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金融市场

存管指引出台 网贷行业监管框架形成

出处:金融市场 作者:闫瑾 岳品瑜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17-02-23

timg (1)

在网贷行业监管细则下发半年后,《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以下简称《指引》)也正式落地。《指引》不仅明确了存管人必须是商业银行的定位,同时网贷行业一个办法与三个指引的监管框架形成。

存管人定位商业银行

与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不同的是,《指引》明确指出,存管人是依法设立并取得企业法人资格的商业银行。PPmoney理财CEO胡新认为,对资金存管主体进行了规范,“存管人”为商业银行,“委托人”为网贷平台。要求在银行开设“专用账户”,不仅用于资金结算和保管等业务,还将作为信披的重要准绳。

同时,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表示,《指引》第2条规定:“存管人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不对网络借贷交易行为提供保证或担保,不承担借贷违约责任”。之前的征求意见稿曾提到,存管人应对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专用账户内的资金履行监督责任,目前定稿中修改为存管银行应具有安全保管责任。资金存管银行不承担交易风险,不对网贷交易行为进行担保。网贷平台开展资金存管后,本身的风险管控依然是重中之重,投资者在选择平台时还要仔细甄别,关注平台的底层资产以及风控水平。

捷越联合创始人王晓婷表示,强化了存管人免责条款,这将进一步打消银行的顾虑,提高银行进行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业务的意愿。此外,将担保人相关资金纳入了存管范围,明确存管人为出借人、借款人和担保人等在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专用账户下分别开立子账户,这就确保出借人与平台之间、与平台合作机构之间账户的独立和资金的有效隔离。

“一个办法和三个指引构成了网贷平台的现行监管框架。一个办法指的是《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三个指引分别是《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备案登记管理指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和尚未出台的信息披露指引。” 宜信公司副总裁刘恬敏分析道。

不过,网利宝CEO赵润龙也指出,银行存管并不能解决网贷本身的经营风险,投资人在选择平台和项目时还需仔细甄别,不宜混淆存管的作用与价值。

第三方支付机构并未完全出局

值得一提的是,《指引》明确了由商业银行独立开展资金存管的业务模式,并提出存管人应对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专用账户内的资金履行安全保管责任,不应外包或委托其他机构代理进行资金账户开立、交易信息处理、交易密码验证等操作。

在分析人士看来,这也切断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直接从事资金存管业务的主体资格。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对此解释称,第三方支付机构作为非银行业金融机构,本身并不具备存管人的业务主体资格;同时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为从事信贷、融资、理财、担保等金融业务的机构开立支付账户,第三方支付机构作为非银行支付机构,也不具备开展资金存管业务的基本条件,但《指引》并不禁止存管人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展支付业务合作。

对于联合存管,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正式稿》进一步扩大了禁止外包事项的范围,明确要求“不应外包或委托其他机构代理进行资金账户开立、交易信息处理、交易密码验证等操作”,进一步压缩了联合存管的开展空间。

这也意味着,第三方支付公司不得不重回支付通道的定位,P2P全面进入银行直接存管的时代。不过,第三方支付机构并未完全出局。爱钱进CEO杨帆表示,这主要因为第三方支付在资金存管上技术等较为成熟,第三方支付未来则可能为银行资金存管提供辅助服务的方式进行介入。

网贷之家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表示,这次文件明确定义存管人为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不能开展平台的资金存管业务,但仍可退回支付业务合作。与之前征求意见稿有所不同,业务指引在技术上要求商业银行“具有自主管理、自主运营且安全高效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技术系统”,不再强调“自主开发”,为技术外包留有空间。

716067205561255747

划定6个月整改期

《指引》最后表示,对于已经开展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的委托人和存管人,在业务过程中存在不符合本指引要求情形的,应在本指引公布后进行整改,整改期自本指引公布之日起不超过6个月。逾期未整改的,按照《暂行办法》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的有关规定执行。

根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2月23日,已有民生银行、江西银行、徽商银行、恒丰银行和华兴银行等33家银行布局P2P网贷平台资金直接存管业务,并共有209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约占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8.75%。其中,有118家正常运营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约占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4.94%。

这就意味着仍有九成多平台需在6个月整改期内完成资金存管。薛洪言表示,单从资金存管业务本身来看,6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就够。不过,开展资金存管业务的前提是完成备案登记、获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等,如果这两项门槛没有达到,那整改时间就比较紧张了。

新联在线COO陈智诚表示,实际上,《指引》对于平台的整改内容不多,平台需要新增的主要是借款人信息和资料报送工作以及对应的系统开发、信息披露工作、每日与存管人对账、组织对客户资金审计,这些工作虽然工作量大,但是只要重视程度够高和投入成本足够,理论上还是可以在规定的6个月整改时间内完成的。

不过,对于目前还未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的九成多平台而言,未来生存将较为困难。在高搜易CEO陈康看来,行业将进行大洗牌,绝大部分平台将无法生存了。

和信贷CEO周歆明表示,《指引》对网贷行业存管业务的推进十分利好,但自《暂行办法》发布后网贷行业马太效应已突显。在这个过程中,完成存管业务与转型的平台已先人一步,开始下一阶段的战略布局;相反,未上线或需要调整的平台将面临生死考验,行业间优胜劣汰和强者间角逐竞争趋势将更加激烈。

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表示,银行资金存管对于大多数平台来说门槛较高,平台需要具备一定的技术实力、运营能力和相关资质,一些条件不达标的平台推进银行资金存管的过程相对缓慢,能够在整改期限之内落地存管系统的平台数量有限。随着《指引》的落地以及网贷《暂行办法》整改期的结束,优质平台得以留下,问题平台将逐渐退出舞台,网贷行业有望获得重新修复,在加速行业出清的同时,促进行业回归信息中介本质,有效保障投资者权益。

91金融CEO许泽玮表示,可以预见的是,步入后监管时代后,《指引》只是一个开始,后期还会出台更多更细化的监管政策,补充现有的监管空白,将进一步加速行业合规发展。而对于网贷平台本身而言,《办法》的出台将进一步肃清行业环境,还那些合规平台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北京商报记者 闫瑾 岳品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