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金融市场

国海证券“萝卜章”风波升级 浮亏债券谁兜底陷口水仗

出处:金融市场 作者:董亮 程维妙 高萍 网编:财经新闻中心 2016-12-18

2059544188591140759

国海证券“离职员工私刻公章”风波升级,被卷入的代持债券机构超过20家,双方就“谁来对浮亏债券兜底”发生了争执。12月18日,国海证券发布第三则澄清公告,表示司法鉴定结果已出炉,确认相关涉事协议中的章就是“萝卜章”。但代持债券机构认为,把锅甩给“前员工”,撇清自己责任的做法很不厚道。还有市场人士直言,这场史无前例的假章门事件,可能会让债市出现信任裂痕,这才是市场最大的危机。

国海证券三度澄清

12月18日,国海证券发布停牌事项进展公告称,自2016年12月15日停牌以来,国海证券就对“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被伪造的事件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根据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果显示,相关涉事协议中加盖的“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与国海证券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不符。公安机关已对公司被伪造印章案件立案。国海证券还重申,目前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财务状况良好,流动性风险可控。

这是自12月15日停牌以来,国海证券发布的第三则澄清公告。14日,市场传出消息称,“国海证券一债券团队负责人张杨失联,其以‘萝卜章’冒用国海证券名义进行交易,令廊坊银行代持的100亿元债券出现亏损。”廊坊银行当晚紧急回应称,与国海证券无业务往来,且该行债券业务一直遵循合法合规运营的原则,所有业务运营正常,并不存在传言中的亏损。

廊坊银行新闻发言人费轶明对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表示,该行与国海证券目前无交易往来,交易余额为零;有关监管部门已经介入调查,认可了廊坊银行的汇报材料,并认可其与国海证券此事无关。“债券交易大部分都是在线上完成的,并托管在中证登或中债登等权威机构,监管部门只要把交易记录打开一看就一目了然了。”费轶明说道。

国海证券发布于15日的第一则回应间接证实了传闻中的前半部分信息。12月15日午间,于一早临时停牌的国海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债券团队原负责人张杨、郭亮所涉业务相关协议中加盖的“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与公司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不符,纯属伪造。二人目前均已离职,郭亮已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也就是说,国海证券证实了曾有债券负责人进行了违规操作。至于“受害者”是谁,市场随后爆出的消息牵出了更长的一串名单。

据消息称,国海证券15日召集二十多家机构人士在其北京分公司所在地腾达大厦召开了债券处理会议,这些机构都代持了国海证券的债券,规模可能超过200亿元,浮亏超过7亿元,“萝卜章”事件事发,令他们担心代持条款的有效性。名单中,廊坊银行并不在列。

对此,国海证券在15日深夜再次发布“严正声明”称,公司各项业务不存在相关不实传闻中描述的违规债券交易行为,将与相关各方保持积极沟通,依法合规处理有关事项。

1219  七班2

“萝卜章”坑坏20余家机构

但事件并未因此平息。

17日至18日,一份名为“关于国海证券相关债券违约处理的商讨会会议纪要”流出并持续发酵。内容显示,包括联储证券、五矿证券、联讯证券、华福证券、南昌农商行等在内的多家机构,对国海证券给出的“涉事员工已离职”说法并不接受,大家担心国海证券是把锅甩给了“前员工”和“萝卜章”,这样一来,代持机构手中代持债券的浮亏就要自己补。双方在会议上对话很有火药味,最终也没有得出解决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的商讨会可以称得上是一场“持久战”,会议从上午开到晚上,分了三场。从一开始,众多机构就对张杨在交易时候的身份问题进行问询,质疑在交易时,张杨的离职手续是否已经办完,是否仍然代表国海证券,代持协议上的章是否真实,国海证券是否需要承担浮亏。

这些问题被会议主持人以“领导去证监会报告了,需要他们回来解答”为由推延。同时,部分参会机构在会上透露,他们也被当地证监局进行了问询。到了晚上,国海证券高管从证监会回来参与到协商会中。会议纪要显示,与会高管包括总裁项春生、常务副总裁胡德忠、副总裁卢凯、董事会秘书刘峻、投资总监陈列江等。项春生在回应机构提问时表示,内部也在做核查,也希望各位回去以后能把相关的材料整理一下,配合起来分析。将在七天之内拜会各机构高层领导,“只能快不能慢。”

对于这份流传的会议纪要,国海证券总办的相关负责人在18日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由于纪要不是从国海证券方面流出的,因此不能对其中细节进行确认,一切以公告为准。但这也意味着,国海证券侧面证实了召开债券处理会的传言。因周末关系,几家代持机构的办公室电话均无人接听。

谁来兜底?

事实上,追溯此次事件的起因,还要说到近期市场紧张的流动性所导致的债市暴跌。一位券商业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央行货币政策从下半年开始转为锁短放长,近期主动收缩流动性,同时叠加年底资金紧张、美元加息等因素,使得市场流动性预期发生较大改变,债市剧烈调整,部分债券出现浮亏。

但从15日起,央行加码公开市场操作,缓解市场资金面紧张。15日央行在公开市场净投放1450亿元,16日净投放450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债市调整非债灾,央行只是想通过对杠杆投资者的“小小惩戒”来促使债市有序去杠杆。一位银行间市场人士进一步指出,当前债市最大的危机不是涨跌,而是信任危机。“萝卜章”事件在债券市场上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值得一提的还有,14日另外两则因债市波动而引发的传闻都已平息,只有国海证券事件还在发酵,市场讨论的话题主要围绕在“员工私刻印章签约致他人受损该由谁来承责”上。

早在2012年,最高院曾公报过一起“因员工私刻印章签约致他人受损,由公司承担责任”的案例,对于国海证券此次事件,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认为,这件事要分两种情况来看。
一是如果确为员工伪造的印章,且员工本身在公司中已有一定的认知身份,经常代表公司对外出具合同,那么对第三方来说,即便这个公章是伪造的,他也有合理理由相信合同签署方就是国海证券。

“在员工可以代表公司的情况下,国海首先应对外承担合同责任,因为合同相对方有合理理由可以相信这个合同是真实的,上面有印章,这种情况下合同还是有效的,还是要履行。履行完之后国海可以向员工进行追偿,甚至追究员工这个行政责任,这是国海和员工之前的事情。”王智斌说道,第二种情况,如果这个员工是临时工或者是刚入职,以前没有代表过公司签署过任何协议,合同相对方也是和该员工第一次接触,那么合同有可能是无效的,国海也是受害方,是被员工个人骗了,与公司可能没有直接太多关系。

深交所数据显示,截至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国海证券报6.97元/股,跌1.69%。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程维妙 高萍