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金融市场

第三方支付“招安符”已出 网联能管多宽

出处:金融市场 作者:刘双霞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17-04-04

timg (1)

网联平台上线只是监管“收编”第三方支付的其中一步。在分析人士看来,网联取代银行直连并非一朝一夕,其是否具有足够话语权和行动力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剑指银行直连模式

3月31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官网显示,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下称“网联”)启动试运行,首批接入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试运行期间,将验证网联平台的系统功能、业务规则和风控措施的完整性和有效性。

据悉,首批接入了4家商业银行和3家市场占比最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财付通和京东金融旗下的网银在线。待试运行结束后,将按计划、分批次安排其他银行和支付机构陆续接入系统。

取代银行直连模式是网联运行后最直接的影响。银行直连是与银联为通道的“间联”模式相对而言的。早前,在收单市场,发卡行、收单机构、银联按“7:2:1”的比例进行手续费利润分成,而随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发展壮大,第三方支付机构绕开银联与银行直连,银联应得的10%手续费由第三方支付和发卡行商议分配。

这种直连模式虽然降低了支付成本,但也带来了支付信息分散化和备付金分散存管等问题,使得支付市场违规频出,难以监管。易观金融分析师王蓬博介绍,第三方支付平台通过存在各家商业银行的备付金账户完成的跨行资金清算,这种行为一直属于超范围经营行为,变相行使央行或清算组织的跨行清算职能。有支付机构借此便利为洗钱等犯罪活动提供通道,也增加了金融风险跨系统传导的隐患。

网联则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利剑。网联上线将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类非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受央行监管。

搅动支付市场一池春水

网联的上线宣告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时代告一段落,同时线上支付市场的一池春水再次被搅动。银行、网联、银联、第三方支付新一轮博弈重新开启。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表示,新机构的出现并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必然会对现有的格局产生影响。网联成立后,第三方支付将由银行直连模式过渡至第三方平台统一转接清算模式,统一技术标准和提高清算信息透明度的同时,也彻底废除了第三方支付龙头多渠道(指银行直连数量)、低费率的护城河,将行业的竞争重新拉回到支付场景拓展和客户体验提升上来,属于行业的重大变革。

事实上,当市场的目光都聚焦于网贷平台的整顿时,监管也早已开始了对第三方支付市场的收编。去年监管层收紧了对银行账户的管理,使得第三方支付回归小额支付定位。今年开始,监管进一步收紧了对第三方支付的资金流和信息流的监管。

今年1月13日,央行宣布,自4月17日起,支付宝等支付机构应将一定比例的客户备付金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薛洪言认为,网联平台的上线是备付金集中存管落地的前提,反过来,备付金的集中存管使得银行直连失去了土壤,也为网联的上线和清算牌照的放开扫清了障碍。

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讲,网联上线的一大损失在于巨量数据资源不能再独享。王蓬博也分析,网联掌握具体商品交易信息和资金流向,防范洗钱、挪用备付金等行为,为监管机构货币政策调整、金融分析等提供数据支持。此外,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也意味着交易数据不再为第三方支付公司独有。备付金账户限制也令第三方支付企业对银行的议价地位下降,如果能够做到费率的进一步统一,将进一步利好中小支付公司,进而对行业整体的产业和技术创新有一定的促进作用。行业规范程度也将得到提升。目前能够预测到的是,行业解决方案将是下一步争夺的重点。

对于银联来讲,网联的出现喜忧参半。一方面,银联迎来了新的竞争对手。薛洪言指出,对银联而言,网联是另一家官方清算机构,虽然业务界限有所区分,但理论上都是重叠区域,独家官方垄断清算市场的格局被打破。

另一方面,银联一直痛恨的直连模式被杀死。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14年11月,银联就发出过一份《关于进一步明确违规整改相关要求的通知》,意图规范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直连情况,要求将绕过银联的业务逐步迁移至银联平台。不过,该文件的效力仅限于银联成员。据悉,对于网联的上线,银联内部认为,如果网联能进一步规范网上支付发展,对银联也有积极意义。这能使线上的支付链条里各方业务能各回各位,这样也能引导支付机构把心思放去支付产品创新、客户服务上,而不是在支付链条里通吃几个环节。

网联的话语权有多大

作为支付市场新出场的一大主角,从网联自身来讲,在切断直连、促进备付金统一监管方面,其具有先天优势,但在系统建设、机构接入、推进定价机制建设方面,其话语权几何仍有待观察。

薛洪言表示,对银行和第三支付机构而言,相比于银行直连模式,网联的出现相当于新增了一个利益分成方,需要让渡部分利益,甚至在短期内牺牲部分客户体验。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网联的出现也有利于推动线上支付的信息透明和资金集中、弱化支付业务壁垒,从中长期看,是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当前,线上支付的交易规模仍处于快速增长中,且支付对安全性、稳定性和用户体验也都有很高的要求,网联的上线对现有的线上支付格局也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因此,对网联来讲,要想一夕之间去替代业已运转成熟的银行直连模式是有难度的,需要保持耐心持续推动。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此前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网联虽然有很多官方背景,但其仍是公司性质,在改变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的直连模式方面,进展不会很快,预计需要2-3年。

事实上,作为行业基础设施,网联力图做到中立。网联是在央行指导下,由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组织支付机构,按照“共建、共有、共享”原则共同发起筹建。在股东方面也以分散为原则。据悉,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0亿元,股东总数44家,其中38家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在股权结构的设计上,央行系为第一大股东,央行下属6家单位(央行清算总中心、上海清算所、黄金交易所等)共出资约7亿元,占股比例超过30%,两大支付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持股约10%左右;中国清算支付协会持股比例为3%,代表不符合入股资格的中小支付机构行使投票权。
本次网联上线后,给直连模式一年的过渡期,在此期间,业务要逐步迁移至网联平台。尽管目前网联已经公布了接入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大致步骤和安排,但关于接入后线上支付的各项收费情况却并未明确。

此外,网联也存在着众多的竞争对手,其并不是唯一的线上支付清算、结算平台。值得注意的是,监管层一直在推动清算牌照的放开,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清算市场可能迎来更多的竞争者。去年6月,央行正式发布《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靴子落地。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及以工行为代表的银行机构都可成为银行卡清算市场有力的竞争者。而以VISA、万事达在内的国际卡组织对这个市场也已觊觎多时。

清算业务市场的开放也将是第三方支付被收编的最后一步。薛洪言指出,开放清算业务市场,意味着清算业务也要持牌经营了。如果之前的银行直连还只是变相绕开了银联,罪有可赎,那么之后的银行直连变成了无照经营,便涉嫌违规了。薛洪言认为,获得清算牌照的门槛很高,而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在门槛之外。
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