳藤黄突出收获之喜悦。画面用色大胆奔放,艳而不俗。草书写瓜藤,篆书画藩篱,笔恣墨纵,笔法灵活多变,画面生气十足。其运笔凝练遒劲,沉厚朴拙,“金石之气”扑面而来。如此佳作单幅已属难得,能以对屏形式出现更属罕有,令人不得不佩服组织者之心意。

吴昌硕 春华秋实对屏  设色纸本  157×41cm

吴昌硕 春华秋实对屏 设色纸本 157×41cm

吴昌硕 鹤寿  设色纸本  132×33.5cm  1921年作

吴昌硕 鹤寿 设色纸本 132×33.5cm 1921年作

吴昌硕 岁朝清供  设色纸本  135×53cm

吴昌硕 岁朝清供 设色纸本 135×53cm

吴昌硕 年年得利  墨色绫本 129×39.5cm

吴昌硕 年年得利 墨色绫本 129×39.5cm

熟悉书画市场的“内行”都清楚,黄宾虹最好的作品多出自晚年,尤其是八十岁之后。在对历代画作做了大量深入的研究和摹写的基础上,黄宾虹深知其间优弊,在取舍之间形成自家独有风格而不落于巢窠之中。本场对黄宾虹作品的选择恰围绕此点展开,无论书法还是山水,创作年代皆集中于他八十岁前后的阶段,可谓“优中选精”。

以作于八十六岁的《仿古山水屏》为例:浅绛山水搭配水墨山水,如日山和夜山,相映成趣。水墨山水,是黄宾虹晚年最有名的“黑宾虹”风格,画面多以积墨、破墨、焦墨互用写山石,层层迭加形成浑厚之感。而浅绛山水一幅则更尽其画面布局之能事,整体构图则是其典型的“齐而不齐三角形”的结构,通过留白将画面分割成多个三角形,各自独立成一小景,颇有韵律感。设色则清雅别致,与水墨山水的黑、密、厚、重形成鲜明对比。

黄宾虹 仿古山水对屏  设色纸本  107.5×34.5cm×2  1949年作

黄宾虹 仿古山水对屏 设色纸本 107.5×34.5cm×2 1949年作

近两年的”吴湖帆热“让人对这位声名显赫的大藏家有了更多的认识——他不仅藏品丰厚、鉴赏能力一流,更爱”近水楼台“临写古代名家之作。在近代画家求新求变的潮流中,惟其能于山水画中承袭古法,坚守传统而后自成一家。这份笃定与自持使其在当时画坛脱颖而出,成为四十年代海上画坛之盟主。

《密林巨嶂》创作于1945年,彼时吴湖帆设色山水已享誉画坛,此作正为其中代表。画面有其一贯的缜密雅腴,含蓄温柔,颇具诗意。构图左虚右实,静动相宜,气韵丛生。设色以赭石和石青为主,颇似从王石谷之用色中来,古艳淡雅。松柏多用蟹爪枝以示苍劲,笔笔见其传统功夫之深。通篇笔墨的应用正如其题款中所说,确有宋代大画家郭熙山水之遗韵。由此作可知,彼时吴湖帆已能将南宗之水墨山水与北宗之青绿山水结合为一体,笔笔皆有出处,又笔笔皆有新意,借古出新,于传统之中探出一条中国画发展的新路。

吴湖帆 密林巨嶂  设色纸本  125×62cm  1945年作

吴湖帆 密林巨嶂 设色纸本 125×62cm 1945年作

本场之中另一亮点在于作品之”趣“。吴冠中的《鹦鹉前头人语喧》用鲜亮的色彩和灵动的线条描绘出欢愉热闹的人间烟火气;丰子恺的《买得黄牛教子孙》、《志在凌云》则在童趣画面之中不忘寓教于乐;谢稚柳、陈佩秋的成扇画出伉俪情深;黄宾虹、启功等名家合作的屏风精美清雅,是摆于案头玩味的佳作,尽显文人趣味。

吴冠中 鹦鹉前头人语喧  设色纸本  57×48.5cm   1900年作

吴冠中 鹦鹉前头人语喧 设色纸本 57×48.5cm 1900年作

丰子恺 志在凌云  设色纸本 41.5×31cm  1949年作

丰子恺 志在凌云 设色纸本 41.5×31cm 1949年作

丰子恺 买得黄牛教子孙  设色纸本19×50cm

丰子恺 买得黄牛教子孙 设色纸本19×50cm

除了这些耐人寻味的作品,专场还有一个”彩蛋“,估计提前翻阅图录的有心人已经发现了:正是“宾鸿馆”三字。此书法作品出于晚清杨岘笔下,其以精研隶书擅名,吴昌硕也曾拜于其门下,此三字原本为“子述先生”所作,谁能料到在大约半世纪后,画坛又来了一位大名鼎鼎的黄宾虹呢。将此书法与黄宾虹的作品编排在一起,既以谐音之巧起到提纲挈领之效,明示后续有诸多黄宾虹佳作,又以含义之妙点出中国书画的一线传承。此种趣味,令本专场在专业性之外,更添层次,值得回味。 

杨岘 隶书“宾鸿馆”横额  水墨纸本  35.5×109cm

杨岘 隶书“宾鸿馆”横额 水墨纸本 35.5×109cm

 

2017浙江南北春拍竞宝专场拍卖信息:

预展时间:2017.07.12-13 

拍卖时间:2017.07.14 13:00起(顺延)

拍卖地点:杭州JW万豪酒店三楼(湖墅南路28号)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