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金融市场

“债券通”确定先“北上”

出处: 作者:岳品瑜,程维妙 网编:崔启斌 2017-05-16

微信图片_20170516221322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5月10日的LME亚洲年会的致辞中曾透露,预期在未来几周内可披露更多有关“债券通”的详情。而实际披露比预期来得还要早些。5月16日,央行和香港金融管理局联合公告称,决定同意开展“债券通”,并透露初期先开通“北向通”,投资于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未来适时研究扩展至“南向通”,投资于香港债券市场。

姗姗来迟

5月16日,央行发布公告称,为促进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共同发展,央行、香港金融管理局决定同意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统称“内地基础设施机构”)和香港交易及结算有限公司、香港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统称“香港基础设施机构”)开展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以下简称“债券通”)。

“债券通”的概念首次公布是在2016年1月,自今年以来,“债券通”开始进展神速。今年1月,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在介绍2017年港交所工作计划时,提到正在探讨“债券通”模式;随后在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明确,“债券通”将于今年以“试行”方式实施。

但相比已经“通车”的沪港通和深港通,“债券通”已算是姗姗来迟。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长期以来,整个资本市场在发展过程中一直有一些失衡,我们总认为资本市场是以股票市场、股权市场为主,没有更多地考虑债券市场,特别是国债这种期限比较长、等级较高的债券市场。

之所以如此,赵锡军介绍,因为债券市场从开始就是相对分割的市场。从最初形成的管理来讲,债市是由发改委、央行、证监会甚至还有地方财政部门都会参与的市场。“各方都有一定管理职能,同时根据分管情况不一,划分了不同的市场,例如从交易角度来讲,有银行间交易的、有交易所交易的,因此从管理和实际运行中,形成割裂的局面。”赵锡军说道,加上发展过程中专业机构和专业服务相对比较欠缺,在一二级市场的风险防控也相对不足,导致债市的发展和开放相比股权、股票市场有些滞后。

微信图片_20170516221341

路径确认

不过,“债券通”的姗姗来迟并未影响它吸聚市场的目光。在监管层透露“债券通”进入筹备之日起,市场上关于“债券通”何时“通车”、路径如何的猜测和传闻就接连不断。

在本次的公告中,央行仍未公布“债券通”开通的具体时间表。央行相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提到,“债券通”将在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整体规划与部署下分阶段实施。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债券通”很可能于7月1日启动,作为香港回归20周年的礼物。虽然这一具体时间表尚未得到确认,但毫无疑问的是,“债券通”已经渐行渐近。

此外,“债券通”的路线图已经敲定。央行表示,初期先开通“北向通”,即香港及其他国家与地区的境外投资者(以下简称“境外投资者”)经由香港与内地基础设施机构之间在交易、托管、结算等方面互联互通的机制安排,投资于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未来将适时研究扩展至“南向通”,即境内投资者经由两地基础设施机构之间的互联互通机制安排,投资于香港债券市场。今年3月初,港交所就曾首次披露“债券通”的路线图,提出“债券通”可能“先北后南”。

对于这一路径的设计,央行表示,一方面是为了满足现阶段国际投资者投资内地债券市场的需求。近年来,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债券市场发展成效显著,人民币债券资产的吸引力不断上升。彭博、花旗等国际债券指数提供商先后宣布将把中国债券市场纳入其旗下债券指数,表明国际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资产、投资内地债券市场的需求不断增强。

另一方面先开展“北向通”也符合分步实施、稳妥推进的原则。“债券通”是内地与香港两个债券市场两种交易结算制度的对接,涉及到两地交易、结算等多家金融基础设施平台,在技术和实施要求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复杂性和挑战。扎实做好“北向通”,可以为未来“双向通”积累经验。

“债券通”先“北上”,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出于对“债券通”风险防范的考虑。央行表示,实施“债券通”可能在跨境资金流动、投资者保护与市场透明度、基础设施互联、跨境监管执法等方面面临一定风险与挑战。应对措施之一,就是先实施“北向通”,特别是央行始终注重引入以资产配置需求为主的央行类机构和中长期投资者,“债券通”引入的境外投资者与已有可直接入市的投资者范围相同,资金大进大出的风险相对较低。

“未来两地监管当局将结合各方面情况,适时扩展至‘南向通’,将其作为境内机构‘走出去’投资境外债券市场的可选通道。”央行还透露,“北向通”没有投资额度限制。

债市开放一大步

对于内地债市来说,“债券通”的启动也将是债市开放进程中迈出的一大步。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分析称,“北向通”开通将会大力推动国内债券市场的发展,减小国内债券市场与发达债券市场的差距。国内的债券市场,从成立之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但是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比方说市场不规范,以及投资者投资理念不成熟等。债券通的开通无疑会有助于解决这方面的问题,缩小差距。

此外,根据央行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3月末,我国债券市场托管量达到65.9万亿元,位居全球第三、亚洲第二。但相比国际市场,国内债券市场开发程度较低,开通“债券通”有利于我国金融市场扩大对外开放。

不仅如此,内地债市的发展和对外开放,也有利于消化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堆积起来的过剩资本。李小加表示,内地正逐步转变为资本过剩,因此香港未来的功能及角色也需转变,由纯资本功能转变为可协助内地管理股票市场及汇率市场的定价,以及管理利率、商品及货币等风险。

从利率市场化的角度来看,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表示,当前资本市场主要包括股票、债券、期货等,其中股市中的沪港通、深港通都是对散户开放的,不是银行间市场,但“债券通”则面向机构。加上债券市场牵扯资金定价的问题,能发挥流动性定价机制,对利率影响很大,这对于我国推动利率市场化,以及资源分配、评级制度等都能起到完善作用,因此意义应该会更大。

对于香港来说,“债券通”也有利于巩固和提升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债券通”以香港为节点,连接起中国内地与多个不同经济体市场与投资者,可进一步强化香港在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中的桥头堡地位,有利于增强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中的竞争力,维护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

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也在16日表示,通过“债券通”平台,香港将在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过程中发挥门户作用。“债券通”将为香港地区存托、结算、资管、风控等相关金融服务创造更大需求。香港金管局将尽快与央行及相关方完成安排并推出“债券通”。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程维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